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张佳乐、黄少天、孙哲平、卢瀚文。攻妈。

[黄喻]花花世界 04

这章是在单位手写的﹁_﹁

Lightning是FF13的女主23333

-------------------------------------

回去的路上他听见广播里点歌。

舍不得璀灿俗世,找不到色相代替,参一生参不透这条难题。

 

周日里将七天的觉都补回来,周一方能人模人样地去上班。办公室里依稀弥散着只剩后调的男香,喻文州莫名晃了一霎间的神。方锐从茶水间里踅过来,头发凌乱,胡茬露在下巴上,颇不似他的做派。上班点还没到,音响里不知道谁放着情歌,新近红起来的小生掐着嗓子唱几句听不清歌词的吟叹调,仿佛也是那天夜里廊下回头一瞥——古代的现代的邂逅相遇都是那么回事,他施施然一笑,话外之音就透过千百年的时光传到心尖儿上。可是外人看来,也尽是一些上不得台面的风花雪月罢了。

喻文州打开电脑,屏幕上的Lightning重甲持剑,帅得不可方物。黄少天此后再没联系过他,消失得好像从未出现过。方士谦还在谈公事的间隙里问他,你们俩,约了吗?

不待他打太极顾左右而言他,办公室内线就响成一通杂音,前台妹子操着甜美的嗓音例行公事,喻先生,有人找。

方士谦的脸上带了一丝揶揄之情,与他幺弟简直如出一辙。喻文州起身出门。来人是个小年轻,西装革履像个卖保险的,与他并不多寒暄,珍而重之掏出一个信封,没名没姓地写着三个大字:致锦鲤。

 

喻文州打开信封落下一串钥匙。四周围观人少,没人在意他脸上的吃惊。他还端着那副温文尔雅的表象,内里早就山呼海啸溃不成军。两天的杳无音信换来如此一份惊吓,在他看来沉重如山,不等来人说清楚这钥匙所能打开的门在朝阳区哪条街哪一栋,他就摸出手机打那位公子爷的电话。

他说,黄少,你送错人了吧。

那头吵吵嚷嚷,黄少天明快的声音从嘈杂中透出来,贴着话筒,居然也能听得清。“没送错。前天夜里,赢的。”

“……别胡闹,”喻文州黑了脸,槽点一股脑儿涌上来,“我不能收。”

你这个傻多速。他想了想没有说出口。

“给你的红利。”黄少天语调轻快,笑意顺着电话线流淌过来,“有你在才赢的钱,当然要分红,以后生意上还要来往呢,你推什么。哪天有时间,我叫人接你去看房。”

喻文州冷静下来,手都在发抖。他仿佛置身一出荒诞剧目舞台之上,迷惘中竟成了剧中主角,行差踏错一步就是万劫不复。他表里不一地和黄少天花了十五分钟鸡同鸭讲,最终也无法达成互相理解的大团圆结局,只好愤愤地挂了手机,去叫快递。将这串钥匙塞回信封里,又给信封套上一层航空大信封,保价直达。

 

接下来一整天里他都没能从这种震撼中回过神来,不时被“这他妈是包养的节奏”的认知狠狠劈一道惊雷,外焦里嫩着感受恐慌。这种对嫩模外围女的手段忽而迎面扑来,他内心里一边儿吐槽土豪的手法果真简单粗暴目不忍视,一边儿无法控制地从人类那一点点的天生贪欲和虚荣中生发出吁声感叹。帝都是这样的一座城池,它外面铺满灰尘,沙尘暴雾霾天天干物燥,而内里绣满了繁花似锦,破旧脱落的木雕大门背后,是满满的奢靡绚烂,焰火喷涌上天,酒水流泻下地,人欲物欲,不可自拔。

这份情并非来自他所处的世界,于他而言,是绝不能收的,尚不如那日临下车前,这公子哥儿在颊边的轻微一触。

而事到如今他不得不承认,这出荒诞剧目,终究在唱一首情歌。

 

快递速度挺快。下午五点半下班时间,喻文州还没回完最后一封邮件,就见办公室两个妹子趴到窗口去看,唧唧咕咕嘻嘻哈哈,不晓得楼下是有上访的还是打架的。过了片刻响起喇叭一声,尖锐破空,简直像火灾预警。

喻文州凑到窗边看了一眼,楼下停了辆漆黑的奔驰S600,横亘在大门口保安旁边,下来那人细腰长腿穿一身明艳艳的运动装,与那车的风格撞得厉害,靠在车身上抽烟。黄少天今天还带了副眼镜,镜脚那里挂下一道细细的链子,像是个斯文人一般。他就这么等在那儿,不打电话,也不与人搭讪。

看着倒真像是等人下班的男朋友。

 

黄少天是个极有耐心的人。他长了一张看似风流跳脱的脸,说话做事又一派不靠谱,却着着实实有着一颗狙击手般的心。喻文州走出公司的时候夕阳西下,天边烧着了一般艳光四射,他正举着手机随随便便拍一张,回头看见喻文州,扬了扬手:“你看。”

喻文州无奈,朝他车走过去,感觉保安的目光要把自己烧穿。“黄总。找我有事?”

黄少天皱了眉,一手还捏着手机,金色的爱疯没装壳,看着脆弱得很:“你这个人——今天怎么回事。上车说话。”

他另一只手就拉开了车门,里面也是清一色的黑色内饰,在保安和下班人流里说话总不是个事儿,喻文州从善如流坐进车里,看着黄少天开门打火踩油门一气呵成,车融入下班的大潮之中。

他抢在黄少天之先开口,“黄少,你几个意思。”

黄少天没看他,那副平光防辐射眼镜上的链子晃了晃,嘴角勾了勾:“就那个意思。一半公事,一半私事儿。跟你也不扯那些不收就不把我当兄弟的事儿,从一开始我就没打算当兄弟。”

喻文州气结:“你他妈又不是个弯的,何必要来招我。”

前面红灯逼停了一大溜车,黑色的奔驰埋没在车流里,停着数读秒。黄少天忽然扭头看他,他才发现那副眼镜是变色的,此刻迎着夕阳有些发灰,埋着一双桃花般的眼睛。黄少天低头摸了摸鼻子,笑嘻嘻开口,“你是吗,你是我就是。”


评论(27)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