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张佳乐、黄少天、孙哲平、卢瀚文。攻妈。

[黄喻]花花世界 02

本章胡扯,作者看港片太多脑洞过大已经堵不上。

文中所写一切都是虚构,如有雷同,怎么会有雷同。

------------------------------------------

晚上长○街上灯火通明。喻文州开着他自己那辆帕萨特往小路里拐,从许多老房子小胡同里钻过去,越到深处越鲜有人至。

这个点儿的主干道上车流仍然汹涌,像流动的水,划过路面之时留下哗哗的声音。他背弃人群,向胡同深处拐弯,脑中浮现黄少天的样子,却不怎么清晰。他有时候怀疑自己为何要顺着这傻多速的富二代,可是这世界新奇可怖,他没理由拒绝。

黄少天给的门牌号在最深处,拐弯处停了一溜儿小跑,红黄蓝黑颜色极骚包,奔驰以下的车都不好意思往跟前停。大门口古意盎然地挂一对儿红灯笼,门扇半掩,保安瞧见他找车位停车,从门缝里伸出脑袋吆喝:

这不是吃饭的地儿嘿,有邀请函吗?

这话极没道理,也不礼貌,却贴切得不得了,喻文州的帕萨特买了有两年,十几万,在这群骚包亮丽的小跑中间不能直视。他摇下车窗挺淡定,没等开口,就看见黄少天从里面出来,晃晃悠悠的,双手插在兜里,穿件特普通的T,像个大学生。

保安看见他出来,后面的话便没说下去。黄少天溜达过来,扶着喻文州的车窗,上下左右看了看,笑:“车挺好。”

喻文州无语,哪里好?

这大少爷倚着车窗笑嘻嘻:“哪儿都好。”

他司马昭之心,他明镜一样。喻文州下车跟着黄少天进去,心想方锐个小兔崽子居然真个铁口直断堪比半仙。院子里三进三间,往后走灯火通明着,三座四合院打通了连在一起,飞檐画栋颇有些穿越感。黄少天在一排内置灯管的红灯笼底下站住,回过头来,长腿细腰,眼中映着灯火,星子一样,一刹那喻文州以为他要说,这位公子,别来无恙啊。

可是他只见过他两面,他连这个人的底细都不知道,称呼还停留在客套上,天晓得这脑补的前世因缘出自哪部连续剧。

黄少天看破他心理活动一般,又快又轻巧地说一大段话:“你接电话还那么生疏,什么黄总不黄总,那是我老爸——诶,我叫你文州好不好,就这么愉快的说定了,文州——他们叫我黄少,你叫我少天也可以,你会喝酒吗,打牌呢,会不会?不会也没有关系,我教你就是……”

他自问自答霎时间绕去三个圈子,直接解决了喻文州对双方的称呼问题,还抛出了今晚的主题,喻文州扶了扶额头,觉得有点头疼。他们站在第二座院子的厢房门口,门一开热闹喧嚣扑面而来,一个年轻人扬着嗓门笑:“妈的——黄少你再不回来,就要被柔姐大杀四方啦!”

 

屋子里一圈人,正对着门口的位子上坐着个女人,短发白肤大红唇,透过人群明显地看见她丝袜包裹的大腿交叠着翘在桌子底下。黄少天挑着嘴唇笑一笑,从人群里挤过去,支在桌子边上看,她面前堆满了筹码,身边坐个更加美貌的姑娘,长发及肩,妆不算浓,抬起眼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黄少天身后的喻文州。

黄少天顺着她目光往后瞥了一眼,喻文州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恰到好处的微笑,姿态拿捏得极好,他平白无故觉得有点涨面子,搂着喻文州的肩咋咋呼呼介绍一通,那个短发姑娘叫唐柔,身边的美女是苏沐橙,方才出声那年轻人——堪堪在男人和男孩之间的年纪,年轻得让人嫉妒,个儿高,长得更好,眉眼间带着小野兽一般的烈性,让喻文州涌上暗暗的羡慕和退缩感。

这叫唐昊的年轻人搡了桌上几人一把,拖来个凳子,大咧咧往桌边一搁。红漆镂空的圆凳,被他这般掼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他努努嘴:“黄少,你今天手气怎么样,哪能让兴欣的人搂了钱走。”

这话一出就有点火药味了,唐柔自始至终都没露出什么笑,倒是旁边苏沐橙笑嘻嘻软绵绵:“小唐你手气不好,换个座位嘛。”

她言语软糯,一派南方人的烟雨蒙蒙,唐昊的火气一下就蔫了大半,黄少天推开他坐下,笑一笑:“沐橙——咱们什么关系,你怎么让小唐——哎呀都一样是小唐,我都不知道在叫谁了,那个位子好,你上来,咱们玩两把。”

苏沐橙弯弯眼睛看着他,站起身来拍掉手上的瓜子壳:“好呀。”

重开一轮,玩的是港式,第一把跟注不算很大,黄少天拿牌直接开,出的是顺子。不待旁人跟注,苏沐橙看也不看,翻开牌面,赫然一把满堂红。

唐昊直接爆出一句国骂,看筹码哗啦啦流向苏沐橙那边,和之前的混在一起堆成座小山。黄少天摸出根烟,看了喻文州一眼,他大学生一样的打扮配上这场景十分违和,喻文州朝他走近一步。

“今儿手气不怎么好,要有新人改改风水才行。”他输得轻轻松松,好像刚才砸掉几万筹码的不是他自己,真心实意地拉着喻文州说,“文州你坐我旁边,我就转运了。”

 

——这现实,新奇而可怖,是另一番花花世界。

 

喻文州鬼使神差地应了,他又得寸进尺,眼睛亮晶晶地笑:“哎呀,没有座儿,你坐我腿上吧。”

四座哗然,那群纨绔子弟什么没玩过,心知肚明地起哄,喻文州犹豫了一秒钟,看见唐昊翘着个椅子晃晃悠悠,伸手拖了那椅子一把。唐昊这种场合见得多了,大笑起来,直接把椅子让给他。黄少天说不上满足或不满足,吸了一口烟,喷在桌面上。

不料接下来果真如黄少天所说,牌运大转,连杀三把,恰巧又有人跟,居然摸了一把同花大顺。筹码又哗哗流过来,苏沐橙还是那副模样,八风不动。

喻文州看着桌面小山一样的筹码,暗暗算着这一场的价,是他只在电影里看见的数字。黄少天却突然顿了顿,要他过来看牌。

牌面隐秘,这姿势无辜亲密,喻文州瞄一眼苏沐橙,他方才就在琢磨的东西浮上心头,轻声说:“可以跟。”

黄少天皱着眉在看牌,犹豫片刻,勾着嘴唇一笑:“那就跟。”


评论(17)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