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张佳乐、黄少天、孙哲平、卢瀚文。攻妈。

[黄喻]花花世界 10

 @暝觋 生日快乐

今晚捋了一下情节,下章或者下下章,我终于要上肉了【。

---------------------

娱乐新闻力透纸背,富二代夜会新晋女星,左拥右抱好不风流。方锐溜达过来看到喻文州站在前台不挪地儿,凑热闹伸头看,一看之下大拍桌子:“这怎么行,这货还蹬鼻子上脸了啊,追我们喻哥是他,左拥右抱还是他——就说了富二代不靠谱,喻哥你就把他当个屁放了吧。”浑不觉自己也是个富二代,“不靠谱”的范围包括他自己。

喻文州没听进去他在说些啥,觉得心闷闷地往下沉,心想这不过是绯闻消息,可到底是拿不起放不下了。不知道是更恨自己为他心软还是恨他乱搞这些小道消息。他装作没事一样进屋去,在工位上摸出手机,指尖摩挲触摸屏上黄少天的名字良久,摁下拨号。

那边响了两声,忽然转成“您所拨打的用户正在通话中”。

他心脏像被人攥了一把,缩起来痛,感觉自己脸都涨红了,慌忙又拨了一次,就变成了“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一切的愤怒的想象都涌上来,可是自己有什么立场去愤怒呢。整个人如同站在雨幕中,落汤鸡一样,他伸手去握桌上的咖啡杯,冰凉滚热的,碰到地上,砰然一声。

 

这些日子堆积起来的事务突然压了下来,黄少天从拍摄现场出来,直接被楚云秀call去了公司,楚云秀是他家影视公司的总经理人,此刻接近下班点还没有走,在总经理室里等着这位公子爷。黄少天载着两个姑娘回来,舒家姐妹看见楚云秀,藤蔓一般缠上去,云秀姐大美女喊得亲热。楚云秀穿着套裙细高跟,将一张周刊报纸拍在这大少爷面前。

“我出钱是要狗仔拍你共进晚餐,谁让你搞到宾馆去?明儿给你拍个艳照上头条,要不要呀?”

黄少天远远就看到那张偷拍照,照片上他刚从车上下来,黑色风衣,领口敞开两颗扣子,大堂的灯光照在他低垂的眼眉上,如果不是登在娱乐八卦报纸第二版,这算得上可圈可点的一张街拍。他笑:“拍的挺有水准。”

楚云秀被他气笑了,涂着深紫色蔻丹的手指头点一点报纸:“搞到这种程度,我还得出钱找人给你抹平,知道么。”

“知道知道。”黄少天笑嘻嘻摸摸鼻子,“钱我来出,搞定孙翔他妈,你行的。”

楚云秀噎了片刻,软化下来,让姐妹俩出去换身衣服。

“你们到底怎样,我不管,我也管不着。你能别瞎折腾吗。”

黄少天看着那两个姑娘出门,腰身轻软,姿态撩人,叹了口气:“上了怎样,没上又怎样,狗仔拍的你也信?”

楚云秀没好气地推他出去,“我有约会,也换衣服。”

 

这条绯闻效果却意外的好,这几天内赚足了头条,连娱乐节目也专门上了一期。孙翔一语成谶,黄少天在微博话题榜上数日没下来。公关部连夜加班,连累着黄少天电话也没完没了,开车时候听到来电,不由分说就扣掉。

他忙得团团转,却不曾有多么上心。和喻文州数日不联系,就连想也想不起来。

直到半夜里躺下刷微博,才想起看一看来电显示,喻文州的号码躺在一堆未接来电之中。他讪讪地拨回去,传来一个淡漠的女声,“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黄少天想起这个人在床上的温度,嘴唇和皮肤的气息,皮肤底下勃勃跳动的血脉,自己也起了反应,觉得男人和女人真的不一样。

不过他黄少天从不为男人或女人而困惑,他们就像投林的鸟儿,走了一批还会有一批,他的生命中从来都不缺少对象,即便这个人是自己费尽心力得来的,可人总有无暇顾及他人的时候。

他换了个电话号码,拨过去。

 

绯闻从发酵到高潮再到平息要一个时间差,楚云秀对这个轻车熟路,过了几天安排了一场大型的酒会,名义上是大客户联谊,实则要托关系将这个绯闻的负面性压到最低。酒会上衣香鬓影,男男女女正装优雅举杯,楚云秀将黄少天隆重推到一个中年美妇面前。

黄少天说,孙……夫人,好久不见。

孙翔的妈妈是影视业一代女王,年过半百依然保养得当,看着只有四十来岁,气质优雅身材高挑,挽着她儿子。孙翔也西装革履的,头发还是那样桀骜不驯地翘着,抹了发胶,居然乱中有致。孙夫人与楚云秀交流过了,此刻对着黄少天格外慈祥,满脸写着喜欢。

黄少天指间端着一个细腰高脚杯,红酒铺成一个艳丽的月牙。他是中老年家长杀手,嘴甜人帅还会来事儿,陪孙夫人就这个公关问题讨论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有机会歇口气。楚云秀把他拽到角落里,蹬掉高跟鞋挽起长裙,裸妆的眼角睫毛一闪,说,累死老娘了。

黄少天扯松领带,看见孙翔那边还被孙夫人拉着,少年人不耐烦的表情呼之欲出,朝着黄少天这边偷偷比中指,他心花怒放,说,“咱们回头另外续摊。”

楚云秀拎着高跟鞋,丝袜踩在晶亮的大理石地面上,撇撇嘴道:“唱歌啊?”

“嗯,再叫几个人。”黄少天忽然想起什么,撇下楚云秀跑到露台上打电话。电话号码簿翻到Y那一栏,响了数声,喻文州的声音响起来,像救世的基督:“……黄少?”

 


评论(21)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