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张佳乐、黄少天、孙哲平、卢瀚文。攻妈。

[卢瀚文生日快乐]两千公里 1-end

时隔一年,我终于填完了这个坑。

本来是要写卢高的,最后感觉更像卢瀚文中心,有微弱的私货夹带。

 @薄荷蜜 看我写完了!绝不食言!

最想说的还是,年轻真好啊!

-------------------------------------

1.

“所以说,想跟他打一场?”

刘小别拽了拽卡在领口的耳机线说。

他对面坐的是高英杰。帝都夏天挺热,刘小别看看手机,已经十一点半了。他俩不喝酒,桌上七零八落的签子被高英杰拢到一起。

“……嗯,挺想试试。”

啧。刘小别挠挠头说,他可烦人。

高英杰是个极好的倾诉对象,而他现在并不想对他倾诉自己被烦到什么程度。这是一家学院路边上的大排档,现在是毕业季,喝高了的学生敲着啤酒瓶高歌死了都要爱,魔音穿耳。

他们没上过大学,却对这每年一折腾很熟悉。

卢瀚文很有前途。

高英杰喝了口小馆子里提供的免费茶,如是说。

哈,刘小别笑出声,你真是他带出来的,这话听着咋这么像他的口气呢。不出所料对面的少年红了脸,半晌才补了一句,我没怎么和卢瀚文打过,很好奇。

反正吧,刘小别咕咚咕咚灌掉手里的一听可乐,手机号给你了,约架还是约会,随你便。

 

卢瀚文这个名字在荣耀里出现的第一天,高英杰就在王杰希的屏幕上看见过那个小剑客流云。

只不过当时他没带耳机,听不见耳机里脆亮亮的童音。后来卢瀚文一战成名,他俩在赛场上也相遇过不止一次。

可是那时候王杰希还在,木恩也没有和流云正面一对一,真没爽到过。

再然后就是小卢一厢情愿的缠斗刘小别,高英杰总想去竞技场看一看,但是总没有下场参战的机会。

高英杰摩挲着手机上那个名字,其实想要PK很好办,他们都在荣耀职业选手的大群里,QQ一敲就可以了,以卢瀚文那个性子一定会开心的冲进游戏开房间,附送一串文字泡。

可他还是用了最传统的办法,按下了通话键。

“莫西莫西~这里是蓝雨的卢瀚文~”

那边清亮的少年音响起来,高英杰才记起,卢瀚文今年已经十七岁了,变声期也过了。

 

事情的发展超乎他的预料。卢瀚文开了个房间,拉着他打到深夜。重剑的光效像劈山之斧,从魔道学者的冰火两重天之间砍开一条血路,打得很有一番壮丽恢弘,和耳机对面少年轻快欢欣的声音形成鲜明的对比。

打完之后卢瀚文给他发了一条消息:不困的话,聊聊?

木恩和流云都是联盟正当红的大神,竞技场房间里满满的都是围观群众,出去之后更没法清静。高英杰想了想,回复:换小号。

卢瀚文还开着麦,愣了两秒钟,笑出一串文字泡音效:你想逛地图啊。

高英杰才反应过来他原本的意思是Q聊,不过既然说了换小号,卢瀚文瞬间就下线了,五分钟之后一个小号剑客敲了敲他的消息框:换号换号换号。

真的很有黄少天的风格啊……高英杰想着,拔掉了木恩的账号卡,登了公会的一个小号。

还是魔道学者,骑着扫帚低低地飞,小剑客背着重剑吭哧吭哧在后面跑,一边刷着文字泡:早说你小号还是魔道学者,我也该换个能飞的来!

高英杰笑。他俩PK的胜率基本持平,因为魔道学者远程的优势,他赢的略多一两场,不过这个数据对于比赛来说只是一点点运气的问题。他的目的地是埃里安湖,湖水清澈,白鹤漫步,湖里还有莲花盛开。这块地图离55级主城很远,怪物也不多,除了清任务的时候要跑到以外,很少人会来。

小魔道学者在湖边停下来,高英杰转了转视角看卢瀚文跟没跟上,在游戏里看起来人物也扭头过来看他,卢瀚文那头嘀嘀咕咕说哎哎哎你别动,你就站那儿,好我照个相——

照相就是截图,他们习惯于说哎咱们来合个影吧这地图景色不错照张相,按下Print screen 键,就是一张留影。黄少天这个赛季结束之后在微博上发了一串截图,是他参加过的历届全明星的角色合影,被狂点赞转发之后,高英杰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退役之前的忧伤,他不知道王杰希走之前有没有这般感触,王队是个不形于色的人,喜怒哀乐,爱恨情仇都是。

卢瀚文截了图之后笑得很开心,耳机里传来少年呼吸的气声:你这个号捏的好看,比你大号好看!

高英杰不知道说什么好,静了一小会说,这不是我的号,这是公会的。

哎我说微草怎么都这个风格,小号也是自己的号,当然要自己捏了。卢瀚文叽叽喳喳的说,你看黄少和喻队的小号都是自己捏的,捏的可传神了……

那你这个也是?

必须是啊!帅不帅帅不帅帅不帅?卢瀚文关键的话一定要说三遍,角色凑过来围着小魔道学者蹦跳,声效也凑得更近:绝对是蓝雨第一小帅!

少年的呼吸声和欢欣的语气冲进耳膜,在寂静的深夜里撩拨人心。

 

高英杰咳了一声,别闹了,你不是有话要说?

诶~~~?卢瀚文拖着长音,片刻反应过来:也没有啦……因为很少跟你聊天,正好今晚没事。你困了吗?

屏幕右下角的时间显示是凌晨一点半。游戏里最近做暑期活动,夜里上线的人也不少,学生都放假了,不时有跑任务的小号路过他们身边。头顶上连公会名称也没有,孤零零的顶着一个名字。

不困。高英杰安静地说。小魔道学者在湖边坐下来,湖里的莲花在月光底下熠熠生辉。

小高,今晚给黄少践行,我喝多了。

小剑客有点落寞地说。

高英杰知道黄少天这个赛季结束就退役了。第四届的黄金一代已经退役两个,黄少天今年二十六岁,坐拥两冠,拿奖拿到手软,可以说是功成身退。《电竞周刊》形容黄少天用词非常大胆:联盟唯一的剑圣。

高英杰笑,你被那个“唯一”刺激了?

去去去去去!卢瀚文一秒钟暴起,我怎么可能跟黄少争这种虚名!

片刻又消沉下来:我是舍不得黄少走……队长也是,每个前辈都是!

唔,当初王队退役我也这样。

高英杰说,而且我当时完全没信心做队长,这就是你找我聊的原因?

小剑客蹦了几下,举起重剑放了个群攻,技能光效哗的展开。可是游戏里的水面波澜不起,莲花也照旧闪着清透的光。

卢瀚文沉默了好一会,小剑客放技能后就一直站在那儿,直到脱战,他才说:我刚才问队长还会打多久,队长说,等我能独当一面的时候。

嗯……高英杰想了想,说什么代代传承之类的屁话完全不能安抚小孩子的内心,这种时候小孩子最需要的应该是肯定和鼓励?他也沉默了好久,才说,你没问题的。

那边却没了音,高英杰试探着喊了几声小卢,耳麦里却只传来少年均匀的呼吸声。

睡着了?他取下耳机,屏幕上显示已经是两点一刻。

他刚才想象着卢瀚文趴在键盘上睡觉的样子,想要推醒那孩子,却发现自己和他,隔着十七个纬度。

2.

 

少年的落寞持续不了多久,酒劲过去就忘记了。他和高英杰每天晚上PK的习惯倒是保留下来。

 

夏休期没什么事做,每天开小号抢boss,之后再去竞技场战个痛,夜里睡得晚一点也没关系。卢瀚文精力充沛,打法多变,带着蓝溪阁勇往直前,半个月下来,斩获不少。

周三晚上刷影子军师沙寒,高英杰早早的就登了账号,在列屏群山转了转。最近boss抢得越发汹涌澎湃,蓝溪阁和霸气雄图这级别的不必说,各小公会也来了不少人,一群一群的大号满地图溜达,还要装作只是来逛逛的样子。

高英杰上的是公会的号,公会频道里很干净,每隔几分钟天南星会发出一个坐标指示。

四年过去,战队大换血,公会主要人员倒是没怎么换,他去公会办公室那边的时候总被人拍着肩膀说,小鬼挺猛,要打得那些老家伙找不到北啊!

那些老家伙,也就是现在尚未退役的黄金一代了。

公会频道里的坐标慢慢的指向了一个区域。荣耀里的即时语音模式虽然方便,在这种公会大作战的时候还是不太实用,天南星觉得还是以前用YY的时代爽,同公会开一个YY房间,开麦一吼,方便快捷气势万千。打字也是考验手速的啊,内牛满面。

高英杰循着坐标慢慢地飞过去,boss刷新虽然会有个大致差不多的间隔时间,但这时间完全有可能上下浮动好几个小时,等上一夜也是有可能的。他身后是中草堂的骨干精英,不知道谁头顶上刷出一个巨大的文字泡:抢钱抢粮抢女人!

“我操,谁这么傻逼,怕蓝溪阁看不到咱们是么。”

“你懂个屁,这叫战旗,团结紧张,严肃活泼!”

“……”

“跟傻逼一起打仗,拉低哥的水平。”

“+1”

“+身份证号”

……

高英杰漂浮在空中观察地形。列屏群山的地形他心里有数,boss如果刷在山坳里,无疑是最好杀的地方,当然要面对的麻烦就更多。蓝桥春雪的声音从对面传来:高队,又见面啦。

夏休期进网游次数太多,各家基本都知道哪个号背后是谁,蓝桥春雪白铠甲湖蓝色披风无风自动,高英杰笑笑,霸图的可都在九点钟方向呢。

蓝桥春雪忽然定了一秒钟,大概是看消息去了,然后草草打了个招呼就回身跑。这时候高英杰的公会频道也闪起来,天南星巨大的一号字:211,95,刷了!!!!!!

果然在山坳里,大部队迅速的整备集合,高英杰悬在空中扫视,蓝溪阁,越云,贺武,霸气雄图,兴欣。霸气雄图队伍前面站的那个拳法师一定是宋奇英,兴欣更是由战斗法师带队直接强冲。他看了一圈,没有见到卢瀚文。

Boss一个人在山坳里溜达,兴欣的战法一抡战矛已经冲到boss脚下,伏龙翔天直接抢上。

Boss的第一仇恨固然重要,不过谁也不能保证第一仇恨抢到了就能稳定到底,蓝溪阁和霸气雄图同时动作,蓝桥春雪拔剑直指那个明显是唐柔的战斗法师,而霸气雄图拳法家的目标却是蓝桥春雪!

高英杰在频道里打了一个字:上。

Boss遭到了唐柔的攻击之后,仇恨就一直在兴欣的众人身上变换,唐柔一贯直来直去,遭到前后夹击血条呼呼的掉,盼着谁去砍boss一刀把仇恨带走。不过蓝溪阁显然训练有素,仇恨控制得非常稳定,群攻绝不抢到仇恨。宋奇英这时候从后面杀到,一记80级大招向着蓝桥春雪招呼上去。

蓝桥春雪虽然抢攻了唐柔的战斗法师,可是他面对的毕竟都是联盟大神,唐柔的攻击也不是盖的,自己掉多少血也一样能砍掉他多少血,加上拳法家在背后放的一记大招——蓝桥春雪血条瞬时见红。

高英杰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蓝桥春雪必然是开路的棋子,他才不会让蓝溪阁从后面包围上,一个熔岩烧瓶丢下去,人群中燃起熊熊烈火,魔道学者从天而降!

几乎是在同时,耳麦里传来少年元气满满的声音:

哎呀你们好热闹,留个人头给我来拿呀——

随着这声音,人群中暴起一个剑客,手里的重剑凌空划出璀璨的华光。落英式!

宋奇英立即抽身而退,向外退去,高英杰瞬间飞空,唐柔被只剩血皮的蓝河拦住,后面还有boss穷追猛打,卢瀚文重剑毫不犹豫落下,技能光效震瞎了一群人,奶妈紧跟着给蓝桥春雪刷上了关键的一口血。

战斗法师化作一道白光,回复活点了。

Boss失去了第一仇恨,目光瞬间转移到了蓝溪阁身上。

 

最后boss还是归了蓝溪阁。

高英杰犹豫了一下,给好友栏里在线的小剑客弹了条消息。

打法不错,喻文州教的?

卢瀚文半天没回应,直到他快要下线,才弹回一条:你偶尔也相信一下我的战术素养嘛~

世界还在刷屏,蓝溪阁的玩家和兴欣的玩家对喷得很欢乐。系统屏蔽脏话,于是满世界都在刷着********。高英杰一边笑一边在公会频道里打字:下次不要只盯着卢瀚文,还要盯住蓝桥春雪。

 

卢瀚文心情大好,转过头来看的时候高英杰已经下线了,蓝河在公会里哭诉自己被当成人肉鱼饵的生死一线,少年就趴在键盘上kekeke的笑,给喻文州QQ留言:队长队长我打的好不好?!

索克萨尔:瀚文干得好^^

流云:队长你又去哪儿了![截图]

截图上是索克萨尔头像底下那个“正在Iphone上使用QQ”。

索克萨尔:我在少天这里,他一直在网游里看你们抢boss。

哗……好像信息量很大的样子。

卢瀚文细思恐极,嘿嘿嘿着又发过去一条:

黄少快来跟我PKPKPK!杀你落花流水呀喝~

过了一秒,夜雨声烦的头像滴滴滴的狂响:

小鬼大了不听使唤了是吧什么叫杀我落花流水告诉你哥就算是退役了P掉一两个你还是小意思不服来战啊房间都开好了XXXXX敢不敢敢不敢敢不敢!

卢瀚文推开键盘趴在桌上狂笑。

真好啊,蓝雨的夏休期。

 

3.

 

夏休期快结束的时候,宋奇英到北京来了。

说是联盟的交流学习,其实就是公费旅游。身为霸图的副队长——张新杰尚未退役——宋奇英有了这个出差的机会,网游里抢boss的任务自然就落给了张新杰。

于是这一周的任务艰辛而曲折。张新杰用的依然是名叫望山云雾的牧师号,白衣胜雪罗袜生尘地站在高岭之上,荣耀众望而生畏。高英杰头痛不已,不明白这个夏休期为何过得如此纠结,好在张新杰作息规律,众人很快养成了晚睡早起的良好习惯,努力与霸图的黄金阵容错开来。

周日晚上高英杰接到了宋奇英的电话,约出来夜宵。同时受到邀请的还有留在帝都的刘小别和许斌。看了看表刚刚七点出头,高英杰欣然应邀。反正张新杰还没睡觉。

一行四人绕了两个路口,找到一家星巴克,里面熙熙攘攘的人,一开门冷气扑面挺舒服。四个人正好坐一个圆桌,刘小别把整个身体都埋在圆沙发里,桌上的咖啡杯热气袅袅。

你们听说了吗,兴欣那个不爱说话的小子,跟苏妹子好上了。

许斌语出惊人,高英杰反应了一会,啊?

叫莫凡那个。刘小别懒洋洋地说,挺好的。

是挺好的。宋奇英摆弄着咖啡杯,不远处有几个写论文的妹子,长发短裙,小巧玲珑的笔电埋在一堆参考书里面,青春期的指甲艳丽诡谲。

退役结婚的不是也有很多。

刘小别笑笑。他的笑淹没在咖啡的香气里面,让对面的高英杰觉得很迷幻。他说,兴欣那个唐柔妹子,家世显赫得吓死人。杜明上个月还跟我哭诉说,高攀不起了。

找不到妹子怕啥,找汉子也一样。许斌大笑,就像孙前辈和张前辈那样,多好。

这两个名字是联盟的传说,腥风血雨的标杆,打了十年就轰轰烈烈了十年的爱情故事。当然两年前退役时大家还不知道这是个爱情故事,直到张佳乐在北京一掷千金买下一套房子,逼着孙哲平住了进去。

听说孙前辈开了个店,就在北四环。沉默良久的宋奇英突然开口,他背后的姑娘们用笔电看起韩剧,耳机一人戴着一个,脑袋凑在一起。

今晚只有张新杰前辈在网游里了。

高英杰随口说。

他啊……

宋奇英眼神有一点迷茫,瞬间回神,埋在冰冷的空气和热腾腾的水雾里。

高英杰敏锐的感觉到了什么,但是无法宣之于口。许斌说,其实,小时候我觉得长大了就有妹子了,结果长大了发现,连妹子的手都摸不到。

大家都笑。高英杰看了眼时间,八点三刻。这个时间与张新杰对峙的应该是卢瀚文。

不如来押一下吧,今晚的boss落入谁手?

 

高英杰回房打开电脑,QQ一瞬间就跳了起来,拉开来看果然是流云那个红色的小头像:

只差一步就抢到了,呜……#委屈

职业选手群里早就有人截了现场的图放上来,截图的角色倒在地上,屏幕都黑白了,可是还能看见不远处那个白衣的牧师,举起发着光的十字架,天昏地暗。

真的好厉害。

卢瀚文这么说。

他想了想,打字:比喻文州前辈还厉害?

嗯……不是一种类型吧。

卢瀚文开了麦,找他聊天。

我赢了一杯玛奇朵。高英杰笑眯眯地说。

赌什么?少年虽然输了场,声音却不改跳脱,透过耳机传过来,暖暖地熨帖耳朵。

赌流云和石不转的胜负。

卢瀚文突然不说话了。小号在竞技场中坐下来,好像一尊塑像。

高英杰此刻很想去摸一摸小剑客的脸,告诉他,其实那杯玛奇朵是自己输给刘小别的。

 

夏休说长不长,宋奇英回了Q市,就差不多结束了。

这个赛季伊始,王不留行的技能点和银武根据高英杰的习惯调试完毕,木恩算是正式退出出场名单,高英杰接手王不留行。

这是一种挺奇特的感觉,王不留行是王杰希成名的账号,连长相仿佛都刻着魔术师的影子——高英杰大半夜的开着账号拼命拉近视角,看俩眼是不是一样大。

王不留行上场,就好像魔术师重返人间一样,给对手的压迫力非同小可。高英杰的打法又是王杰希一手带出来的,恍然第三赛季那个微草又回来了。

 

蓝雨因为黄少天退役,整个阵容都发生了改变。昔日黄少天开场潜伏的习性在卢瀚文身上表露无遗,不过卢瀚文是重剑剑客,潜伏与爆发不如夜雨声烦那般轻灵,索性将大开大合的打法贯彻到底。新的蓝雨战术更见硬朗凌厉,报纸上给了喻文州一个巨大的版面。

荣耀论坛上有铁杆粉P了海报放在蓝溪阁专区。海报上流云拄着重剑焰影拦在索克萨尔身前,红光曳地霸气擎天,颇有点当年孙哲平于峰等狂剑士的味道。

不过报纸上用词并不乐观:黄少天退役了,喻文州还能打几年?

卢瀚文把它理解为对蓝雨的挑衅,午休时间举着报纸念念有词。喻文州揉揉他乱翘的短毛:“怎么,不相信我?”

“怎么会——队长!”少年仰起头,喻文州的脸在午后阳光下气色很好,他今年也二十六,比黄少天还大半年,在联盟里算是年纪比较大的选手了。“你像这样,”他指指海报上的流云,“就是蓝雨新的中心,即便我退役了也没什么扛不起来的,何况我还可以打好几年呢。”喻文州说得很轻松:“手残嘛,反而不怎么依赖状态。”

卢瀚文回头看见论坛上的回帖:

剑与诅咒,永不分离。

夏休期之后,职业选手就很少泡在网游里了,各大公会又恢复到通常的互相斗殴掐架偶尔也会互助合作一把的状态。卢瀚文看喻文州手里拿着他刚打印出来的新赛季赛程表往墙上贴,忽然想起什么,拉开QQ弹那个小扫帚头像:

前辈前辈,用王不留行来PK啊!

 

高英杰头痛。自从接手了王不留行,卢瀚文的PK对象就从刘小别改成了他,想必是喻文州一手教出来的,要熟悉对手的打法和技能属性。飞刀剑与流云打了那么多年,刘小别对这小子的手法简直熟悉得闭着眼都能如数家珍,训练结束之后就趴在他椅子上看他俩PK。

“你这招,对付黄少天的时候就被破得渣都不剩,还敢用来打卢瀚文?”

“我告诉你,在这里,要这样……”刘小别忍无可忍,伸只手在屏幕上比划。一边还小心翼翼看一眼高英杰。年轻人咬着下唇,皱着眉头,认真得可怕。

不哭了,真是长大了。刘小别莫名觉得自己简直像个家长。对面流云高高跳起,重剑光效仰天四射璀璨如花,高英杰不知怎么一摆扫帚,扫帚朝着剑客的破绽一招刺去,居然硬把80级大招中断在75%的地方。

然后高英杰说话了,声音很小:“换个号,看看房间里多少人了。”

卢瀚文在那头不知道说了啥,身影嗖的就白光了。刘小别不用听也猜得到,笑倒在自己椅子上:“PK不设置房间密码,这小子上线不带智商的吗。”

高英杰迅速把账号卡拔下来,一脸还在琢磨刚才打法的表情,刘小别在他眼前晃晃,笑:“你和他打的不多,熟悉熟悉也好。”

 

4.

 

微草和蓝雨在今年的赛程里遇到得很早。蓝雨可谓过五关斩六将,将新嘉世的邱非砍落马下之后,与一路顺风顺水的微草正面相逢在八强赛里。

这场比赛受到的关注程度极高,有人称之为“过早的冠亚军决赛”,指这两支极具冠军相的队伍居然提早相遇,无论谁淘汰了都是粉丝心目中的痛。比赛当天的票早早售磬,场馆爆满,连黄牛票都卖上几千的高价。

场内灯光通明,选手尚未就位,从转播的视角能看得见蓝雨的队员早早就进了场,卢瀚文从看台底下走过,短短的精神的头发翘着。女孩子们欢呼:“卢副队——”好几声,他听见了回头咧开一个笑,朝着看台挥挥手。

女粉丝群激动得不得了,靠近底下的妹子从手上解下一串刻着四叶草的链子扔到看台底下,卢瀚文接住了看一眼,笑嘻嘻挂在手腕上朝喻文州那边走去,背影还把这只手朝着妹子们扬一扬。

看台上爆发出更大的欢呼,女粉丝们快要晕倒了。

“好,现在我们看到,微草的队员也进场了,高英杰——高队今天赛前采访的时候说,他特别希望和蓝雨打出一场高质量的比赛,不管谁淘汰,都不会后悔。这个说法很官方,哈哈,是不是有点像当初王杰希队长的语气呢。我们今天很荣幸的请到了一位与王队长同时代竞技很多年的,人气非常高的选手来担任特邀嘉宾——”

全场忽然响起共同的呐喊声,因为这个特邀嘉宾的名字,蓝雨退役的剑圣,黄少天。

潘林意犹未尽:“本来呢,我们是要同时邀请妖刀黄少天和魔术师王杰希同场为我们解说,可是主办方实在无法和王队达成时间上的一致,所以只有委屈黄少一个人来做这场的嘉宾了。”

全场都朝解说的看台望过去,解说席前面挡着屏幕和话筒,看不清黄少天的表情,不过扩音器中传来一个笑,黄少天磕了一下话筒,才开口,带着他特有的上扬的语调:“我知道我知道,大眼儿在上学念书嘛——这事儿我不怪他,不过,如果我的小徒弟把他的小徒弟打趴下了,可就怨不得我了。”

转播的大屏幕就在赛场正中顶上,摄影师很贴心地切换到蓝雨一边,给了喻文州一个低头笑的大特写。

黄少天敏锐地抓到了这个特写,声音中带着一丝轻快:“起初呢,我是为了看文州来的。今年是他第一个没有我的赛季,他依然带着蓝雨杀到了八强,我觉得他还能够杀到最后。但是现在我也想看一看我们蓝雨昔日的宿敌,微草的新当家的,高队今年是不是还是那么神勇,那个打法叫什么来的——出其不意,攻其无备。”

高英杰正在与袁柏清说战术,镜头给到他的时候显得文质彬彬神情深沉,带着一点儿少年当家的持重又青涩的气质,居然与黄少天的信口开河特别契合,迷妹们激动起来,微草这边的看台上气氛瞬间高涨。

卢瀚文坐在选手席上做手操,觑着喻文州,笑道:“队长~”

喻文州心情很好地看了看他:“我也不知道他要做解说,我以为他只是来看比赛。”

卢瀚文十八岁了,该懂的不该懂的都懂,眼睛弯弯地看着喻文州,颇有老牌心脏养育出的小心脏的意味。这时候比赛开始的钟声响了,对阵表在大屏幕上放出来。

个人赛第一场,流云对飞刀剑。

 

他们年纪尚小,未来未至。

尚有广袤的天空让他们去闯荡,还有无限的可能在眼前展开。

 

卢瀚文踏上赛场,对面刘小别站起身来,与他对视一眼。他笑一笑,将刚才挂着四叶草手链的手扬起来,握拳向着天空一指。身后迷妹们的欢呼震耳欲聋。

刘小别似是冷冷一笑,指了指比赛席,就走过去。

高英杰坐在选手席的首位,看着他笑。正是摄影师的贴心专业,给了一个高英杰微笑的长镜头,笑得完美无瑕,意味深长。卢瀚文抬头看了看场地正上方的转播大屏幕,吐吐舌头,朝着比赛席跑过去。

角色刷新在场地上。第一块地图是火焰塔,立体全方位地图,最下面是熔岩流动,只有几个断落的石柱可供立足。塔边有断层的楼梯,还有脱落了半截的平台。是非常不适于近战系发挥的场地。

流云一身红衣,拄着巨大的重剑焰影,出现在塔中央的半截立柱上。

飞刀剑身轻如燕,腰悬太刀追魂,立于塔边平台。

潘林笑道:“微草一定很后悔,为什么第一场没有安排魔道学者上场。这个地图对近战系的限制非常大,而魔道学者却几乎毫无阻碍,胜利可谓是压倒性的。”

“或者说,这是天意注定,要在一个近乎平衡的情况下战斗。”黄少天笑嘻嘻,“你不要忘了,一个好的剑客,应当在任何困难的境地,都能够发挥100%的力量。”

倒计时结束。

流云和飞刀剑几乎同时行动!重剑光华贯地,太刀冷光出鞘,在塔中央相击,底下岩浆轰然喷薄,映出一片火光!

 

高英杰坐在底下,攥紧了拳。

他看见对面的喻文州,神情自若,目光专注,仿佛十年荣耀也不曾将他的斗志磨砺。

他们都还年轻,像微风流泻过新生的枝梢,像春草悄悄绿遍天涯。他们的荣耀还有许多许多年,在这么久的时间里,他们也将一次又一次地站在对面,像这样执剑相争,还将一次又一次地并肩作战,无论是在网游里还是在世界赛的场地上。

而现在,他准备着上场,拿下对面那个年轻的重剑剑客。哪怕他斗志满满,红衣飘飘,帅得像一个真正的侠客。



-END-

评论(36)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