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张佳乐、黄少天、孙哲平、卢瀚文。攻妈。

[黄喻/卢刘]喵X6

有生之年,我良心发现,来善始善终。

等我找找前文……❤ ←

----------------------

刘小别把猫粮掏出来倒在小碗里,奶猫兴奋得上蹿下跳。不过肚子圆滚滚,吃了没几口就不吃了,又窜上书桌,对耳机线念念不忘。

眼见着耳机线就要再次遭受尖爪和乳牙的蹂躏,刘小别抽走了耳机,挂上了自己的脖子。

奶猫哀怨地看着他。他拎起奶猫后颈,摆到了门口,自己也走出来,关上了宿舍门,一边念着,上课了上课了,去找你家那大猫。

奶猫伤心地喵了一声,慢慢地走开了。

 

刘小别出门上课的时候习惯于开着窗户通风。

这些天他很纠结,因为每天回来的时候,总有一只黑黄相间的奶猫蹲在书桌上玩儿他的耳机线。

他把耳机拿走,奶猫就开始玩他的鼠标线。

他把鼠标也拔掉,奶猫没得玩,开始在他的衣服和被子上磨爪。

他只好乖乖把耳机和鼠标放回去。

嗯。达成了暂时的单方面和解。

这天他回来的时候,老远就听见屋里传来惨烈的喵呜声,拖得长长的,非常纠结没完没了。隔壁的袁柏清气势汹汹地过来问他,刘小别你虐猫吗。

刘小别很愤怒,他是流浪动物保护协会的会草,公认的刀子嘴豆腐心,不要说虐猫了,就算猫虐他他也只好屈服在软绵绵的小肉爪之下。袁柏清怀疑地看着他掏钥匙开门,门一打开,长长的窗帘应声飘起,屋里因为处女座的洁癖而一尘不染,穿堂风舒爽而清凉。

正是为了这一刻,才坚持不懈地开着窗啊。

他俩一起看到鼠标线和耳机线从书桌上垂下来,缠绕在一起形成了一个线团,中间裹着一只毛绒绒的奶猫,可怜巴巴地呜呜着,看到他们进屋,耳朵突然立了起来,双眼放光。

袁柏清呆了一秒钟,大步走进去:“刘小别我看错你了!”

奶猫被他轻柔地托起来,穿花拂柳地脱困,高兴得叫声都不一样了,打着滚儿蹭他手心。刘小别在门口看着,莫名有些酸溜溜的。转念一想,这又不是我的猫,野猫而已,对谁都这样。

他转身就走,准备去篮球场做些男孩子们都会做的活动,奶猫支起了耳朵,犹豫地抬头看向门口,轻轻叫了一声,然后从袁柏清的手臂下钻了出去。

 

高英杰下体育课回来,看到大二的刘小别师兄抱着一只奶猫,脸色复杂地进了篮球场。

 

晚上王杰希去食堂吃饭。

刘小别蹲在路边,捏着奶猫的尾巴掀起来,自言自语。“你说,你到底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王杰希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神经病。

他走过去,奶猫委屈地抬头看看他,细细地喵喵叫。

“男的。”

刘小别被师兄斩钉截铁的声音震惊了。奶猫太小还看不太出来,王杰希淡定蹲下:“应该是男孩子,还没长好。”

刘小别的震惊还没延续多久,王杰希说,你要养他?

奶猫开心地爬到他膝盖上去,蹭了蹭他的领口。


评论(20)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