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张佳乐、黄少天、孙哲平、卢瀚文。攻妈。

真蛇战记

真蛇太折磨人了,每天打得生无所恋。

茨木弟弟是我家的,茨木哥哥是亲友的,叫哥哥弟弟是为了好分辨。。。荒是小号的。大号并么有荒……

----------------------------------

 

茨木弟弟蹲在树底下和坐守庭院的彼岸花聊天,就听隔壁一阵突破天际的欢呼,紧接着寮门大开,隔壁的大佬晴明摇着扇子进来吆喝:“我出了真蛇,来来来组队打~”

真·八岐大蛇现在是个稀罕东西,今天是实装第一天,寮门口早就挂上了大蛇的金印,就等这一刻的到来,顿时群情激昂连彼岸花都从她那个石蒜上站了起来,自家抠门清明听了这个消息,扒着式神录点兵布阵,门口突然探进个头:“带上我呗。”

那黑长直脑袋后面跟着个武士打扮的龙头,正是隔壁的隔壁家的无双雄豪荒了。抠门晴明看了看他说:“你家辅助太弱了,带不了。”

荒不忿:“我家也有花酱,还有匣子妹和辉夜,怎么就带不了了。”

大佬晴明说:“为了万无一失,开荒不带小号。”说完就拉着抠门晴明出发了。两人身后跟着浩浩荡荡的十四人队伍,妖刀和彼岸花走在队伍最前,最后一个跟上的是小身板儿穿了一身魅妖的般若,走过茨木面前带起一阵香风。

茨木弟弟蹲在樱花树底下叹了口气,看见自家酒吞从房间里踱出来,惊讶道:“你也没去?”

酒吞提着一葫芦酒说:“嫌我太慢热,就留下看家了呗,你居然也没去?”

茨木弟弟看着他的酒葫芦舔了舔嘴唇:“嫌我没加速度,腿太短。”

酒吞把他从地上拽起来:“走走走,找隔壁看门的一起看直播去。”

 

隔壁看门的也是茨木和酒吞。隔壁酒吞更惨一点,一身针女被扒光了给犬神带走,浑身上下只剩一条内裤。四个人围在电视机前看直播嗑瓜子,就见真蛇塔里,镰鼬开始拉条了。

茨木弟弟嗑着瓜子拍大腿:“一上来就有小僧,这套路太脏了。”

话音未落,就见隔壁家大天狗英勇地开了个羽刃暴风,自杀了。大佬晴明扯着嗓子喊,刀妹先别砍死大蛇,给桃花留个火复活狗子!

妖刀啧了一声,懒得说话,平A一刀把火都给了桃花妖。光屁股酒吞说:“你们家都是姬佬,看小辉夜这个眼神,未成年人她们也下得去手。”

茨木哥哥拍掉瓜子壳:“人家寮阴盛阳衰,孩子好带啊,不像咱们寮,都是浑小子,带起来这个费劲。”仰天长叹,充满了狗粮队长才有的感慨。

茨木弟弟说:“阴盛阳衰谈不上,你看前不久还抽出了荒川呢。”

这时候屏幕上一目连开了个群体盾,扛过了第二层塔。

前几层还算有惊无险,酒吞磕完了瓜子开始吃爆米花,茨木哥哥又倒了一杯酒。塔里众人打开了第六层的门,入眼赫然一个小小黑。

“妖刀你上,彼岸花别上了,万一炸出被动就不好了。”抠门晴明挥斥方遒,又把犬神拉上场。开场不到两回合,茨木哥哥一拍坐垫:“没人拉住那只汪星人吗!”

小小黑咯咯笑着敲了妖刀一下,犬神跳过去就是一刀,小小黑血条刷地掉到一半,头顶上悠悠冒起一个技能泡。

看直播的各位在小小黑的狂笑中绝望地捂住了眼睛,再睁眼时,场上只有桃花、一目连、辉夜姬和抠门晴明了。

所幸桃花妖血厚防高,一目连也是平安京上盾界的扛把子,复活起来的妖刀和犬神血上限还剩一半,总算是勉强通了六层和七层,拖着残血的全家进了第八层,开门便是酒吞与红叶并肩立于当中。茨木哥哥瞥了身旁酒吞一眼。

这层两头的蜘蛛女不提,彼岸花拍向中间红叶时,系统酒吞突然舍身相护,然后反击,一口喷残了彼岸花。电视前的两个茨木同时拍大腿:“卧槽,薙魂狰!”

茨木弟弟继而大喊:“哥!拍你自己的腿!”

酒吞不由得往后挪了挪屁股。茨木哥哥想起了自己在斗鸡场和红叶塔被狰酒吞和薙魂酒吞虐杀的往事,一掌拍在垫子上,溢出的伤害把垫子烧了个大洞。

酒吞说:“不关我事,我从来没带过这两种御魂。”

两个茨木越想越气,转身就要和酒吞一决胜负。抠门家的酒吞见势不妙,拔腿就跑,拜二号位速度所赐,两个茨木是追不上他的,可怜了光屁股酒吞,没速度也没防御,被按在垫子上好一顿暴揍。揍完了出完气,茨木哥哥回头一瞧屏幕,残血红叶开了个大,妖刀应声而死,他顿时忘了酒吞还光着屁股被揍,全神贯注看着剩下的辅助们苦苦平A。只见红叶越打血越多,一个群下去,身旁飘起一排绿字,头上冒出一个蝠翼。

“靠。”——茨木弟弟赶紧收起大腿,怕再挨一爪子。抬头只见哥哥阴着脸起身出去了。过了十分钟,纸门才拉开,茨木弟弟说:“你干什么去了,妖刀姐刚才好威武,复活起来顶着血皮砍死了大蛇呢。”

茨木哥哥站在门口阴沉沉一笑,扬了扬手里一沓御札:“把寮里红叶全部返魂了。”

酒吞在一边瑟瑟发抖。

 

可喜可贺,终于进了第九层。

塔门打开,除了标配蜘蛛,还有一个蓝汪汪的荒和一个绿莹莹的万年竹,严阵以待。

——反观自己这边,只剩一队儿老弱病残。

高速蜘蛛女飞速插队,一口喷晕半队人,紧接着只见万年竹飞起了竹叶,荒一扬手,满屏海风骤起,幻境四方铺开。

茨木弟弟大叫:“对面都没有八火的限制么!”

显然是没有的,八颗流星一个不少,砰砰砰砸下来开了花一样,团扑。

两个晴明还在抱头痛哭,只见剩下的般若被系统强制推上了场,孤零零地接受新一轮的摧残。这头茨木和酒吞们还在目瞪口呆地看着屏幕上娇小的般若被虐,那头寮门已经被踹开,妖刀领着灰头土脸的众人回来,喝道:“荒呢?”

隔壁的隔壁家的荒被揪出来一顿好揍,荒非常不服,叫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倒是想同时带镇墓兽针女和招财猫,系统出的千,能怨我吗!”

众人不理会,道:“只有你家抽出了你,独一无二,不揍你揍谁?”

荒说:“你们不带我去,若是带了我,说不定还能和官方的开挂荒一较高下,到时候看你们还敢不敢迁怒于我!”

这话一众鼻青脸肿的妖听了不以为然,两位晴明走在后面,却好像领悟了什么,相视一眼,大佬晴明用扇子磕了磕手心道:“他说的也不无道理。”

“下次带他去试一试好了。”

茨木和酒吞们在一边听着,也想上去揍他一顿了。


评论(3)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