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张佳乐、黄少天、孙哲平、卢瀚文。攻妈。

[楚戴]妍色 下

戴妍琦愣了一秒钟,咯咯地笑出声,“你知道什么了……”她蹭在楚云秀的侧颈,低下眼能看见吊带里露出雪白的深沟。“你身上好香,今天用的什么香水,让我猜一猜——巴宝莉的红粉恋歌?”

“猜中,没奖励。”楚云秀偏一偏头,脸颊触到她的鼻尖。戴妍琦吐息温暖,扑在她侧颊上,娃娃音压得很低:“那,你知道啥了?”

“知道你不安好心。”楚云秀笑笑地瞥她,看不出情绪,春葱长指敲一敲键盘,“不过……还没复完盘。”

戴妍琦笑意盈盈,拖着长音:“好——”往身边再挤一挤,香水的尾调幽幽散在空中,有些馥郁的清甜。

这里若是再快一秒,加上一个小冰锥术,便可拖延战机,减速两秒。

挤出个机会,再打出一个天雷地火。

戴妍琦嗯嗯嗯,突然道:“前辈,夏休的时候,网游里那个爱吃糖糖是我。”

楚云秀从掩着的睫毛下面看她一眼。“嗯。我知道。”

“前辈,那会儿打竞技场的时候,我就琢磨着要在新秀挑战赛上挑战你了。”

“是么?”

“真的呀!”

屏幕上风城烟雨的最后一个技能读完条,只见天火乍现,红莲绽开,一片血海。鸾辂音尘血条见底。

“嗯……这里呢,你其实应该多退几步。36米之外,伤害会随距离减弱。”楚云秀例行公事地将话说完,“虽然是全屏无差别攻击,但是事实上的伤害实测还是有细微差别的。你看你的血量,退到40米之外,还有机会。”

“机会也不大了,你的施法距离比我要远。”戴妍琦摇摇头,抬起眼弯弯一笑,眼角投下一块细小的阴影,桃花之相,“前辈,太晚了,我回不去酒店了呢。”

 

浴室里亮着暧昧的灯光。这发黄的暖灯被水汽蒸了,显得格外氤氲,令人神思昏沉。

热气从少女的身上蒸腾着,她裹着浴巾跑出来,穿着旅馆的一次性拖鞋,头发既黑又长,湿漉漉的。白天的妆容洗得干干净净,露出修剪合度的眉毛和薄薄的单眼皮,她还不到二十岁,拥有着最好的年纪和青春的皮肤,保养得好,几乎看不见痘痘,雪白滑腻像剥了壳的煮鸡蛋。

楚云秀披着睡衣靠在床头看笔记本,长发染了一丝酒红色,直披到胸前,半截隐入被窝。她信手拍了拍身边的被褥,少女轻轻一笑,钻过来,带着洗发水暖香的头顶就蹭到她脸颊边:“什么剧?”

最近热播的长篇时代剧,演员眼熟,剧情狗血,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看了一会儿,那个年代谈情要写情诗,写在手绢落叶信笺上,辗辗转转数年之后才飘到那个人手中。

戴妍琦摸出手机来给队友发短信,听电脑里声声念相思。

——小米啊,姐玩得太晚回不去了,明早机场见啊。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不会迟的,你们不用担心我。

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

——她忽而听见身旁的女人轻轻哼歌,贴得太近,这声音也就钻进耳朵里,像是搂着她哼给她一个人听的,吴语的痕迹软糯圆转,一声一声唱起摇篮曲。

月儿明,窗儿静,树叶儿遮窗棂。

可是还没打算睡。她把手机丢到另一张床上,转个身抱住楚云秀的腰,这一搂上去就露了馅儿,楚云秀被子下的睡衣薄如蝉翼,顺着被子就捋上去,露出一截白腻的腰腹,后腰还有个小小的浅窝。女孩子往她肩窝里靠,声音又软,像颗浸满了蜜的软糖。她说,前辈,你知道我的意思的。

楚云秀顺着她的脊柱往下摸,浴巾里面一丝不挂。少女的脊骨突兀地耸起,将雪白光滑的一截裸背分成两爿,瘦而温润。

“我知道的,要不然怎么让你睡这儿。”

楚云秀声音低而轻,像怕打破了刚才摇篮曲的静谧。戴妍琦心花怒放,从她胸上抬起一双眼睛,小鹿一样:“前辈和女人试过吗?”

“说试过也可以……”年纪大一点儿的女人把笔记本推开,拉起被子翻个身,将她压进星级旅馆软绵绵的厚被褥中。天花板上,吊灯晃一晃,天旋地转。

浴巾轻轻一蹭就门户大开,根本起不了遮掩的作用。

和那件蝉翼一般的睡衣,如出一辙。

遮什么遮。

她咯咯地笑出声,抬起脸,亲一下。

被子圈起小小的世界,只有她们二人,赤裸相对。身前身后全是绵软的触感,恍惚有陷在云彩中的错觉。她是那个掉在云朵之中也不会落地的少女*,干净不染尘埃。肢体交缠,肌肤滑腻,女人的身体既柔软又强韧。蒲草才能够韧如丝。她说,干脆明天别走了。

好,那,你今晚还睡吗?


-------------好像可以END了?-----------------

*掉在云朵中不会落地,指《龙珠》梗,筋斗云只能承载纯情少年少女【。



评论(9)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