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资深攻妈

[王肖]千钧 05

顶风作案来了www

最近工作上遇到了一些不开心的事,所以断更了一个礼拜。不过写文还是挺好的,写着写着就开心了。

今天关于敏感问题么,我不准备删文也不锁文,肉好像也不算很露骨?身为一个小透明应该没啥问题。我觉得这个也是针对盈利性网站和写手的,咱写正常的成年人恋爱没什么吧~

-----------------


05


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周六不限行,往机场去的路上极堵,王杰希的雷克萨斯埋没在漫长的车流里。半晌挪动一步,连档都不用挂。FM103.9说累了开始唱情歌,甜美的女声翻唱《春光乍泄》,意乱情迷极易流逝,难耐这夜春光浪费。

难道你可遮掩着身体,等这青春枯萎。

车流松动,他看看时钟,觉得自己还是算多了时间,足见迫不及待。机场里面人潮涌动,T3前面那个漫长的走廊挺有后现代气氛的,他站在扶梯上想真不知道算谁上赶着,成不成买卖要看账怎么算。队长请假在微草是极其少见的事情,可他简直不用解释。27岁的人,哪怕要谈恋爱,要约炮,要犯抽,谁敢置喙?

不过那人不与他谈恋爱。两人现在是什么关系呢,能千里迢迢飞过来只为看一眼,比炮友进了一步,又到不了恋人的境界。飞机降落了,他站在出站口前面想,他要领了行李才出来吧,行李不知道要等多久,他又想起那种莫测的微笑,好像那脸就在眼前。

那脸真的出现在眼前,肖时钦没带什么行李,突兀地出现在他视野里,倒也没有那种莫测的微笑,眉头微微皱着,眼镜上面有点反光,抬起头看见他站在出站口的栏杆外面,就毫无预兆地绊了自己一跤,踉跄半步险些没站稳。王杰希强忍着嘲笑他的冲动朝他招手,见他耳朵有点红。

肖时钦坐进那辆雷克萨斯里面还没转换过状态,想想一定是飞机上睡得太难受导致自己开始思考这趟北京行的意义。王杰希没关车门,探进半个身子给他扣安全带,说最近查得特别严,话还没说完就贴过来在他嘴上吻一下。亲得蜻蜓点水,隔着散下来的一点碎发还能看见前面的车后备箱开着有人往里搬行李。然后也没分开,舌尖在下唇上打了个旋,轻轻地咬了咬。

这还思考什么人生意义,亲了再说。

“你住哪儿?”嘴唇还抵着,问得模糊不清。肖时钦伸手在他支在自己身边的手上一握,“不知道,没订房间。管不管吃住啊,王队。”

管啊,怎么能不管。王杰希亲够了,神清气爽起身转去驾驶座。他现在道貌岸然衣冠楚楚,肖时钦侧脸看着他就乐,乐够了问:“今天不训练?我记得微草周六还有半天自由练习。”

“嗯。”王杰希专心倒车变道,“自由训练,明晚补回来。”

肖时钦松了松领口:“北京比武汉还热。你这车挺好,市区油耗多少?”

“11个字吧。”他从后视镜瞄过一眼,副驾那人衬衫多开一个扣子,说不上是故意还是无意。外面艳阳似火,车停在这里半天也被烤得挺热,说是火炉也不为过。他就笑:“买这款本来是为了省油,结果也没省多少。”

“堵得太厉害。”肖时钦向车窗外看,机场高速上车流成行,说不定在哪个口就会堵住水泄不通。“周六堵车这么严重,怎不坐快轨来。”

王杰希从一个高速口拐下去:“先不回城,带你去逛逛。”

 

两人颇有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兴头,逛完了已经到了晚饭点。野长城下来再去博物馆,出了门发现太阳已经将落未落,高速路越发堵得厉害。好在离六环不远,下了高速就可以穿居民区。

房间开在微草俱乐部不远的地方,普通酒店,标间。在酒店楼上能看见微草队标亮闪闪的镶在大楼侧面。方才二人一路吃过来,肖时钦吃得肚子滚圆,拉开窗帘晒月亮,看着微草那个绿油油的队徽笑:“上回去义斩,他们的队徽镶得哪儿能看见,果然是帝都特色。”

“那天你不是说不去唱歌么?最后为什么又去了。”

义斩的主场,换句话说,是他俩第一次滚上床的那次。王杰希脱了外套扔在靠墙的床上,肖时钦的脸慢慢红起来,借着夜色掩护红得不明不白难以言说。

时过境迁,已经记不清是谁先暗示谁。肖时钦当时喝得有点多,扶着洗手池泼自己一脸水,冷热交杂爽得厉害。戴上眼镜看见那人过来,在洗手池上昏黄的灯光中吻他。

那段记忆和后来的经历混杂在一起,现在他甚至不确定那天晚上在洗手池边上到底有没有接过吻,也许只是他一厢情愿的脑补。王杰希坐在靠墙的那张床边,带着一丝笑意沉默着,直到气氛变得尴尬,不得不说些什么。

“……”

“其实今天没想做。”王杰希先打断了他的欲言又止,“就想约会来着,带你到处玩玩。比赛打得多,恐怕没怎么玩过吧。”

肖时钦用发凉的手背碰了碰自己的脸,觉得温度有点吓人。他从来不这样。他的思维环环相扣逻辑严密,擅长看破对手的弱点一步步反败为胜。而现在肖时钦觉得自己有点逻辑崩坏。他想了想,取下眼镜按了按太阳穴,问:“你晚上在哪儿睡?”

王杰希笑起来,绕过床来亲他。

 

单人床要承担两个人的运动量有很大困难。王杰希把他推到窗台上。窗户大开,夜深人静,微草俱乐部的队徽上亮着霓虹灯光,时不时的变个色。酒店房间在七楼,说高不高,肖时钦仰头感受身后的撞击,还能瞥见小巷里卖麻辣串的摊子。

王杰希问,这样做,你紧张吗。

他细微呻吟,高潮迅速来临。大老爷们,有什么好紧张,哪怕就是被人看见……

说话的时候浑身绷紧,觉得自己像烟花,轰然爆炸了。


评论(10)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