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资深攻妈

[双花/林方]Scarlet Poppy 02

本章专刷林方,蹭个tag。其实是我要出门吃饭了。


-----------------

02

茶座用屏风隔出一个圆形的空间,张新杰侧面是屏风的空隙,挂着暧昧的装饰品,隔着舞池吧台的群魔乱舞看过去,这人穿得特别正经,衬衫领子雪白挺括,肤色很白,袖子恰恰好搭在手腕前方,袖扣在灯下闪着光。

方锐从门缝里远远的看了张新杰一眼,好像醒了些酒,就说:“老林,我走了。”

林敬言回头看他,方锐眼角眉梢都泛着点红,喝酒这个事儿谁也不好说,也许他这一秒清醒得能点钞,下一秒就倒在哪儿睡成死猪,林敬言想到他在这里等他的初衷,低声道:“你现在就走?晚一点我去找你。”

语气压到极限,即便没什么也被旁人听出什么来。方锐被他那眼神看得心神荡漾,凑过去啃一口,酒气逼人。“林大大,我对你可是掏心掏肺,一片真心——”他说得抑扬顿挫,手底下却把人推开,顺手拿了林敬言的雨伞,晃晃悠悠朝后门走。

他果真掏心掏肺的对他好,哪怕分道扬镳。

方锐不愿意见张新杰,是怕自己面子上绷不住,张新杰滴水不漏的一个人,看他这种用心不纯的小基佬一看一个准儿——虽然只比他大了一岁。他走出酒吧的后门,夜幕已经深了,后门口堆满了集装箱和废品,雨还在下着,污水横流。他一脚踢飞一个烟盒,听见一声野猫的哀鸣。

酒意又涌上来。

 

老旧楼道里的声控灯晃晃悠悠闪着昏暗的光,他撞进门就睡,睡到野猫叫春门锁轻响,被酒意麻痹的神经吊起来,一阵一阵抽疼,硬生生将他从酣梦里疼得醒转,摸着黑开门。

林敬言带着一身的水气站在门口,被暗光勾出一个金黄色的边,低下头叫了一声锐锐。

“老林……”方锐睡得满头呆毛,回头瞄一眼,天光将白,宿醉不醒,头疼欲裂。“张新杰……走了?”

林敬言挤进来关上门,压着他在玄关墙上,硬抬起他下巴,捏着喉咙看进他血丝呼啦的眼睛里:“你告诉我,叶修是不是把消息卖给很多人。”

他用的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方锐特坦然的回视他眼睛,“我不是说了,我对你,一片真心,天地可表。”说一个字心脏就跳一下,十六个字,说得费劲无比,字字珠玑。林敬言看着他真诚的眼神,松手叹气,“我知道。”

方锐从不算计他,有一说一,连叶修透的消息也拿来告诉他。林敬言甚至觉得叶修是故意的,拿方锐做饵来钓自己,似有还无的捉摸不透。孙哲平要回来,这个消息从方锐嘴里说出来就像是叶修下的一块鱼饵,晃啊晃,伺机抽个猛子把他,把霸图都钓上去。

如果真像张新杰所说,叶修背地里干的是情报贩子的活儿,那便解释了为什么道上能因为孙哲平回来的消息平地风雷——义斩的人要拉拢孙哲平,百花的人要找孙哲平,霸图如今接手了张佳乐,自然也想顺带招安了孙哲平。还有他身上的官司仇家,简直虎视眈眈,波澜壮阔。

而这其实与他无关。林敬言进霸图是为了还韩文清张新杰逆境相救的情义,他年纪也不小了,不是光靠一腔热血就能提头上阵的愣头青,连旧日的搭档也分道扬镳,搞到要互相猜忌。

这唯一与他有关的搭档就贴在他身后头,脸在他颈窝里蹭,“老林,天还没亮。”方锐宿醉被闹醒的眩晕感还没过去,现在人在怀里,又蠢蠢欲动,浪得自己都头晕目眩心烦作呕,忽然放手冲进厕所翻江倒海地吐,吐完了胃里的东西又呕了几口酸水,扶着马桶边缘站不起来的时候,感觉背后人走进来,温热的手顺着脊椎骨捋,安心熨帖地将他翻涌的肠胃和心思都安抚下去。“不能喝,下次就不喝了,啊。”

那手最后停在他的胃部,隔着衣服轻柔地安抚他,手心暖和得像午间的日光。方锐觉得这人对自己是真好,好得贴心贴肺,好到骨子里,顾不得一身的味儿往他怀里钻,反正老林不嫌他。

“乖,起来洗一下。”

林敬言拖着他站起来,他就像一只树袋熊挂在人身上,手脚并用,任林敬言把他扒下来脱衣服。他回来睡的那一觉不但没换衣服,脸也没洗,睡得满脸油光一身汗味,林敬言熟门熟路把他扒光了塞进浴缸里,调了水温对他头上冲,一边挠了挠他后脑勺:“低头。”

方锐不低头,在蒙蒙水雾里看他,眼睫毛上水珠连成一线,他有一双很好的眼睛,既大又亮,可惜现在血丝密布目光迷茫,活像被水打湿了的小狼狗。有首歌怎么唱的,几番离合再相聚,成功挫败难管它。

皆是——悲哀因有他,快乐为有他。

“老林……我告诉你。”

方锐勾住他的脖子,嘴唇贴上去,几番暧昧,辗转反侧,像是下定决心,咬牙切齿,“叶修从来,都不是个好人。我跟着他干,可我不能卖他。”



-------------


TBC


歌词来自陈慧娴《归来吧》……

其实这章没写完,但是下面太长了算下一章吧

评论(1)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