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张佳乐、黄少天、孙哲平、卢瀚文。攻妈。

暴风雨之歌 续

其实是上一次脑洞的后续,前文在此→暴风雨之歌

为乐哥生日而写,你是我的光~

把我最喜欢的人聚集在一起写一个童话故事,尽管文风诡异瞎jb改名,但是你们感受到我的爱就好了【喂

CP自由心证

--------------------

暴风雨之歌

精灵篇

 

精灵的国度离他们只有二百英尺的距离。他们——海盗和狼人——身处皑皑的雪原,目力所及之处都是一片雪白。隆起的雪堆曾经是赤红色的怪石,凹陷的巨坑昔日一定是一片湛蓝的湖泊,就像天边闪烁着的毫无温度的金色恒星,多年前也无限接近过地中海的日光。

名叫夜雨的狼人披着他那件破旧的毛皮斗篷,将虬结的毛发都牢牢裹住,尽管如此,他露在外面的眼睫毛上还是挂着白色的冰粒,他蹲在隆起的雪堆后面,朝着那边穿着酒红色大氅的海盗咒骂,而声音就像海上的微风:“我的上帝,要是你听我的,弄两件白熊毛皮的新斗篷,你也不会像根蜡烛一样戳在雪地里。”

海盗放弃治疗地站在雪地上,嘴角翘了翘:“精灵才不会因为你披了熊皮就真的把你当成一头熊。”

雪原上的朔风吹过,将海盗头巾下胡乱绑起来的长头发向后拉扯。在不远处的雪风之中,精灵的大军就像雪雕一般静静排开。他们据守着边界线,军容严整,装备精良,他们的王是一位年轻的男性精灵,眉眼就像雪中的墓碑一般黑沉而深邃,精灵族独有的尖耳朵从金色的长发里露出来,在寒风中微微发红。

“真是固执死板的生物。”海盗啧了一声,“对付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遭到诅咒的入侵者,也值得出动这么多人马吗?”

他从衣袖里滑出那根人鱼背筋做的马鞭,朝着雪堆猛抽了一鞭子,雪花飞溅,狼人身手矫健地从雪堆后面跃起来:“快跑!”

 

“该死,我可不是猫科动物。”

狼人费力地爬上大树的第一段枝桠,脆弱的枝条在他的身体下瑟瑟发抖,雪簌簌地落下。海盗趴在他头顶的树枝上,对着里三层外三层包围他们的精灵军队唱着一首人鱼的歌,歌词说的是海上的月光与深海的私语声,和在这月光私语中的美好的爱情,试图唤起精灵的一丝怜悯之心。

“你把这首深海之歌唱得像渔夫的叫喊声。”狼人毫不留情地吐槽,“让我来与他们交涉吧,凭我的三寸不烂之舌……”他的兜帽里传出一个细小的声音:“可我觉得他们会更想杀了你。”

狼人狠狠地在自己头上拍了一爪子:“死灵法师,小心我掀开兜帽。”

兜帽里的声音说:“你的斗篷很暖和,我一点都感觉不到冷。”

“奥丁在上,那个冷冰冰的家伙来了。”海盗呻吟道。在他们不远处,精灵的王驱着马打开一条道路,他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就像他的声音一样冷。“侵入者,你们带着黑暗的诅咒。”他说,“来精灵的国度做什么?精灵不欢迎黑魔法。”

“该死,你看不出我们是来求救的吗?”夜雨咕哝道,“我们走了大半个大陆,苦得像个行脚僧人,你难道以为我们要来播撒黑魔法?”

精灵王顿了一下,看起来是被狼人噎住了。

“精灵是这片大陆上最优秀的白魔法师,我们只是可怜的被诅咒了的普通人,想来这里解除诅咒而已。”海盗说。他漂亮的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精灵王,因为狼人的摇晃,树上落下的雪沾了他一头一脸,看起来更加有说服力,精灵王几乎要被他蛊惑了。

“但是,黑魔法绝不能踏足精灵的国土!”

年轻的精灵侍卫官拔出了被白魔法加持的宝剑,拦在了精灵王和海盗的眼前。狼人眼睛一亮,捂着兜帽叫道:“真是一把好刀!小精灵,用你的刀对着百花的手砍吧,他会感谢你的!”

精灵的侍卫官年轻而稚气的脸上露出了愤怒的表情。

狼人犹自喋喋不休:“精灵的王,你的眼睛也遭遇过黑魔法吗?”话音未落,精灵的剑已经朝着他们砍来,海盗看见后面的弓箭手蓄势待发,狼人已经从树杈上一跃而下,抓住他的腰,带着他从精灵们的头上飞扑出去。

 

死灵法师——吸血鬼先生此刻很忐忑。

他待在狼人温暖的大兜帽里,爪子紧紧地抓着兜帽的毛皮,似乎要把毛皮抓出几个洞来。狼人在高速移动,他必须这么抓得死紧,才能保证自己不被甩出去掉在雪地上冻成死蝙蝠。

是的,他现在只是一只巴掌大的小蝙蝠,吸血鬼在白天是无法像人类一样行动的,原本他在狼人的兜帽里睡得很熟,可是——他看了看眼下的境况,上帝保佑,在他们被精灵捅成筛子之前,先让他睡个回笼觉吧。

狼人全速往前奔跑,海盗紧紧地跟在他后面,再往后是精灵浩浩荡荡的大军。狼人头也不回地叫道:“该死的太阳还没有下山吗!”

海盗在奔跑的余裕里看了一眼自己的罗盘,答道:“你应该感谢奥丁,现在还没有到达极昼。”

狼人口齿不清地骂了一句娘,又像是感谢了一下维京人的神。太阳终究是要下去的,它像一颗煮熟了的蛋黄挂在地平线上,他们与那颗蛋黄之间,是巍峨的雪山和冰川,它们在太阳之下闪着璀璨的光芒。他们越过雪丘,跳上冰川,脚下的冰一望无际,有的地方有了细微的裂纹,而顺着那些裂纹看进去,底下的冰绵延不绝,没有水的踪迹。天边的火烧云夹杂着奇诡的光线,是只有极北之地才能看到的奇观。岩石、峭壁和荒野,在这里都是白色的,猛然间,有成群的水的妖精从冰的绝壁之间腾空而起,冲向云端,留下一圈圈的波纹,然后嬉笑着在天空中变成气泡。

“我喜欢这里。”海盗忽然说道。他们还在向前奔跑,试图逃脱精灵的追杀。狼人笑了一声:“我亲爱的小百花,你一定是疯了。”

“不,你没有见过海上的暴风雨,那也是与这里一样的美丽和恐怖。”海盗充满浪漫意味地发出了一个咏叹的声调,换来兜帽里细小的一句应和:“我同意。”

狼人嘟哝道:“如果没有后面那一大群冷冰冰的家伙,我也勉强可以同意你们的罗曼蒂克。”

精灵的王骑着一匹洁白的马,鬃毛飘逸,四蹄如风。太阳即将落到地平线以下,虽然是极北的雪原,但是自然有它自己的规律,这规律无可抗拒——他们看着那颗金红色的太阳缓慢地、一点一点地,朝着地平线沉下去。

 

他们很快就要精疲力竭了,而精灵们追了上来,慢慢地形成了一个包围圈。狼人不得不放慢脚步,海盗索性停下来,转身对着四面八方围上来的精灵。精灵的王骑着马在他们身边兜了两个圈子,海盗忽然举起马鞭,它在最后一线阳光里闪着细碎的白光。

“精灵,你知道它来自哪里吗?”

精灵王瞥了一眼,天性里对于稀有物品的向往促使着他开口:“来自东方的海上,这是人鱼的宝物。”

海盗抹了一把脸:“没错,维京人的梦想就是在海上找到人鱼聚居之地,祖辈找不到,我怎么可能找不到呢,小精灵,让我讲一个人鱼的故事给你听……”

“住嘴!别浪费时间……”精灵王举起了手,他的手心有一团微光集聚,身后的精灵弓箭手齐齐张弓,箭头都朝着包围圈中心。狼人掀开了兜帽,就地向后一滚。

就在这一时刻,太阳沉到了地平线之下。

在精灵包围的中央,一团黑雾带着黑夜的颜色席地卷起,冰面裂开,朔风激荡,喀嚓喀嚓的冰裂声传到很远的地方。卷起的风与精灵们所习惯的雪风不同,它带着暗夜的味道,让终年生活在洁净和冰雪中的精灵措手不及,惊慌失措,让人想到峡湾里跃起的巨大的鲸鱼,巫术与魔法在这里合二为一,它的阴影如同蝙蝠的翅膀在雏鸟的绒毛上拂过,或是凶猛的秃鹫盯住了孱弱的夜莺。这团黑雾随着太阳落下而升起,迅速地笼罩了这片冰原——冰原上没有树木,否则它们的枝叶将被这黑暗的雾气全部剥离,一片不留。在这幽魂一般的雾气里精灵们听见吟唱的声音,雾气长出了漆黑的触手,将他们禁锢在原地。

“死亡之门!你们竟然带了一个死灵法师!”

精灵的侍卫官大声叫道。他的剑也被定在原地,惊恐地看着雾气中露出一个人影来。这个人穿着黑色的斗篷,兜帽下露出一张苍白无血色的脸,眼睛是红色的,温文尔雅地,朝着精灵们行了个抚胸礼。

“幸会了,精灵们,我是来自西方的血族,索克萨尔。”

海盗从他身后搭上一只手:“喂,不要太过火。我还没问精灵的王叫什么呢。”

被黑雾卷起的雪风缓慢地消退。他们看到精灵王的那匹雪白的骏马,不安地打着喷嚏。

马背上并没有人,一只黑猫端正地蹲在马头上。

如果猫也有表情,那一定是愤恨的。

“喵。”黑猫咬牙切齿地说。年轻的侍卫官说:“王是说,他叫杰希卡。”

 

附录人鱼篇

 

“所以说,你身上也带着黑魔法?精灵并不能解除黑魔法的诅咒?”

海盗、狼人、吸血鬼和侍卫官围坐在篝火边,猫严肃地坐在侍卫官的怀里。侍卫官听了听猫的叫声,替他回答:“是的。”

百花痛心疾首地捂住了额头。

夜雨用尖利的爪子在雪地上画了个圈:“于是,杰希卡每到晚上,就变成黑猫。索克萨尔,你每到白天,就变成蝙蝠。”

索克萨尔托腮:“那么,精灵就没有考虑过,去哪里能够找到解除诅咒的方法吗?”

猫看了看他们,侍卫官替他说:“相传东北方向的人类国度里,有一位大贤者,也许能解除这种魔法。然而从来就没有精灵和人类交流的先例。”

百花的眼睛亮了起来。

侍卫官,不,猫又问道:“你真的见过人鱼?”

“那是当然。”百花向后靠在包裹上,夜幕已经彻底降临了,璀璨的星河填满了他的视野,就如漫天的宝石,自东向西,没入连绵的雪山之下。“人鱼的歌声能够迷惑你,让你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想跳进水里,跟他们一起遨游大海……然后,当然,你就死了。被淹死的。”

“我遇到人鱼的那天,先遇到了幽灵船。没错,就是你们知道的幽灵船,相传在海上遇到它的人,无一例外都受到了诅咒。”百花伸出那只枯黑发干的手,手背上的锚杆印记深入骨质,“幽灵船出现的时候,暴风雨都停息了,只剩一片寂静。紧接着我的船就沉了下去,大家都失去了知觉。”

“我醒过来的时候躺在礁石上,天上也是这样的星河,从这头闪烁到那一头。远处有人鱼的歌声,其实我听过不止一次,然而从没有哪次像这次一样温柔美妙,就好像有一位了不起的牧师给我施了治愈术一样,白光不断地从海面上腾起。这根鞭子就放在我身边。”

夜雨的狼眼在夜色里明亮得很,兴致勃勃地问:“人鱼长什么样子?”

百花罕见地露出了迟疑的表情,夜雨好奇心大炽,舔了舔嘴唇问道:“胸大吗?”

“……挺大的。”

“腰细不细?”

“……细。”

“屁股呢!屁股翘不翘?”夜雨几乎要挤到他身边。

“非常翘。”百花扶着额头答道。

狼人热烈地看着他,他犹豫了片刻道:“人鱼的语言我说不好,他的名字翻译成通用语,大约叫做,再睡一个夏天。”

黑猫认真地点了点头,索克萨尔原本情不自禁想去挠黑猫下巴的手顿了顿,收了回来。

“……呃,总之人鱼救了我,还给了我武器。如果没有他,我一定已经死于幽灵船的诅咒回不来了。”百花用胳膊垫着脑袋,慢吞吞地说,“希望我还能见到他。”

“所以,我们应该去找人类的大贤者。”夜雨果断地下了决定,隔着篝火朝黑猫伸出一只手,“精灵王杰希卡,我们诚挚地邀请你同行。”

黑猫严肃地发出一个“喵”,侍卫官脸色变了,抱紧了猫:“这绝不可以,王要和这群不知来历的家伙去那么遥远的地方,我必须随之同行!”

他是纯正的精灵族,金色的头发,雪白的皮肤,飞扬的眉眼和紧抿的薄唇锐利如刀,穿着精灵带有魔法的金丝长袍,刀枪不入而又流水般柔软,站在黑夜里熠熠生光,像一颗精致的宝石。百花打量了他半晌,摇了摇头:“你跟着的话,更危险了。”

索克萨尔表示赞同:“你将会是野兽和夜行的食人妖的首要目标,我可不想在好不容易到来的黑夜里东躲西藏。”

夜雨把黑猫从他怀里捞过来,黑猫愤愤地看着狼人尖利的爪子。

“放心吧,我们会好好对待你们尊贵的王。”夜雨把猫放到自己肩膀上,柔软的毛皮给了猫一点抚慰,“等我们从人类的国度传来的好消息吧,小精灵。”

 


--END---


评论(4)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