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资深攻妈

[黄喻]喵X7

过年七天估计我又摸不到电脑了……趁着现在赶紧写写写。

-----------------

没过多久,毕业季来临了。

大四的开始论文答辩,稀里哗啦通过之后纷纷夜不归宿吃喝玩乐。毕业季充满了年轻而做作的伤感和告别,许多人一生只有一次这样年轻浪荡。

搬出学校的那天,大四的男生宿舍里拖出了许多许多箱子,大的小的,纸箱木箱旅行箱,列队一样摞在路边。搬家公司的车陆陆续续开过来,一车一车拖走。大部分的箱子会送去邮局或者送回家,少部分的将跟着主人继续读书或者奔赴下一个目的地。这种场景每年会发生一次,代表着一批年轻人将要离开学校,开始或苦逼或酸爽的社会历程,也代表着“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王杰希是本地人,箱子不算多,楼上开始弹着吉他唱离歌,他抱着黑猫站在路边。

楼上撕心裂肺:想留不能留——才最寂寞——没说完温柔——只剩离歌——

黑猫困惑地立起了耳朵,从他怀里撑起两只前爪,有一只是小小的白手套。它也开始叫唤:喵呜——喵呜——喵呜——

刘小别从食堂回来顺路帮个手,此刻凑过来捏一捏猫爪子:“我靠,这猫还会唱歌?”

王杰希捋了捋它的下巴,猫咪还在喵喵叫。刘小别饶有兴致的摸完爪子摸耳朵,它也不反抗,偶尔甩甩头。

这时候搬家公司的车开过来,王杰希的手机开始响。司机熟门熟路地把车开到他面前打开车斗,叼着根烟问:“小伙子,哪些是你的?”

黑猫蹭地从怀里跳下地,在周围转悠。王杰希撸起袖子搬家,没过一会儿,看到路那边的草丛里,探出了一个毛绒绒的姜黄色的脑袋。

黑猫矫健地窜过去,在黄猫的颈边蹭了起来。

王杰希莫名地有一点儿伤感,喻文州到底是学校里的流浪猫,自己养了那么久,终究是养不成家猫。这不就要私奔了吗。

来男生楼下戚戚伤感告别的妹子不少,文艺点儿的感觉见到了生离死别,纷纷围过去想给予问候,黄少天警觉地向树丛里一蹿,黑猫紧接着跟上,便不见了。

王杰希觉得特别伤感。

他费劲巴拉地把箱子都搬上卡车,回头看了一眼宿舍,司机还吊儿郎当地靠着车门:“别找啦,猫都跑了,小伙子长得挺精神,工作找哪儿了?”

车轮底下忽然传出一声猫叫,王杰希低头一看,两只猫不知什么时候钻到了车斗下面,黄猫趴着,眼睛跟狼一样亮,正盯着自己看。

黑猫溜达过来蹭了蹭,眼都眯上了。然后他就眼睁睁地看着黄猫一个借力,窜上了车斗,消失在了他的箱子中央。司机把烟扔地上:“哎哟这猫,还拖一个!”

王杰希笑起来:“好了,师傅走吧。”

 

他有一个漫长的暑假要在家里度过,然后是新的研究生生涯。

家里设了两盆猫砂,和两个猫食盆。不过黄少天并没有乖乖地进家门,它跳下车斗就不知道去了哪儿,只留下喻文州一个猫被抱进了新居。之后的好几天里,黄少天也没有出现。

关于这个问题,柳非打电话的时候大惊失色,说野猫到了新地盘是会被排挤的,他如果在小区里和流浪猫打架,很危险!

王杰希带着喻文州下楼去找黄少天,一无所获。喻文州从头到尾趴在他的怀里,完全不谙世事。

第五天的夜里,王杰希被从天而降的一只猫砸在肚子上,十斤重的大猫,险些把他砸吐血。

黄少天带着一身的伤,威风凛凛地不知道从哪儿钻了进来,直接登堂入室上了他的床,在被子上咬住了喻文州的后颈。没有阉割的大黄猫,老虎一样竖着尾巴弓着背,油光闪亮的皮毛根根炸起,特别虎虎生风,背对着王杰希的脸,还露出菊花和两个硕大的圆形物体。

王杰希被压得吐血三升,一掀被子,将欲行不轨的两只公猫掀翻在地。黄少天炸了毛,转着圈儿威胁地呜呜叫着。他拎着这小畜生的后颈,掼进阳台的猫砂盆里,又发现它一身的细小伤痕,还是得意洋洋威慑地哼唧着。

他妥协地摸了摸猫头。


评论(23)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