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张佳乐、黄少天、孙哲平、卢瀚文。攻妈。

[花花世界 番外一]苦乐 试阅

随便放一点儿~顺便小广告

预售走这里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43284684683

因为印量很少很少很少【喂】就不单约封面惹,好 @暝觋 一手包办~

CP见tag

--------------

苦乐


拍摄那部情色片的时候,周泽楷也有份。

他并不露脸,只客串一把背景NPC,镜头给到他的长腿细腰,半爿美胸,再不往上走。且让观众去脑补一个怎样风华绝代的人物。

而为了这一个镜头,他也须塑形练肌肉,在健身房折腾半个月。

拍摄当日他在现场,等前一个镜头结束。吴羽策排场越发宏大,给他配一把躺椅,允许他占用自己的遮阳大伞。

阳光充足,阴影落在他因塑身健体而连带着越发线条明晰的脸上,勾个边。

舒可怡进来的时候便认出他躺在那边假寐。前一个镜头的女主角是新人,被训得楚楚可怜,不怕浪费胶片,连续NG十数次。

周泽楷淡定躺着,八风不动,恍如熟睡。

即便不是熟睡,反正他也没有话要说。片场工作人员多是熟人,认识舒可怡,稀里哗啦打一片招呼,她就猫到周泽楷身边,朝那笼罩在阴影之下的薄唇轻声道:“小周……睡着了呀?”

她并不比周泽楷大,恐怕还要小一两岁,仗着这个圈子里论资排辈周泽楷须叫她前辈。而这美貌青年眼睫毛翕了翕,还半睡半醒着,听不见这句话。

舒可怡笑一笑,她的唇彩水晶一样,妆面几乎看不出痕迹。周泽楷被香风逼醒,睁眼瞧见她,手都不知道哪儿放了,一骨碌坐起来:“……舒……前辈。”

他目光迷茫,脑内齿轮疯狂转动。其实双胞胎并非长得一模一样,化妆打扮也大有不同,不过在他来看都是一样,好在前辈两字可以掩盖掉他脸盲的实质。舒可怡哪能看不出他内心实质,叹口气,并不点破。

她上赶着来探班,来看戏,说是给吴羽策带点国外手信,其实还不是来看周泽楷。

这部戏她轮不上主角,连酱油路人甲也轮不到,周泽楷又何德何能呢。虽然不露脸,但是卖肉毕竟讨女人的好。百合情色片,观众也有一大半自恃文艺女青年。

这样一枚水嫩小鲜肉,导演愿意捧,留个名也不难。谁都会猜,他究竟有什么背景,让吴羽策青眼相加。

舒可怡也猜。她坐在周泽楷旁边,看得见他阳光下翕动的长睫毛,上的底妆抹掉了年轻人泛青的胡茬,阴影打出挺拔分明的鼻梁。很快轮到周泽楷的镜头,他站起来活动一下手肘,吴羽策过来给他讲戏。

舒可怡抬头听着。吴羽策看她一眼,笑:“你在这儿,小周不好意思。”

她哧一声笑起来。这场戏要卖肉,又是室外,周泽楷要当着许多人面露腹肌和人鱼线。她眨一眨眼:“我就是来看他的,不然我来做什么啊~?”

周泽楷倒真的有些忸怩,他毕竟不是专业演员,也没演过戏,以往脱上衣拍片子好歹是在摄影棚里,人少得多。舒可怡笑得眼弯弯:“还真害羞上了,刚才主演妹子当着你面脱衣服可也没不好意思。”

周泽楷耳根有点红,脱衣服的手却没停,他练了半个多月,原本打篮球出来的身材就不算太坏,加之专业教练的致力打造,肌肉线条流丽,皮肤又白,浅淡的八块腹肌延伸到戏里定制的裤腰深处,勾得人目眩神迷。

吴羽策给他讲完,就回头示意灯光摄影就位,舒可怡忽然从座位上欠起身子,拉了周泽楷一把,皮肤荫凉,触感动人:“小周……”

美貌青年回头疑惑地看着她,头顶上浮现一个“?”。

“……收工之后有空没,请你喝茶呀。”

她轻声细语,好像恨不得这句话飘散在和煦的夏风里。

 

方锐在床上喘息。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23寸的电脑屏幕上放着部片子,声音开的不大,都盖不过他自己的喘气声。他被自己的声音搅得头昏脑涨,欲罢不能,手底下的动作就狠了点儿,在痛觉和极乐里一泻千里。

“操……老流氓。”他轻声骂,爬起身关屏幕。林敬言的电话在他通话记录最上面,他看一眼,又打过去。

林敬言这天下午被捆绑相亲,中间人是当初大学里的boss,年过花甲,思想比较传统,看着自己手下的一帮男未娶女未嫁的青葱就替人着急,挨个儿给人介绍对象。轮到自己最得意的女弟子,老教授想了一宿,觉得还是单飞去闯商界的前得意男弟子林敬言最合适。

家世好,文化水平高,收入不菲温文尔雅,此等人才哪儿去找。

老人家不知道,此等人才,多是基佬。

林敬言被赶鸭子上架,这边方锐酸水要泛出屋子,拿纸巾擦满手的子子孙孙,想着这些东西原本可以抹在老林大腿深处,就气不打一处来。

可他俩也根本没有实质,他告白了,他还没接受。

年龄大的在婚姻里是劣势,在感情里却有优势,林敬言在他之前经历过许多人,看过多少的悲欢离合,只消笑一笑,不拒绝也不回应,就足以让他飞蛾扑火,欲火燎原。

有什么好,他到底哪儿好。

救他一命的是张佳乐,于傍晚五点半叫他去吃饭,完了泡吧跳舞。他认识张佳乐实在也是因了林敬言,彼人是美院的一代校草,与老林同届却比老林小了两岁多,毕业就去了北美读艺术硕士。张佳乐这个电话勾起他一点复杂的小心思,但是又把他从胡思乱想里捞出来,回归人世间的酒肉喧嚣。

 

喧嚣声消失在茶楼寂静的珠帘之后。周泽楷被舒可怡领着上了二楼,侍者穿了长长的白裙子,挽着发髻,踏在木质的楼梯上发出轻微的咯吱声。

包厢是半开放的,用镂空的屏风隔开。他身边的女人坐到对面,眼睛里都是灯光的星芒。

“真好,你愿意跟我一起出来。”

他不善言辞,点头。

天要晚了,外头的车流已经亮起了灿烂的夜灯。马路这边长长的白光是车头灯,另一侧就是清一色的红色尾灯。他们俩相对在下午六点的寂静茶楼里,周泽楷有些拘束,点了一壶大红袍,说:“这单我请。”


评论(15)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