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张佳乐、黄少天、孙哲平、卢瀚文。攻妈。

[黄喻]花花世界 11

最近单位摸鱼成果斐然。

----------------

屋里是灯红酒绿,露台上被这一带灯光通明的大厦环抱着,夜风拂起头发。

喻文州听完了,说,好啊,我过去。

黄少天忽然说,文州,我说了啊,那些新闻都是炒作,你别在意。

喻文州声音带点儿笑,轻飘飘的:“行了,我知道。”

 

偌大的包厢里亮着闪烁的球形灯,地面上被印上水波纹一样的光彩,变幻流转。酒会上衣冠楚楚的是社会人,在这里张牙舞爪的才是本色。年轻人精力过剩,好不容易脱出束缚,玩得格外疯。

孙翔推开门的时候恰逢黄少天扯着话筒线用蹩脚的粤语唱歌,在场的舒家姐妹出过唱片,楚云秀也算是当年学校的K歌之王,就连孙翔唐昊也算得上情歌好手,偏偏容他一个人抱着话筒嘶吼。

为每个婀娜的化身,每袭裙,穷一生,作侍臣。

楚云秀说,你想着谁呢。

黄少天装疯卖傻,嗤一声:“想着你啊。”

下一句被他打岔错过,节奏再跟不上,歌词徒劳地滚过去:其实想每个亦吻,理智制止我冲动地行近。

房门被推开,服务生抱着个酒桶进来,沉甸甸的正宗德国黑啤,木制酒桶上安着一个龙头,随之送进来的还有一大摞玻璃杯。年轻人饮酒当歌是个传统,诗人以此为灵感,狂人以此为放纵,而他们不过是一群纨绔子弟。

 

那桶黑啤很快就见了底。孙翔甩甩头,觉得有点眩晕,灯光还在锲而不舍地旋转着,五彩的射灯在地上相映,暗色的流光使整个屋子弥漫着一股虚妄气息,啤酒洒在玻璃茶几上。

他的肩膀一沉,舒可怡整个人都靠到他身上。孙翔年纪小,被姑娘身上的香水味儿一激,汗毛都竖起来。舒可怡还晃着半杯啤酒,目光迷离,姿态娇嗔:“……酒太少了。”

“你喝太多了,刚才酒会上就喝了那么多。”孙翔扶她一把想让她靠到沙发上,她咯咯笑起来,身体乱扭,紧紧地偎依着他。

“习惯了,我不算——很能喝。我姐姐才……”她把剩下的半杯酒喝干净,晃一晃空荡荡的玻璃杯,上面倒映着七彩的灯光,“喝酒算什么,还要跳舞……”

舒可欣在那边拉着唐昊起舞,她身材好,扭起来妖娆得要命,长发飞舞。这帮纨绔子弟倒是不嗑药的,孙翔心想这也和嗑药的效果差不多,漂亮姑娘发起疯来真是不得了。他突然觉得姑娘软绵绵的身体令他很暴躁,不安地站起来,舒可怡伸手去拉他,那边唐昊疑惑道:“二翔你喝傻了?”

舒可怡拽着他的手拖了一把,才站起来,贴着他扭动。她比他矮得多,搂着腰,脸颊贴在他肩膀,迷茫地自语,孙翔,你喜欢谁呀,男人还是女人,好看不好看?

孙翔不耐烦道,你不是和黄少睡了,你不喜欢他?

“喜欢……”她指甲上流光溢彩的油彩在灯光下发亮,“但是啊,喜欢和喜欢是不一样的。我对一个人一见钟情——可他眼里根本看不见我。不对,我有钱,他没钱,可是他帅啊——我没办法去追他,哈哈哈。”

她突然笑了几声,又颓然坐下,摸了半天酒桶,愤愤拍了两下真皮的沙发,说,没酒了。挣扎着去叫再来一箱啤酒。

孙翔觉得她有点儿烦,拉开玻璃门去厕所,门口站着个人,被他的熊熊气势吓了一跳,弯一弯眼睛笑道:“孙翔。”

孙翔这才觉得头大,今晚一定是喝多了,在这里看见喻文州。

 

喻文州这时候进屋去,听见一首慢板的情歌。

黄少天在这情歌里面,像个情深不寿的浪荡公子,半边脸被屏幕镀上了光彩,朝他看过来。喻文州心想自己真是傻啊,无药可救。

而黄少天嘿嘿笑,过来把他拽到楚云秀面前:“这就是文州,你看,是不是特好。”

说着还扒着他捏捏脸颊,像只大型动物,讨好卖乖。

喻文州有点儿哭笑不得,楚云秀光着脚歪在沙发一角,指甲换了个红艳艳的颜色,也不晓得听清楚了没有,搂着舒可欣你侬我侬地咬耳朵,忽然眼睛一亮,对喻文州说,你的钥匙挂件不错。

喻文州低头一看,自己的车钥匙上挂着和黄少天那只小雪豹成对的另一只,是前阵子黄少天买的。楚云秀喝醉了也眼明手快,伸手指戳一戳。

他心里有些什么慢慢明白起来,黄少天说我打电话给你,你关机了。

又说你生气了,我看出来的。

喻文州笑:“你哪里看得出来,我脾气很好的。”

“脑电波。”黄少天指指脑袋,他说情话也句句似真,“有没有人说过你很难看透?”

这都不重要。喻文州把他压到沙发上,背后屏幕上歌词顺着节奏滚动,其他人欢笑起哄好像有隔膜。忧忧戚戚循环不断,冷冷暖暖一片茫然,视线碰上你怎不心软。

他笑一笑,这个角落只有他们俩,气息相闻。黄少天眯着眼睛抱住他,撑着身子去亲他。嘴唇相触的那一刻,背后的门轰然打开,服务生扛着一箱啤酒进来。

“罚酒罚酒!”唐昊拍拍手,冲着沙发角落的两人起哄,“来晚了的人,自罚三杯。”

喻文州说:“好。”

他从黄少天身上下来,掸了掸揉皱了的裤腿,站到玻璃茶几前面,拿起一瓶仰头就灌。KTV的啤酒瓶子不大,他咕咚咕咚灌下一瓶,将瓶子凌空一倒,一滴不留。

“好!”一群人嗷嗷起哄,不知道谁把麦放错了位置,噪音“吱”地响起,伴着音乐嘈杂得什么也听不见。喻文州说:“三杯不方便,三瓶吧。”

灯光迷离旋转,第三瓶的时候他盯着黄少天的眼睛。黄少天皱着眉,看着他灌到一半,伸手握住酒瓶掰过来,就着瓶口闷掉剩下的一半。

喻文州笑起来,一松手,瓶子啪地摔在地上,粉身碎骨。

他靠在黄少天身上笑,轻言细语埋在音乐声底下:“我准备好了,今晚你行不行啊。”


评论(34)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