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张佳乐、黄少天、孙哲平、卢瀚文。攻妈。

[黄喻]花花世界 01

生贺。 @黑色御座 你的野望被我写成了男版小时代,跪。

我实在没得内容可补了,文力废,凑合着吧……太久不写文了现在脑子里一片浆糊。铺张排场等我第二章爆发一下……

看我O w O的眼睛,其实我本来管这文叫《万千宠爱》来着。

--------------------------------------------------

01

喻文州素来有将自己打理得光鲜亮丽的本事,领带紧了一点点,容得他向一边扯开,隐约露出合拢领口遮掩下的皮肤,袖扣亮晶晶地在灯光下闪烁,明明是白天,公司里却开了满走廊的灯,白炽透亮。

会议室里冷气开得足,透过衬衫攫住毛孔。他坐下的时候看见了那位公子哥儿,额头上还带着汗。他腹诽,拼爹的时代,偏是这种人可以如此不遵礼仪。

那公子哥儿不晓得喻文州心里的吐槽,依旧弯腰笑嘻嘻打招呼。杜嘉班纳,细白条纹,被他卷起袖口,下摆从腰带里露出一截,领口依然敞着两颗扣子的幅度,好似街头着装。喻文州瞥一眼他背后的西装,搭在椅背上,看得出剪裁合度,面料柔软,好个暴发户作风。他只知道这位是黄氏的大公子,看了一眼名牌,上写黄少天。

好得很。他松了松袖口,将材料放到桌子上,清清嗓子开口。

喻文州花了一周时间准备这次谈判,黄氏的大少爷素来不好相与,能说会道胡搅蛮缠,是个吃不得一点儿亏的主,他第一次与这人做生意,事先就被林敬言告知,需得准备充分,巧舌如簧。而这大少爷翘着脚坐在那儿,满满的纨绔习气,丝毫看不出商场上能独当一面来。

他滔滔不绝说了二十分钟,待到松下一口气,那大少爷依然那副模样坐着,有一搭没一搭地翻着那份企划书。喻文州对自己的企划有的是信心,却对这位少爷的脾性毫无把握,只见这大少爷翻完了最后一页,抬起眼来朝他笑了一笑:

“你叫——喻文州?这企划就这么着吧。”

他站起身来,杜嘉班纳的下摆就在喻文州眼前晃了晃,露出腰带上一个硕大的H。“你说的挺好,特别好,都按你说的做,合同什么时候签,我明儿就有时间。”

喻文州被那个H闪了闪,脑内浮上三个字。

 

“我操——傻多速啊!”

方锐歪在喻文州的挡板前拍着玻璃笑,他的领带上印着一群小海豚,看在喻文州眼里叫童趣盎然,鞋子颜色也跳脱,像个时髦高中生。他把喻文州的挡板玻璃拍得嘭嘭响:“——他居然只说了两句话?!喻哥你肯定找错人了,来的就不能是黄少天——哈哈哈哈哈!”

喻文州笑笑:“你认识黄少天?”

“认识,不算熟,一起喝过酒——”方锐笑够了,眼角也还带着笑意,“他们那帮人,玩得很疯的,锐爷我是正经人,正经人。”转念一想又噗了出来:“哈……黄少原来是个傻多速,这把倒是折在你手里。不过他有那身家,又怎么在乎这点钱。”

合同已经签下来,喻文州脑内又浮现那条H家的皮带,暗暗给方锐简单粗暴的总结点了个赞。他拿下了黄氏集团这笔生意,可谓是春风得意,被部门的小姑娘们起哄要请客吃饭,看看时间正好,他拿了外套要出去,听见方锐在后面一拍大腿:“卧槽,喻哥,我懂了,他这是要泡你。”

喻文州一个没站稳,打了个趔趄。

方锐三两步跟上来,笑嘻嘻把他往门外推:“老林早都到了,你这事儿他一听,准明白。”

林敬言与他们关系非同一般,和方士谦同系,入商场之前读过博,做过助教,恰巧教的便是喻文州和方锐那两届。待他们到餐厅,林敬言已经挑好座位。妹子们多要保持矜持,到了餐厅你推我让半天也点不出菜,好在有个善解人意的方锐,噼里啪啦点一桌子,最后将菜单往老林怀里一放,勾着唇线笑笑:“你加一道菜,这顿我包了。”大有方才被他口诛笔伐的傻多速作风。

妹子们都笑。方家小少爷娇生惯养作风豪放,追人也追得天下皆知。一群人心里头清楚,唯有林敬言八风不动,好脾气地加一道青菜,拿起湿巾擦手,一边问,黄少天那笔生意,谈的还顺利?

饭桌上不谈工作,可是这话尾音还没落,喻文州就绷不住,他英明神武算无遗策好几年,怎么也想不到有霸道总裁爱上我这样的狗血故事,方锐笑得打跌,说,老林我告诉你,黄少天那个暴发户,看上喻哥了。

这自然是玩笑话,四座皆惊之后起了好一阵子哄,待到菜终于上齐,喻文州的手机震了震,短信界面弹出一句话来:

文州,有人管我要你的电话。

他想了想,回一个字:好。

 

这顿饭吃完了他的手机就炸了,短信一个接一个的跳出来,细看之下居然相互连贯一气呵成,想见那头的人眉飞色舞运指如飞,絮絮叨叨连篇累牍的就一个意思:约吗。

约在周六晚上,皇城根下,发来的地址是一个门牌号。喻文州没去过这等地方,居然隐约雀跃。这短信没被方锐看见,八卦到此为止,他却知道,方锐说的都对。

黄少天毫不避忌,敢找方士谦讹诈手机号,这是纨绔子弟的特权,喻文州在座位上笑笑,转椅滑动,他捏着手机转几圈,回复:感谢黄少支持我的工作,晚饭的邀请,喻某却之不恭受之有愧。

电话立即就响了,那头明亮的声音透过电波海浪一样扑过来,又轻又快像从舌尖上过了一遍就钻到了听筒里,不经脑子的:

吃个晚饭而已,恭什么恭,有什么愧。就这么说定了,我八点半在会所等你,不见不散。

哪有快九点的晚饭。喻文州知道他那点玩法,却是头一回亲见。说了几句挂下电话,正看见方锐进来,后面还跟着他三哥方士谦。

黄少天这帮纨绔子弟他听方士谦说过,京城里玩儿得疯的那么几位,这位算一个。按方士谦的形容,上过他床的嫩模小明星不计其数,是个要用备忘录记着露水姻缘长相的人。弯不弯不好说,直倒是挺直的。

听这段子的时候喻文州在驾驶座上看导航,说,那你觉得,他这回是鸿门宴?

方士谦笑,怎么说?

一起喝过酒,一起嫖过娼,才叫好兄弟嘛。

说不定还有一起打过炮。方大董事顺着他开黄腔。

不过约还是要赴的。喻文州真心实意要笼络这位傻多速,鸿门宴他也愿意去。要说是怕得罪富二代衣食父母,不如说还有更浅薄的缘由。

黄少天皮相好,看在眼里,赏心悦目。


--TBC--

评论(13)

热度(4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