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张佳乐、黄少天、孙哲平、卢瀚文。攻妈。

[千粉点文回馈]暴风雨之歌

我终于把花花世界的本子关窗了,这两天奇幻的血液沸腾,正好把千粉点文还一还。

文风练习:翻译腔【喂

无CP或者也可以认为是乐天乐,再或者认为是乐天喻也可以,再再或者,当原创看好了2333333

梗是 @Lyndol 的,原梗如下:

海盗船长张佳乐和狼人黄少天在酒吧里讨论角落里那个点了一杯SilverBullet的黑衣人到底是不是吸血鬼好不好吃!(

我发散了【。

------------------------------------------

暴风雨之歌


当年轻的海盗船长甩着人鱼背筋做的马鞭走进酒馆的时候,外面风雨大作,酒馆里点着一盏昏黄的灯,被他推开门的风刮得狠狠地晃了一晃。

不过这灯是不会熄灭的,海盗知道这种事情,他曾经亲眼看着那个佝偻着背的开酒馆的老头儿从一位北方的精灵手中得到了这点火苗,并把它珍而重之地养在了这盏矮人的灯里。是的,这盏灯是矮人的作品,不然它不会有如此精细的花纹和上百年也不会生锈的转动装置,当天气晴朗,人鱼在遥远的海上唱歌的时候,它就会发出雏鸟一样的鸣叫声。

而现在的天气糟透了。年轻的海盗进门的时候听到了一群聚在一起喝酒的年轻人的哄笑,他们围着灯下的那张桌子谈笑,每个人都灰头土脸,头发凌乱,像是刚从暴风雨里逃出来。酒馆老板总有一百多岁了,脸上的沟壑就像被暴风雨冲刷过的废墟,此刻他捧着一壶黄油啤酒,摇摇晃晃地从喧闹的年轻人之中穿过。

海盗走到最近的那张桌子旁,看到等着他的那个青年的脸。青年用一件毛皮斗篷遮盖着上半张脸,只露出轮廓漂亮的下巴和薄唇下的些许胡茬,斗篷下放在桌上的手指有着尖尖的利爪,声音倒是笑嘻嘻的:“你迟到了,我亲爱的花朵一样的船长。距我们约定的月圆之夜只有半个钟不到了,我还以为你被暴风雨吞噬在了海上。”

“奥丁*在上,今晚没有月亮。”海盗若无其事地坐下来,“你该感谢这暴风雨,它使你逃过一劫。”

青年笑了笑:“感谢你的神,顺便感谢这老家伙保佑你在海上安然无恙。”他咧开的嘴角露出两颗尖尖的犬齿,海盗看了他一眼,从贴身的地方摸出一个羊皮袋子,推到他的面前:“狼牙岛越来越难上了,你真该自己去看一看。那里出现了密林里才有的黑蜘蛛,还有好多奇怪的虫子,比蛇更大。过不了多久,那一带就没有人敢去了。”

羊皮袋子里是一个用橡木塞塞紧的小瓷瓶,瓶子上刻着北方雪原的密文。狼人掏出一袋金币丢到桌上。

“有了它,我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他摸着怀里的瓷瓶说道。

“而你,我亲爱的小海盗,看那不灭之火,你该知道,只有北方那些尖耳朵的家伙才能治好你的诅咒,我准备等暴风雨一停,就启程往北去。你要是愿意的话,我不介意多一个同行者。”狼人的眼睛从斗篷底下露出来,他是个英俊的年轻人,有着碧绿色的眼睛和深金色的头发,可是毛发都凌乱而粗糙,笑的时候从唇间露出尖利的犬齿,更像是只野兽。海盗看着酒柜上摇曳的一点星火,将藏在皮袍下的左手放到桌面上:“你说得对。它越来越疼了,深夜里就像火烧一样。”

他的左手上刺着一个船锚图案,四周的皮肤枯萎发黑,像是沉没朽烂的古船的锚杆。

 

“欢迎来到不灭之地的无名酒馆,喝点什么吗客人?”

老头儿热情的声音在另一边响起来,同时响起的还有酒柜后面的摇铃声,海盗随着声音转过眼,瞥见墙角的一张桌子上,孤零零地坐了一个独行的穿着黑斗篷的男人。他的斗篷并没有像狼人那样将整个上半脸都遮住,而是露出了大半张白皙俊俏的精灵式的面孔,他扭头朝着窗外,像是在看这该死的暴风雨什么时候才能过去。

“夜雨,来打个赌吧。”

海盗狡黠地笑起来,他有着一双瑰红色的眼睛,和灰红色的长头发相得益彰。此刻他的那只受到诅咒的手里不安分地转着马鞭的手柄,咧开嘴角的样子有些野性,和他海上猎手的盛名十分相称。他掀开了头巾,长头发被绑成一把,乱糟糟地垂在背后。“你猜那家伙是从哪儿来的,猜对了,我就和你一起走。”

狼人龇牙咧嘴地做了个鬼脸:“猜错了,要把我押在这里充酒钱吗?”

海盗神秘兮兮地凑近:“别废话了,我猜,他就是从北方来的。你只要走过去,掀开他的斗篷,看看他的耳朵——”

“那可不一定。”狼人喝了一口泡沫啤酒,“很多人类也有精灵的血统,还有生活在火焰地穴里的黑暗精灵,他们和北方的白精灵一点儿都不一样,可是居然是同宗……”

海盗抬了抬下巴:“那你就是打赌,他不是精灵了。”

叫夜雨的狼人擦了擦嘴角的酒渍,他喝酒的动作太过豪放,许多液体流到了衣服上,不过他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在意:“当然,你见过这个时候坐在酒馆里喝酒的精灵吗?我的上帝,你去干什么——”

海盗端着酒壶晃晃悠悠地站起身,向着那个男人走去。

“嗨,美人儿,请你喝一杯——”

那男人转过头来,海盗立即知道自己猜错了。因为他有一双红色的眼睛,不同于海盗自己的瑰红色——那是世代生活在海上的人们的自豪——而是血红色的。

“谢谢。不过,我不喝啤酒。”

声音也很好听,只是说话的时候露出尖尖的利齿。

“不用将眼睛遮上吗,就像他一样?”海盗歪在桌子上,指了指那边正看过来的狼人,“你这样走在路上,是很容易被袭击的。”

吸血鬼先生笑了笑:“这里的人很好。我只能在夜里旅行,可是现在暴风雨太大了。”

他气质高雅,态度温文,若不是面前那一杯血红色的酒,倒真的像个良民——现在他将斗篷揭开了,并没有精灵的尖尖的耳朵,即使混血,也几乎看不出来了。

“我的海盗先生,你输了,你要履行你的约定。”狼人笑嘻嘻地走过来,从背后搂住落拓而俊俏的年轻海盗。

吸血鬼安静地看着他们,不声不响地示意他们可以坐下。

如今就像是三个老朋友叙旧了。

“我们要去北方,精灵统治的雪原。听说那里有魔法护佑,邪恶的东西侵入不了。”

“可是精灵是冷酷的种族,他们不喜欢走出雪原,也不欢迎客人进去。”

“那才够挑战不是么。我们将要成为第一对远征雪原的冒险者。”

吸血鬼笑起来:“那我可以加入吗?”

“吸血鬼先生?”海盗漂亮的眼睛闪一闪,“听说吸血鬼都是天生的法师。”

“灰色的,死灵法师。”

狼人伸出了一只爪子尖利的手:“欢迎加入,吸血鬼先生,你叫什么名字?”

吸血鬼也伸出一只苍白的,毫无血色的手,与他交握了一下。

“索克萨尔。”


-----------

*奥丁:据说维京海盗一般信仰北欧诸神,这里随便拉来用一下……没有考证【。

评论(13)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