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张佳乐、黄少天、孙哲平、卢瀚文。攻妈。

[王肖]千钧 07

改了一下细节,这章写的太渣了,改都无处下手,就这么凑合吧……

------------------------------------------------------------------

07

窗户底下野猫嗷呜嗷呜叫春,像婴儿哭闹。肖时钦觉得烦,翻个身看看,天还没亮。

他回到武汉不到十个小时,足够他好好地补上一觉,调整得衣冠楚楚张弛有度,以雷霆那个运筹帷幄的队长面目示人。

可是他不能。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响如擂鼓,震得耳膜发疼,像喝了不加稀释的黑咖啡,每个细胞都在不安分地跳动。他背上的皮肤记得魔术师先生抚在上面的犹疑和温柔,着魔一样挥之不去,强迫着他一遍遍回味。

手指在手机屏幕上划过去,亮起来的屏幕沉寂着毫无动静。眼镜扔在床头柜上,当时自己也是没有戴眼镜的,魔术师的掌心按在他肩胛骨上,指尖透着微弱的不安。

可他又有些甜,从心尖儿上漫过来的一丝疼痛的蜜语——你想我说?

怎么能说得出口,自甘堕落玩这场猜心游戏。

他睡不着,翻来覆去煎烙饼一般,还有两个多小时才天亮。雷霆的战术大师绝望地想,数羊吧。

数来数去,绵羊好像都长了两只不一样大的眼睛。

Stop,重来。

于是绵羊都骑上了扫帚,腰上别着小烧瓶。

肖时钦对自己无语凝噎,愤而起床,冲进洗手间掬起冷水糊在自己脸上。冰凉的水珠顺着脸颊向下滚落,他撑着洗脸台看向镜子里水淋淋的人,眼都红了,挂着黑眼圈,真好像在哭。

“操……”他捶了一下洗脸台。他们在这里搞过一场,他从镜子里看到身后安静的淋浴间,心头一跳,苦笑起来。

 

微草的训练室与往常一样,主机风扇与空调出风口一同作响,键盘的咔哒声此起彼伏。刘小别觉得队长今天的气场格外不同,做完一套练习偷偷抬头看,正与那双眼睛相对,他内心大叫卧槽,马上转回来看屏幕,觉得飞刀剑那张系统脸特别亲切。

上午的训练到午饭点结束,王杰希退了软件,觉得有些心累。

昨天他并没有追问下去。

兴许是松一口气,兴许怕听回答。总之他像往常一般,送人去机场,悄悄在车里吻别。

不过他知道叶修是真真切切打了那个电话,所以桌面右下角那个QQ头像跳起来的时候他真正大松一口气。总比瞒天过海无人可说要强。

君莫笑发了个抽烟的表情,王杰希只好打字:老叶。

君莫笑:二十人本,下不下?

王不留行:……好。

他拿了张不常用的账号卡,这些满级的小号卡平时都放在他的抽屉里,插进去登陆,才发现这号是个女机械师,ID叫益母草。

……这到底谁起的逗比名。他点下进入,机械师身周泛起一片白光,散去之后,角色就已经进入游戏,站在街道上。他密聊无敌最俊朗:1

组队申请立即就丢了过来。他点击进队,组队频道里跳出一行字:

去二十人本,你不带人?

他无奈:这是饭点。

[组队]无敌最俊朗:哎,我家孩子们的技术不能被你看了去,这么的吧,堰城五人本门口见。

他点了传送,向堰半岛去。到了副本门口人满为患,他听见那一把沙哑的烟嗓由远及近:

哎哟卧槽,居然还是个女号,你说说你们,起的都什么名。

无敌最俊朗穿着一身蓝装,周围聚的大多是几大公会的玩家。叶修退休之后偶尔来带公会小号刷副本,他的各职业号大家基本都清楚,一见他上线,有无数人刷起文字泡,清一色的“大神求带!”。

不过王杰希没理会这些,迅速闪进副本入口,一秒钟之后无敌最俊朗的身影也闪着白光浮现。他俩推这种小本轻而易举,女机械师天女散花放出一堆小零件,叶修笑:“你还会玩这个。”

王杰希看看时间,中午休息时间并不很长,他牺牲了午饭来陪叶修打网游,难道真的要刷个记录或者推到boss打材料?他说:“以前玩小号,玩过一阵子。”

叶修那边想是在抽烟,轻声吐了口气,骑士走位风骚引怪有方,反而显得王杰希漫不经心。女机械师的战斗姿势与男号不同,身上穿的是普通蓝装与紫装的搭配,比不得银装的特立独行。那种白色礼服交易市场大概有得卖,他不经意地想。

只是这一瞬间的念头,他想起许多不该想的片断,手下一顿,有一只机械冬瓜多滚了一个身位,啪嗒炸开。

叶修的声音从前方几个身位格处传来:“就算哥是神,你也不能这么划水啊。”

骑士娴熟地将机械冬瓜多引到的怪收集过来,离得不远,叼着烟笑:“大眼你看,我的手速不如以前,连信息都会错屏。”

机械师的动作稳定,一点点将怪清干净:“那天是意外。你听到什么了,说说呗。”

叶修慢慢地招着怪,半晌才问:“男朋友?”

……不算。

变身机械师的魔术师有点乱,过了一秒补道:

谈不上是。

叶修沉默了一会,笑笑:给你说个故事啊。当年有个朋友和我一起,我们开始打荣耀的时候才十五岁。

哥那时候当然没你们现在这么不纯洁,不不不是说你,你听我说——我那时候想着,以后有的是机会啊,来日方长,我们还有长长长长的人生路要走。

耳机那头的沙哑烟嗓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然后,他就死了。你看,他的人生中,根本就没有我以为的那条路。

怪都清完了,骑士一个人站在几个身位格前方,也没有去引别的怪。叶修笑嘻嘻地说:“所以,想追就追,想上就上,及时行乐,要不然就来不及啦。”

女机械师在他背后停了停,操着一把男性的低沉嗓子:“……这不是你风格啊。”

叶修槽了一声,角色转个视角回来:“我这不是看你心不在焉就猜一猜,哥偶尔也劝慰一下心灵,怎样有没有效果?”

“该训练了,我得下了。”王杰希不置可否,看着女机械师温柔而妖娆地停在屏幕正中。紫装的武器形状与银装截然不同,量产的玫瑰机械箱展开来像一朵花,固然美丽,却容易获得。

通俗故事里,曲终人散,皆大欢喜,谁也没有回头。



评论(14)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