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张佳乐、黄少天、孙哲平、卢瀚文。攻妈。

[双花/林方]Scarlet Poppy 03

没赶上520,我本来是想说,乐乐我爱你~~

参考了一点点枪体术设定……

----------------------


03


张新杰带来的消息攥在张佳乐手里,弹壳下压着的纸条被揉得皱巴巴,那纸条上的字张佳乐再熟悉不过,毫无章法,笔锋凌厉。两年以来他对着孙哲平留下的字迹反反复复催眠自己,如今突然凭空出现,就像一颗9mm的子弹,钻进心里,绞出鲜血淋漓的一个洞。

张新杰说:“他听说了你在这儿,这张纸条连叶修都没能拿到。”

这雨零零落落下了足足一个星期。第一天他进了霸图,第七天他就一个人开着路虎去了港口。夜黑如墨,港口亮着零星的灯光,有货船在远处靠岸卸货,灯光在雨幕里寥落凄凉。

那张纸条揣在仔裤的口袋里,贴着他腿上的枪,烧着他的皮肉。百花的张佳乐爱豪车,爱拉风,多骚气的跑车他也开过,如今即便换了路虎,也要涂成巴罗萨酒红,与黑夜格格不入。

雨幕里凉风习习,他敞着车门,车座放到最低,一双长腿交叉着搁在方向盘上。

再掏出那张纸看一眼,孙哲平的字:十五号,如果有命就去见你。后面是张新杰定位的地点代号。

他浑身的肌肉都绷着,为了缓解这种异常的紧张,摸出两颗话梅扔进嘴里。话梅是邹远临走之前给他买的,一大罐,又酸又涩,咬下去特别过瘾,他吐掉一颗核,滚到细雨打湿的地面上,仿佛周围景物都湮没在夜色里了,只剩这一颗发白的话梅核。

张新杰不知道他会来,这是他一个人的特立独行。霸图还没有他的人,他在百花习惯了单打独斗。

不过右手还没有完全好,他拆了夹板和绷带的时候,还有一个清晰的没长好的伤口。好在骨头没有断过,不会影响这只手的精准度。想到这里的时候他去摸大腿上的枪,冰冷凛冽的触感让人很有安全感。

“来吧……都来。”他盯着车里的时钟,自言自语。

 

十一点正是酒吧街的人流高峰。

方锐在舞池里搂着一个丰乳肥臀摇晃。他上次喝高了之后,险些两天没能下床,这接下来的一个礼拜就格外收敛,滴酒不沾,对外说是怕胃穿孔,英年早逝。可这女人不依不饶,贴着他耳朵巧笑:“……方大大,那边吧台有个人在看你。”

方锐被这媚声恶心得叫苦不迭,他搂着女人就像宅男搂着弗兰肯斯坦,若不是因为叶修——可是叶修早就不在那边,叶修坐过的吧台前坐着一个人,个子很高,果真在盯着他看。

“操……扑街仔。”方锐低声骂。他一上火就冒出南音,软糯入心,手上不假思索地推开那女人,朝吧台走过去。调酒师是个混血,下唇的中心打了一颗唇钉,闪闪发光,朝着方锐飞了个媚眼。

“唐昊——”方锐朝着他笑,一双桃花眼弯起来,精光闪亮。“昊昊~”

“张佳乐来了霸图?”

唐昊几乎与他同时开口。吧台的灯光迷离,球灯摇晃,美貌的调酒师将一杯漂亮的酒推到唐昊面前。

 

遥远的天际滚过闷雷。

雨势又大起来,车窗前划过一道闪电。

那艘卸货的船终于也归于沉寂,码头上的灯还亮着,却没了人。张佳乐猫一样跳下车,将车钥匙塞在贴身的口袋里,隐没在夜幕中。

他有娴熟的格斗技巧,没入黑夜之中时,两手已经握上了两把枪,这种季节还穿着长袖的衬衫,他绑在腕子上的机关便没人看得见。

他们两个在这条路上摸爬滚打了十年,闻着味儿也知道对方的行踪。

张佳乐给两把枪都装了消音器,枪管显得格外长。靠近码头的铁门外有几个穿着保安服的人,支着伞,伞下只亮着一颗昏暗的20w灯泡。他们将张佳乐拦下来。

“找个人。”

张佳乐伸开双手,表示无害。四把枪藏在套头衫下面,紧贴着他瘦削的腰。那保安掏出一把M9,哗啦一声开了保险。

不等他抬起枪管,便看到自己胸口开了一个洞,血汩汩流出来。张佳乐手中出现两把枪,消音器正对着他。

“操!”剩下几人清一色的M9,全不在意枪声,纷纷开枪。

近在咫尺,比的是精准和速度。一共九人,放完一轮子弹,站着的还有一人。张佳乐的子弹擦过他的耳际,烧出一个不深不浅的口子。

“整个港口都是你们的?”他一手抬起枪管,顶着这人的下巴,极用力,枪口几乎要抵进骨头里去,“消息谁放的?你们是谁的人?”

另一只手垂下,换了弹夹。袖口里的机关是张佳乐专制,精密度惊人。那人支吾不语,而现在顶着下巴的这支枪没兴趣多听废话,压着人打开铁门。

那艘船就在不远处,码头上亮着昏黄的灯光。他又问一遍,这人咬着舌头不说话。

这时候船舱里传来一声枪响,似乎码头的浮木都震了一震。像是与这枪响合衬,一道闪电将天空划开,雨势忽然倾盆,仿佛时光倒流,十年一日。

他身上还有一把法产MABD,子弹不多,却足够他冲锋枪一样开道杀进去。那艘货船底舱平素用来偷渡,也运一些不得了的货,如今他来不及管到底有什么,进门便是一排子弹扫过,闪电骤起,他看见船舱那头的孙哲平。

眉眼还像两年前一样,身上带了点血,不知道是谁的。

一瞬间那些枪口掉转,想要把他逼到角落,他在闪电的那一霎已经看到地形,借着舱内子弹箱的掩护朝孙哲平那头躲过去。孙哲平也看见了他,猫过来一把拽住他的胳膊,拖到最边上的箱子背后。张佳乐一口咬在自己手背上把痛呼憋回去,孙哲平那只铁钳一样的手正抓在他右臂的伤口上。

闪电过了,他俩在黑暗的小角落里对视一眼。张佳乐茶色的头发在大雨里湿透,发绳被刚才的乱战绷断,长发凌乱地贴在脸颊上,眼睛里像有火光。

可是谁也没开口,孙哲平身上有血腥味,他无暇解释,连呼吸都不敢放声。张佳乐背后靠着他,摸出一把枪和三个弹夹塞到他手里,感觉那温热的呼吸就在自己耳边,靠着的人实实在在,隔着衬衫透过勃勃生机,心里一松,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评论(9)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