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资深攻妈

[黄喻]花花世界 06(上)

没写完,发一点证明我七天没偷懒。

我不是故意要卡在这的= =我被逼着去睡觉了……爹妈的力量你们懂的。

现在有一个问题,肉不肉呢?

----------------------------

(上)

万丈霓虹当中黄少天眨了眨眼,说:“嗯。做。”

他侧了侧身,喻文州以为他要下楼梯来,却被抓住了手拉得更近一点儿,嘴唇覆上嘴唇。在这人流的侧边,红尘的缝隙里,当着所有路人的面交换一个法式的深吻——齿关被撬开,湿漉漉的不那么纯洁的舌尖交缠,耻得让喻文州分神怀疑他要如何在这么多人的地方下台。黄少天却毫无压力,吻完了一搂他的肩,抵着嘴唇说,去车上。

去车上做什么,喻文州没问,几乎是倒进后座,他想起来喝了酒还没找好代驾,侍应生摆着一张见怪不怪的淡定脸跟过来问,先生,代驾还要签个字。

黄少天拿着笔在单子上划拉了几笔,回头喻文州已经笑成一团,他说,你这是,斯文扫地,白日宣淫——

黄少天压住他亲一亲耳朵:“黑了,你看连星星都没有。”

灯火闪烁,着实是看不见一颗星,极北的地方隐约有一点亮光在闪烁,被大亮的车灯晃过就又找不到了。喻文州侧过脸,闻到他身上清淡的香水味,那天夜里的迷乱又上心来,像酒意又像春意,令他懒得去思考,愿意遂着本能去追逐感官上的快乐。

在车里再吻一回,生理上的欲望就更叫嚣奔突,可是这时候代驾来了,是个挺年轻的小哥,喻文州坐好理顺,看着窗外奔驰的车流想,自己也是一派衣冠禽兽样貌。黄少天支着下巴坐在一边,一手搭在他手背上,一秒也不得安分,轻轻地搔弄他指缝手心。方才身经百战,现在又像是情窦初开,喻文州觉着好笑,翻开手抓住那只作乱的手。

 

从三环路拐出来,夜光色的路牌上的地名似曾相识,喻文州靠着窗户往外看,车迅速的进入住宅区的建筑当中,公寓高楼林立,绿化带掩盖了所有的路标。

他尚未被酒精冲刷的记忆里还保留着这个地名的印象,打开门的时候夜风拂面让他的头脑清醒了一点,黄少天从背后下来,笑嘻嘻道:“你看,这房子选址如何。”

这是——他恍然大悟,心里涌上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黄少天半推半抱着他抵进电梯,靠在大玻璃面上的时候他终于找到言语:“……这房子你什么时候买的?”

“去年年底吧,我自己的产业,和家里没啥关系。”黄少天额头顶着他的,“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替你说——你吃饭时候说的都对,房产证上写的是我,我一个人的名字。不是我新买的,装修也是我一力打造的,但是我没有想用它来算计你——”

电梯叮咚一声停在十七楼,楼道里的声控灯啪嗒大开,他掏出钥匙打开大门,客厅居然干净整洁,空间极大,布局合理,夜风撩起轻柔的窗帘露出圆形的巨大飘窗,飘窗窗台上还种着小小的文竹。

我不用它来算计你,你也别对我用心计,等价交换。

喻文州扶着玄关的墙,无声地一笑,你这个纨绔子弟,我与你所付出的,如何才能等价。

 

评论(23)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