桃花花

张佳乐、黄少天、孙哲平、卢瀚文。攻妈。

真蛇战记

真蛇太折磨人了,每天打得生无所恋。

茨木弟弟是我家的,茨木哥哥是亲友的,叫哥哥弟弟是为了好分辨。。。荒是小号的。大号并么有荒……

----------------------------------


茨木弟弟蹲在树底下和坐守庭院的彼岸花聊天,就听隔壁一阵突破天际的欢呼,紧接着寮门大开,隔壁的大佬晴明摇着扇子进来吆喝:“我出了真蛇,来来来组队打~”

真·八岐大蛇现在是个稀罕东西,今天是实装第一天,寮门口早就挂上了大蛇的金印,就等这一刻的到来,顿时群情激昂连彼岸花都从她那个石蒜上站了起来,自家抠门清明听了这个消息,扒着式神录点兵布阵,门口突然探进个头:“带上我...

一块暴击破势

我寮日常,写着玩的,没啥CP,可能算双茨木

-----------------------------

茨木刚升了六星,身上别着的勾玉多了一颗,样子没怎么变,阴阳师抠门得很,舍不得给他继续吃蛋,直接拎着他扔进了结界里。自家的结界经验要和达摩们平分,阴阳师是嫌慢的,打开坑门,把他扔到了隔壁的结界里。

隔壁结界里趴着只大兔子,一见他进来吓得从地上弹起来跑出老远,耳朵还抖啊抖的。这寮的阴阳师与自家那个抠门晴明不同,每天的结界卡都美味的很,吃饱睡足了还能揣满一兜金币或者勾玉。

茨木从结界里出来的时候带了一兜勾玉给来接他的阴阳师,晴明换了件薄透的浴衣,没带帽子,笑吟吟看着他,说你跟我来。

出了...

我回来了,开始搞不老歌,实在工程量太大了,我为什么要写这么多肉啊

目前我的外链全是不老歌,十号就要全灭了……转移到哪儿比较合适?还是就此……让他们消散在风里(。)

金融街之狗 01

 @swimming in sky 生日快乐,只能上链接了,这东西都屏蔽,有毛病吧= =


金融街之狗 01

记一个青坊主X夜叉的脑洞

防止忘记,禁止转载

晚上又脑洞一点,加一小段算HE

-----------------------


和尚原本不是高僧,也就是个刚修禅不久的小和尚,立志普度众生。十几岁的时候,小和尚一个人进山,砍柴或者挑水或者就是苦行吧,遇到了大妖怪夜叉。

夜叉来此是为了吃人血肉,不想遇到个小和尚,脑子一抽就把小和尚给强了。强的过程当然是诱骗+勾引,参考青蛇里面青蛇对法海做的事。小和尚只读过经书,对肮脏的大人世界一窍不通,不知道夜叉在做的是什么,觉得是斗法,然后自己输了,没斗过。

完事之后夜叉觉得诶小孩子精气味道不错,这顿不亏。小和尚无比郁闷,觉得自己修行不到家,没比过妖怪,发誓要刻苦修行。

少...

女郎花[茨酒]

上供以求酒吞茨木其中一个,不行就来个小鹿青灯也不挑的!

43级只有一个SSR的非洲人不得不使用玄学。

昨晚被屏蔽了,今天拿电脑重发,上次的半截我就删掉啦

走链接→ 女郎花

冲这个审美,悄咪咪吹5s(ㅅ´ ˘ `)♡

Grass on stones:


看AV现场迷の微笑的伟哥O(∩_∩)O



和 @桃花花 聊天,讲到伟哥睡过阿sa,又或者阿sa睡过伟哥,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更羡慕哪一个_(:з」∠)_


四郎嗦他还睡过ab……


趴在地上想了想如果伟哥睡了阿娇……我就,伟哥吹。


看看twins,看看ab,再看看现在的香港小姑娘……twins&ab以后香港都没美人了!



终于发出来了……自我救赎的半夜orz


听风月 贰 [启红]

接上

------------

次日下午,有几辆军车前呼后拥地,开到梨园门口。

红府二爷是个红角儿,花名二月红,在长沙城里颇有些名气。一般的名角儿总有那么几出戏是拿手的,诸如京里常说什么“三庆的轴子、四喜的曲子”之类,而这位红老板,却没有拿手绝活,只要是能唱的,他都拿得出手。十来岁登台时,原本唱的是青衣,偶尔穿件裤子袄,缀上四喜带,扮个红娘也博得满堂彩。相传齐家老太爷做寿时,他便连武生也扮过。

张启山下车的时候,正逢晌午过后,艳阳高照。他将军帽取下,看了当空的太阳一眼,笑道:“扮武生有什么意思,他不是杜丽娘,谁还来看?”

副官似笑非笑抿着唇,朝后面的众人一点头,一干当兵的齐刷刷站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