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资深攻妈

[王肖]千钧 03

这章写得我好饿啊……

-----------------

03

战后微草的记者会开了没多久,门口响起一阵嘈杂,隔着半掩的门看见肖时钦被长枪短炮簇拥着过去。王杰希低了低头掩饰笑意,对着话筒说:“谢谢关心,可是我认为队员的私人问题不便在这时候透露。”

雷霆主场落败,当地媒体自然格外在意,上了一百个心围追堵截。肖时钦从赛场通道中走过去,两旁的话筒相机录音笔就没有断过。他一路小心应对,到了休息室门口如释重负,将所有的镜头采访关在门外。

王杰希这时候过来找他,在门口正被意犹未尽的长枪短炮堵住。花了九牛二虎之力应付完操着本地话或普通话的各式记者,不等他抬手敲门,门自己开了,肖时钦看见他,忍俊不禁:“王队辛苦了。”

他的笑仿似刻意留出一分尺度,不过不失,恰到好处。

王杰希回头看了一眼微草的休息室,刘小别单肩吊着个硕大的双肩背包往外走,双手插在裤兜里。他两手空空,轻装上阵:“来的车上钱包丢了,身份证在里面,今天上不了飞机。”

肖时钦抬起眼看他:“要我收留你一晚上?”

 

应不应都是个过场。他不过是找个借口留下,他就顺水推舟。肖时钦掏钥匙开门的时候还在笑:“这不是你的作风啊。”

当然不是。微草队长细致严谨,连睡前查房都一丝不苟,怎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肖时钦住的单人间收拾得很干净,开了门见窗帘被风吹起一角,露出窗台上青翠的多肉植物。床铺洁净,拖鞋都放得很整齐,肖时钦转过身带上门,凑过来在他嘴角一吻。

他们俩错过了食堂的晚饭,白日宣淫,在床上复盘一样交手纠缠。肖时钦学着视频里的样子,用舌尖从下往上地舔,那东西尺寸着实不错,他又是新手,含进去免不了磕碰,感觉那人轻轻一抽,又在他暖热湿润的嘴里硬起来。他没含多久,便觉得精水的味儿越来越重,一手握住根部就往外退,恶趣味地在囊袋上揉了两把:“最近没做?”

那东西涨得紫红,水润发亮,他没听见回答,王杰希拽住他胳膊,拉上去接吻。这个吻味道不怎么好,情欲却勃然怒张,王杰希在唇舌交缠里含糊地说:“你呢,你这些天做了几次?”

他们温柔相拥,性|器互相摩擦,滚烫跳动彰显着存在感。肖时钦动了动,伸手去床头柜里摸套子,说:“没有人做啊,左右手轮流上。”

他明显感觉到魔术师因为这个回答而兴奋起来,绕住他的腰,手探下去给他服务。他还觉得不满足,伸了伸腰,笑意浮在字句里:“给我含出来,嗯?”

然后他就被翻了个身,王杰希真的低头去给他口。肖时钦捏着套子的包装,仰在被子上,下体勃发跳动,濒临失控。高潮不一会儿就到了,他浑身潮湿,汗津津地揪住了床单,眼前晃过一大片金星。

王杰希整个人罩上来和他亲吻,眼角还带了几点白液。高潮之后浑身发软,男人的本能并不想和人如此亲近,而王杰希下面还磨着他,暗示着更进一步。

这次用了很多花样,他们把视频里学来的体位来来回回地尝试,从床上到地上,最后肖时钦靠着窗台,窗帘压在身体底下,乳头和旁边多肉植物一样饱满润泽。

好不容易做完,如同休克,两人谁也没说话,迷迷糊糊地睡过去。再睁开眼就已经是九点多,屋子里味道淫靡狼藉满地,肖时钦用枕头蒙住眼,不忍直视。

好在对方够淡定,抱着他的腰,下巴顶着肩胛骨:“先洗澡。”

两人都要精尽人亡,居然老老实实地洗了个澡,出来看了眼钟,差一刻十点。错过晚饭的肚子开始卯足了劲儿发出饿扁了的声音,肖时钦打开所有窗户通风,觉得自己从胃部到肾脏都要被榨干在这荒淫无度的房间里:“去夜市吃点东西?饿死了。”

王杰希从背后抱上他的腰。窗帘拉开了一半,风吹着撩开半面霓虹的光影,三楼宿舍外面空空荡荡不怕人看,他咬了他耳垂一下:“好,跟你去。”

 

夜市和宿舍区是两个世界,这季节不冷不热,大排档开得热火朝天。肖时钦熟门熟路地坐下,塑料的桌椅上面铺着一次性桌布,老板搬出一箱啤酒问要不要。肖时钦看了看王杰希,嘴角一勾:“不用了。”

王杰希在他身边的椅子上坐下来,他身高一米八一,长手长腿,坐下要把椅子拉远很多。肖时钦眼睛亮亮地说:“这个点只有他们家有豆皮,鸭脖也不错。”活生生吃货嘴脸,王杰希笑起来:“第一次来吃W市的大排档。”

“联盟赛程太紧,你们也不多留,下回可以带你们吃很多小吃。”肖时钦伸着腿靠在椅子上,“不过,下回你们就不会这么高兴了。不会给你们赢的机会。”

王杰希诚恳以对:“是小高进步得快。”

“我们小米也不差的。”肖时钦敲敲额头,“妍琦漏算了你的攻击距离加长,不过怪不得她,常规赛本来就是互相猜测磨合。”

他正说着,食物都送上来。糯米、肉丁、鲜蛋、鲜虾仁用豆皮一裹,炸得金黄发亮酥松嫩香,几根通红油亮的鸭脖子并排摆开。肖时钦将筷子拔开,问他吃不吃辣。

B市土著,很少吃辣的王杰希摇摇头,盯着那排鸭脖子良久,挑了一根颜色看着最浅的。咬下一口,就迅速被辣到,鼻头一红。肖时钦消灭了自己的那根,好整以暇看着他笑:“你挑的是最辣的,我以为你能吃呢?”

他把那根咬了一口的换到自己盘子里。王杰希看着他熟练的手分食物倒香油芝麻酱,纤长灵巧,和他自己的一样,指尖和手腕有薄薄的茧。打了这么些年的比赛,竟然没有仔细看过对方的手,在这深夜的街头,他居然有冲动去吻一个人的手指。

 


评论(3)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