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资深攻妈

[黄喻]吃火锅

赶个新年的喜气发小段子。

本来准备写长点儿的,结果写完吃火锅不想写了【。

-------------------------

这一年的冬天喻文州在北京度过,回广州的时候已经接近过年。

黄少天开了辆卡宴去接他,喻文州从机场出来的时候还穿着羊毛衫,手里拎着件广州穿不着的羽绒服,看见他眼睛弯弯,从羽绒服口袋里摸出个东西递给他:“礼物。”

手心里躺着一枚铜钱,外圆中方的,黄少天不明就里抬眼看看,喻文州声音里都透着笑:“冬至的时候跟大眼儿去雍和宫,老和尚给的。”

黄少天乐起来,抓住他的手,把那枚铜钱团在手心里,将他从机场出口的人流中拉过几步,背后是广州冬天的暖阳。

“好好好,今晚给你接风,你想吃什么,火锅还是火锅还是火锅?”他眨眨眼。

 

晚饭定在一家新开的重庆老火锅,黄少天富有探索精神,家门口新开的店都被他吃个遍,这家广告打得热火朝天,又是冬天,正适合热腾腾的食物——虽然广州并不是很冷,可是某人刚从北国寒地回来呢。

喻文州换了件衬衫,走进店就被火锅味扑了一身。黄少天早早就订好了座,在楼上的一个双人包间里,远离了大厅人声嘈杂,火锅也显得风雅了点儿。不过这点风雅在服务员端上红通通的九宫格的时候就消弭无踪了。

辣椒在锅里招摇,服务员体贴地递上一支笔一张单子。喻文州这半年在北京没少吃火锅,反而是驻守南方的黄少天一年也吃不了几回,好奇不已。喻文州看他神情跃跃欲试,把菜单递给他。

“来一发毛肚,要绿色的,什么是绿色毛肚,是颜色吗?不是啊,那也来一份……”

用铅笔点着菜单,上至毛肚,下至牛肉,服务员小姑娘脸色都绿了。

“麻辣牛肉,不加辣。不行啊,那就算了,可是这是招牌菜,好可惜。”

汤是红的,菜也太多,铺张陈列一桌子,又满满地放了三层食物架。

“吃不完的,少天。”喻文州无奈。羊肉和毛肚下到锅里,沸腾的泡泡被压下去一点,又沿着内沿翻滚上来。羊肉被涮成白色,香味在狭小的空间里弥散。

“没关系没关系,好不容易回来了,就好好吃一回。北京叫涮羊肉是吧,上回大眼儿请我吃的,大铜锅,这次尝尝重庆口味。”

黄少天倒满两杯凉茶,把一杯放到喻文州面前,神色忽然严肃起来。

“你去烧香,怎么不告诉我。”

喻文州失笑:“怎么,你也想去?”

他眼里闪着一点儿促狭的笑意,脸上还是正经的。“是啊,我有个愿望,要托你帮我许。换人就不灵了。”

“好。我也许了个愿。”喻文州端起凉茶,熟悉的味道熟悉的配方,在这满屋的辣香中,勾画出广州的余味。广州的重庆火锅,本来就不会太正宗。他说,没准咱俩许了同一个愿望呢。

黄少天的笑意终于从嘴角漾出来。“吃火锅这件事吧,就跟上|床是一样的。”他举杯和他一碰,“要重油重味,才过瘾。”

 

===没了===

评论(10)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