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张佳乐、黄少天、孙哲平、卢瀚文。攻妈。

[黄别]娑罗双树(只是个开头)

被和风名字打败了,先放一点点玩儿,不知道有无后续。我自始至终都没有写出人名,简直是创举!

@outsider  艾特上了吗试一下

----------------------------

娑罗双树

 

“啊,今晚也没有月亮呢。”

游廓的太夫屋里,长年熏着合欢的香气。

吉原刚下过雨,白天的热意都消退了,空气中弥漫着熏香与栀子花交织的轻微香味。

“我在这里等着再会。”

撑着伞的女人微微仰头,对着少年浪人说。和服的领口开了一大片,露出雪白的后背。少年浪人怀里揣着太刀,摇摇头从她艳丽的油纸伞下钻出去,头也没回,朝她挥了挥手。

三味线的声音还在夜空里游曳,他用小指挠了挠后脑随意绑起的头发,想着明天还可以回去游廓那里过夜。

没有人不迷恋吉原的太夫,只是她踩着木屐走过路面时的姿态,就足以让男人们倾倒。

少年放慢了脚步。湿漉漉的地面令小腿感觉到凉爽,他敞着怀,浴衣的下摆从束带中挣脱出来,沾了点夜露,显得沉甸甸的。

“——真是讨厌呢,输了钱还要被迫请客喝酒,就算花光银子,也不能变成有钱人啊。”

不远处的巷子里走过来几个醉汉。他们与他不同,衣摆上绣着家徽,是领着俸禄的武士。他们走到一户门口,叩响门扉之前,少年突然动了,像离弦的箭,随着暗处身影的急速逼近,太刀也出鞘了,响起一声清亮的“铮——”。

那几个武士一言不发地就倒在了门口。血水浸在湿润的地面上,家徽也染上了红色。

少年一刀劈开薄弱的柴门,轻巧地跳进了院子。

是一家很小的民居。侧屋里亮着豆大的油灯光,有一个年轻人的侧影被映在拉门上,并没有剃发,鼻梁挺拔,嘴唇精巧,下巴就像画上的人。

少年大咧咧地站在门口打量这个影子,想起早先在港口船上看到的那些西洋画。

真是个美貌的人。也许今晚就不在了。

他摸了摸空空如也的钱袋,想到五百枚赏钱,扯着嘴角笑了笑,太刀“追魂”在手中控了一下,闪出轻微的白光。

又开始下雨了。

他在雨幕中挥刀,刀光从腰间亮起,向着身前铺展开去,木头制的拉门应声而碎。刀光伸展入屋内的瞬间他看清了那个年轻人的脸,眼睛就像一只年轻的狮子。

“锃”地一声响起,令人牙酸。他向后退出的时候看到那个年轻人手中握着的也是一把太刀,闪着湛蓝的冷光。那精巧的嘴唇一弯,随之而来的是另一道刀光。

陷入伤重昏迷之前,他看到的是屋内那点烛光映衬下,绘着漂亮家徽的下摆。


评论(11)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