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资深攻妈

[黄喻]剑圣 (大概是上)

为什么在老叶生贺的时候我会发这个……梗来自 @星辰大海 

 @启世之尘  @雁无心 哎嘿~

----------------------------------------------------


黄少天进酒吧的时候灯光闪烁,他被闪了好半天才看清卡座里的人。胡子拉碴那个是老魏,明明没有酒量,偏要端着一大杯长岛冰茶惺惺作态。头发有点长,做忧郁青年状的是郑轩,正被卢瀚文拖着说话,不胜其扰地用小指挖了挖耳朵,扭头看见黄少天顿像找到救星,拎着卢瀚文的领子扔过来:“黄少,这小子未成年,非要跟来,压力山大啊。”

卢瀚文十五岁出头,灿然一笑露出八颗牙,一副好卖相。他背后是李远宋晓和徐景熙,这三个人当中夹着一个没见过的年轻人,黑发白肤,在灯光底下倒是有些打眼。黄少天心想他们这帮狐朋狗友中多少年没有新人加入过了,夹着卢瀚文就往那年轻人面前凑,从欢场上带下来的风流浪荡新鲜得能掐出水来,用酒吧里熟人的话说那叫行走的荷尔蒙。那年轻人也不说话,弯弯眼睛看着他,听他长篇累牍地自我介绍:“这位平时没见过啊——不过没关系,今天见过了就算是哥们了,我是黄少天,比这帮小子还要大一点儿,你叫什么名字?”

“喻文州。”

那年轻人弯弯的眼睛一眨,薄唇动了一动,吐出三个字来。这一系列动作在黄少天眼里看出了七分的挑逗风情,无奈其他人看不出来,领会不了这两句话中的风起云涌情意绵绵,只道是黄少天习惯性话唠,遂来争先恐后的寒暄介绍,七嘴八舌。黄少天被吵得头大,听出面前这人是个大学生,新近在酒吧打工,先认识了未成年的卢瀚文,便被拖来进行这例行的联谊活动。

而他一眼就看出这年轻人居心不良,心怀鬼胎,做光明磊落之事,行浮生偷欢之实。那双桃花般的凤眼朝他身上瞟,又在恰到好处之时转过去,落到舞池里不知何处。他从特别白的手指看上去,看到抿着的薄唇,血色很少。

这一幕平白生出些温柔浪漫来,在这样嘈杂的环境里不动声色地传情达意,着实需要天赋异禀。

黄少天便凑过去,不明白这情意万千有几分真假,只好一探究竟:“喻哥……”

“叫文州。”喻文州握着杯子,在他手指尖一碰,“你就是黄少,我听说过。”

他笑得意味深长不怀好意,黄少天莫名地一抖。

“剑圣嘛……名声在外。”

喻文州舔了舔下唇,抬起眼,手指在杯子上轻轻画个圈。他目光纯洁神情无辜,黄少天连耳廓都红了,“你都听谁说的——那是去年的事去年的事,喝多了酒胡闹,我都完全不记得了——”火烧火燎的耳朵昭示着他不但记得而且记得很清楚,喻文州眼睫一低,很轻很轻地笑一声:“呵……”

万花丛中过的黄少天倒是足够诚实,将他过往的丰功伟绩回顾一遍,着实只有这么一件事儿,昭昭乎天地,伟业巍然。

喝多了的故事谁都有,有的人哭号,有的人示爱,有的人裸奔。黄少天不幸成为了第三种人,声名鹊起。其实那也巧合,蓝雨这群小宅男给他过生日,在酒吧里喝上了头,丧心病狂地跳钢管舞。恰好有个钢管舞娘爆乳细腰大长腿,穿着三点式出场,起哄架秧子之下黄少天跳上了桌解了裤子,做出了让他后悔一辈子的裸奔举措。

这事儿,在场的不在场的,都津津乐道。

原因无非是最烂俗最黄暴的,够大。

黄少天平时倒并不在意别人提这件事——男人的能力也是炫耀的一部分。可是那天场景着实太过逗比,如今他面对着天上掉下的林妹妹,不,喻文州,无论如何也不想成为一个新晋的逗比,索性自暴自弃,也灌一口酒:“哎,都过去了,好汉不提当年勇……”

喻文州想是喝了不少,眼角发红,胳膊支着脸颊,侧着脸朝他笑。

“去年的事……可惜了,没能见识到。”

哎?

舞池里灯光一晃,换了首曲子,瞬间轻摇慢拢,情意绵长。

黄少天不说话的时候很少,而他如果不说话,样子就格外的帅。他脑子里过了无数种说法,从“你想吃我的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吗”到“这位少侠看着一表人才我也是一派英雄气概啊哈哈哈”,不过他没有说出来,所以在舞池的灯光映照之下,眉目英俊,薄唇如刻,帅得合不拢腿。

喻文州看着他的脸,点了点头:“嗯,我想见识一下。”

卧槽,你能看出我在想什么?黄少天很惊恐。

喻文州放下酒杯,靠过来,声音压得很低。

“器大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可是,我还不知道你活儿好不好呢。”



-------------END or TBC-------------------

作者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下文


评论(20)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