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张佳乐、黄少天、孙哲平、卢瀚文。攻妈。

[王肖]千钧 09

终于大步奔向了撒糖,我撒了一章发现撒的全是打戏,不过下一章就可以谈恋爱了好开心【滚


-------------------------------------------------------

09


呼啸的战术意图很简单,搏杀,轰杀,赶尽杀绝,使用不带奶妈的人盯人战术。

就像唐昊的作风一样简单干脆,很少拖泥带水。

雷霆选了一张好图,复杂,多变,山石树木层层掩映,障碍物层出不穷。这样的图适合拖慢比赛节奏,打乱对方的贴身战术,让对方难以增援。但是同样有缺点,比如张家兴的牧师,施法距离和施法角度就受到极大的挑战,万一支援不上,反而容易被对方反制。

生灵灭闲庭信步,白衣在系统光下闪着光泽。

“我靠……真显眼。他当自己COS?”

赵禹哲在频道中讥讽道。

唐昊没说话,只在组队频道中发了一句话:注意你的施法。

元素法师和牧师面临着同样的困难,他啧了一声,悄悄迂回上前。

唐昊在组队频道中发出指令:分路包抄。

这个战术是赛前就指定好的,一声令下,五个人都向不同的方位扑去。韶光换在最前面,已经能看到对方树丛中的动静。呼啸没有奶妈,雷霆却有一个,他们的目标显而易见,张家兴的织影。

生灵灭突然动了,身影一晃,隐没在树丛里,与此同时,以他为中心的草丛倏然大动,十几条草线伸展开来。韶光换早就料到这一出,路线曲折先绕到了织影斜后方,法杖微动,一道火之鸟尖啸冲出,腾起的熊熊烈火带着一路草折树倒冲向生灵灭。

他这招的角度特别刁钻,卡在两块石头之间,火鸟贴地而飞,轰杀了生灵灭的机械道具同时,还打算把织影从草丛中轰出来。

可是几乎与他同时,空中闷雷滚过,轰隆隆低响。韶光换还在技能CD中,匆忙挪了半个身位,还是躲不过雷光落下,地面泥石翻飞,这一片的草地都变作火海!

鸾珞音尘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后的树梢上,天雷地火吟唱完毕,将整片树林都照亮了。两名元素法师短兵相接,开始了团战的第一仗。

 

最后雷霆个人战拿下三分,团战又取三分,第一场胜。

 

荣耀两个大字闪出,肖时钦长长吐气,觉得浑身都在兴奋。取下耳机走出比赛席,听见震耳欲聋的喊声,雷霆主场取胜,粉丝激动得要掀了天花板,人浪一波接着一波,横幅拉出数十个。他从场边走过去,和看台上打招呼。

“队长队长!这边~”

戴妍琦大出风头,欢欣鼓舞地朝他招手,抱着一大包礼物跑过来,“好多粉丝的投喂~!这次的零食都给大家分了好不好?反正飞机上要坐好久呢!”

他看看少女怀里抱着的一大堆零食,笑:“好啊。”

戴妍琦小声欢呼,塞给他一大包薯片:“给队长的奖励!”

然后手机咕嘟一响,传来一张照片,生灵灭在屏幕正中,机械空投在唐三打面前爆开。官方转播的角度抓得极好,大特写给了生灵灭的系统脸,使用技能的时候还带着一点皱眉瞪眼的严厉相。

魔法师o_O:摄影对你是真爱。

这个备注一天一换,从正儿八经的真名到各种外号颜文字,不过都不够生动,他心想。

 

如此这般,八进四的赛程很快走到了头,微草、霸图、雷霆、蓝雨四队晋级。夜雨声烦最后一剑斩下,荣耀爆开,已经是六月中旬,夏日再临。

 

四进二的第一场是雷霆对霸图。雷霆数年以来都挣扎在八强的路上如履薄冰,大战来临之前气氛更是一触即发。肖时钦眼底下挂上了浓重的黑眼圈,张家兴午饭的时候抱怨头发一把把地掉。

“再掉就要秃了。”他摸着自己乌黑的发旋心有戚戚焉。

霸图是一支老当益壮的队伍。他们站在场上的时候就让人觉得带着那种力拔千钧的气势,黑红色的队服色沉且重,韩文清朝着镜头挥挥拳头,摄影师很懂地拉动大摇杆,给了个远景长镜头,清一色的高挑黑红,张佳乐茶色的小马尾在镜头中晃晃。

这是他们的最后一年,毅然决绝气冲牛斗。血战从百花缭乱打响,全息投影下满屏闪光,轰响之声不绝。而肖时钦眼里,对付霸图即是对付张新杰,他计算严谨打法强硬,血线始终高高挂在77%以上,让人头疼不已。

拼不下来,那就磨。他赌雷霆的年轻和默契。

个人赛霸图赢下两个人头带进团战,算是相当不错的一个心理优势。雷霆将节奏掌控得严密无缝,缠斗了足足三个小时。

生灵灭终究倒在长河落日的铁拳之下。霸图全取三分拿下第一场。

后面的一场同样艰苦,雷霆没能撑到第三场,就止步四强。两场鏖战下来每个人都心累得要命,发布会之前肖时钦在走廊里遇到张新杰,对方还是那副一丝不苟的样子,脸上有了点光彩,推了推眼镜。

“打得特别好。”张新杰说,“那道小回复术,差0.2秒就放不出来。”

双方集火牧师,石不转的血线几乎要清零,剩下不到一百点血,最后一个大回复术又在CD中,兴许是场地坑了谁一步,或是百花缭乱的照明弹晃了一下眼睛,让他那道小回复术读了出来,同时织影在绚丽光影里面化成白光。

他苦笑,胜败只是一霎间的事情,谁不想走到领奖台上,拿只属于自己的荣耀。

可是他又很不合时宜地想,遇到谁或是不遇到谁,也是那么一念之间。

 

北京正值雨季。

和蓝雨的第二场比赛微草主场落败。夜雨声烦暴起击杀木恩,直接拿下最后一个人头,比赛结束。

王杰希离开场馆的时候人已经走得差不多,颇有些热闹过后的萧瑟。他听见手机在包里空落落地响,一遍不够再来一遍,只好接起来,听见那边一样空落落带着杂音,淡定地笑:

我在选手通道出口,出来了吗?

他正走到通道门口,门外面乌云盖顶,远处的高楼在沉甸甸的乌云底下煞白而突兀,雨前的阵风卷过无人的地面,很有些凉意。他看见打电话的人拿着手机在树底下站着,声音还从听筒里传过来:

要下雨了,没带伞啊。


评论(30)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