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张佳乐、黄少天、孙哲平、卢瀚文。攻妈。

[黄喻/ABO]明昧 02

作者毫无逻辑性,本章双花乱入。如有基础常识错误请忽略【。

----------------------

02


第二天一早就阴云密布,空气都湿漉漉的。喻文州在警署里遇到张佳乐和孙哲平,他们俩是这次任务的主要搭档,张佳乐曾经是连续三年的枪王,身手好得不得了,孙哲平又是数一数二的格斗技高手,喻文州笑:“你们俩的任务,还要我去做什么。”

“怕闹出人命呀,让你去做谈判专家?”张佳乐和他一般高,警帽拿在手里,茶色马尾辫在身后晃来晃去,快步走过满是玻璃隔板的走廊,“哈哈反正,魏sir说了这次你要调给我们,我还以为你和黄少……”

尾音被他吞下去,孙哲平隔着一道走廊扔给他车钥匙。喻文州知道他想说什么,整个警队都默认他和黄少天在交往,搭档变情侣的故事太多,何况又是A和O,信息素合拍,性格合适,连发情期都一起度过,任谁也不会相信这样两个人不是情侣关系。黄少天嫌麻烦,半真不假的,从不去认真反驳。

喻文州跟着张佳乐上了他那辆车,孙哲平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以前不见你开车。”喻文州看着张佳乐娴熟地发动车子,漂移出车位,腾云驾雾一般滑上公路。

“以前的任务,都要他准备开枪。”孙哲平说,他耳朵上带着卫星对讲机,右手腕上绑了黑色的皮套,是旧伤,“今天用不着。他想开车,就随他。”

喻文州摸了摸手指,车窗外的东西飞快地向后滑去。这次任务难度不算大,邹远和莫楚晨已经盯了目标嫌疑人两天,越来越接近收网阶段,“双花”的出动算是最后一着棋。

案子是由百花负责的,喻文州因为极高的破案率和分析能力,被调去做外援。嫌疑人住处已经被邹远的人层层盯梢,张佳乐在很远的地方停下车,喻文州扫了一眼,觉得如果人的气场也可以实体化的话,那栋不起眼的小楼四周,简直黑云罩顶。

“第一嫌疑人是个omega。”孙哲平拨弄了一下耳机,“是个男性omega,私人关系混乱,常出入的有一个枪械高手,相当危险。”

这地方离主干道不远,掩映在富人区的树丛里面。孙哲平在车里和邹远保持联系,张佳乐小心地藏好枪下车蹲在路边点烟,递给喻文州一根,喻文州摇摇头没有接。

像这样分拨给别的组,喻文州还是第一次。魏琛的做派猥琐而直接,座右铭是用最少的投入办最大的事,在他手把手培育之下黄少天的风格简直如出一辙,是特别典型的机会主义者。

而双花不一样,他们惯于正面交锋。张佳乐蹲着抽了半支烟,只见那楼门口骤然骚乱起来,他回头瞄了孙哲平一眼,两人持枪上膛。

 

案子比喻文州的预想更加麻烦。嫌疑人劫持了女性人质,与他们对峙了很久。张佳乐一语成谶,喻文州被赶鸭子上架去做谈判专家。男性omega的心理素质极其出色,喻文州舌绽莲花,花了一个小时,才终于找到言谈间的一丝破绽。继续说下去,嫌疑人竟然开始发抖,脸色泛上不正常的潮红。

一抹甜香弥漫开来。喻文州心口一跳,退了几步,示意叫医生。

医生赶到花了一会儿,将进入了发情期的嫌疑人送上配置了医药设备的警车,张佳乐离着拉起的警戒圈八丈远,皱起眉头感慨,“遇到好几次了,怕被当场击毙,故意提前发情期。结果我们不得不给他治疗,还得防着他从医院里逃跑。”

“没办法,生理优势也是优势。”喻文州笑,他刚才说话说得嗓子有点哑,心跳加速,“一切都是利用的手段。”

一边的孙哲平突然就笑了:“蓝雨出身的,作风都一样。”

他从背后搂了张佳乐一把,喻文州才意识到,张佳乐被那信息素影响之大,握枪的手指都在发抖。

“是可以利用,”张佳乐还没从刚才的逻辑里跳脱出来,“但是也很容易被利用。”

 

后续工作都由邹远承担。

喻文州在回家的路上就觉得吃力,久违的发情期终于迟来。好容易摆脱了红灯和拥堵上百米的车流,他掏钥匙开门。

屋里还遗留着昨晚的信息素。黄少天早就走了,走得干干净净不留痕迹,床边的垃圾桶都不忘清理干净。可是那味道萦绕不去,喻文州想起张佳乐说,很容易被利用。笑了起来。

飞机起飞之前黄少天给他发短信,长长的一个文字泡。他划开屏幕看,手机扔到床上,窗帘仍然拉着,屋里暗得意味深长。暗涌破开冰面,飞鸟撞出林梢。他知道生理上的欲望在叫嚣,于是拉开联系人名单,点下呼叫。

那头的声音热力洋溢,带着勃勃的青春朝气,一句赶着一句爆豆一样,铺天盖地朝他砸过来。他懒得去分辨黄少天絮絮叨叨说了些啥,喘了口气:“少天。”

整个房间还保留着早上他起来时的样子。发情期即将来到,体内的细胞都在颤抖。

黄少天迅速接上他的话,笑意透过话筒传过来:“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今天不顺利?”

衣服全部褪下来,手指探入隐秘的部位。

“……不是很顺利。差点引起混乱。”

“那案子的卷宗我看过,你觉得派给蓝雨会更好?”

情欲的闸门打开了,手指可以明显地感受到湿润。接下来是好几天的煎熬,喻文州并不准备在第一时间加大药的剂量。

他在自己的屋里,与电话做一次言语含糊的爱。

“如果是你和我……”

喻文州缩起身体,电话放在枕头边,离得远了一些。他把手腕塞进牙关,不许自己漏出呻吟。

“我知道我知道,等我搞定这次任务,就回去陪着你好不好。”

黄少天轻快地说,话语像流水倾泻,他如此这般的顿了一顿,忽然道:

“要是早几天发情期多好,你又不肯吃抑制剂,这样下去搞坏了身体怎么办。”

喻文州突然暴怒。

他盯着电话,通话时间一分一秒地跳动。黄少天听不见他回答,那头说了几句不知什么,他喘了一声,欲望攀到顶峰,怒火烧着了全身。他射在自己手上。


评论(9)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