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张佳乐、黄少天、孙哲平、卢瀚文。攻妈。

明知故犯

于是大胆的来发了,猜一猜CP吧。(我会不会被打)

最近被虐惨了,每天加班到深夜,不知道下一章什么时候……真的只是想写就写了

-------------------------------------------

1.

黄少天的车开过来的时候,整个剧组都关在房间里,外面走廊里只有零星的清场人员。

这部戏场景几乎都在室内,然而走廊里也是绝不能有人的,声音,影子,都可能穿帮。几个小剧务守在楼梯口,整条走廊安静如鸡。
张佳乐坐在监视器后面。他年仅二十八,算是新锐导演,在幕后工作者里是少见的眉眼漂亮,长发在脑后梳成一束,发色和瞳孔颜色都浅的很,眼里倒映出床上的两个姑娘。他的戏尺度大,对演员的要求苛刻,镜头里的女人经过精挑细选,都年轻而丰腴,几乎一丝不挂,温柔地露出自己的肌肤,顺着身体曲线滑落到对方的腿间。镜头里的女人肉体色调迷蒙,皮肤秀美,抬起眼看向镜头,许是看向镜头后面的张佳乐,眼里满蕴着情欲。
“好,过了。”
张佳乐在这等眼神下才吁出一口气。他从那个简易的折叠凳上站起来伸展手臂,笑嘻嘻地表示满意,摄影撤了镜头,一丝不挂的妹子陡然羞涩起来,脸一红,四下里找衣服。底下那个倒是习惯得很,支起上半身勾搭英俊貌美的年轻导演:“乐哥,晚上有约嘛~”
张佳乐活动手臂,顺手把一块浴巾扔过去:“有呀。”
他倒不是托辞,晚上楼冠宁来了Q市,找他喝酒叙旧,说新看上的本子。今天的片子还有两张,下一个场景在地毯上,在他的描写里,是肉体交缠,在凌晨的光和影里惊醒过来,镜头从腿弯之间向上推。张佳乐招呼人准备场景,两个妹子都裹着浴巾,羞涩的那一个是新晋的小模特,年轻就是全部的美,哪怕是从浴巾的缝隙里露出的肌肤都光滑灿烂耀人眼目。
外面也放开了,远远的听到楼道里小剧务大惊小怪道:“哇,黄少?”

这句话点亮了妹子的眼睛,裹着浴巾迎出去,一头扎进年轻影帝怀里。
黄少天戴了个巨大的雷朋,穿一身简单的休闲装,头上还倒扣一个鸭舌帽,捂得看不见鼻子眼睛,搂着妹子嘻嘻哈哈地和剧务打了声招呼,伸进浴巾摸了一把说哗你们尺度好大,导演在哪儿,居然这么年轻吗,长这么好不如直接去拍戏。

说着他摸了摸鼻子,隔着雷朋看了张佳乐两眼。张佳乐也回看他,看不见全脸,回想一下电视上的,朝着疑似目光交汇处笑一下。

 

第二天的娱乐头条是黄少天出入剧组,搂着妹子开车回豪宅。媒体说得有模有样,影帝新女友曝光,下一步应当按照剧本走,公布恋情,闹一场轰轰烈烈的绯闻成真。不料想那照片照得好似分手,黑漆漆的夜幕下,影帝黄少天捂得严严实实不辨面目,妹子跟在身后亦步亦趋。这种照片也预示了不好的结局,未过一周,黄少天的经纪人就借红毯的采访婉转辟谣,“只是普通朋友呀”,再过半月,张佳乐再见到那小嫩模,眼周一片青晕,原本就瘦的下巴更瘦如锥子,真如同一张网红脸了。

此时张佳乐拿着楼冠宁给他的新本子,在咖啡厅谈理想。楼总二十出点头,尚有名校出身吃穿不愁的那点文艺气,说这个本子是他从一个地下小编剧手里买来的,觉得颇有搞头,想了一圈,也只有张佳乐这等和他一拍即合的在他眼里绝不落俗的人才能拍得出来,于是千里迢迢飞到Q市,问他愿不愿意。

张佳乐看那本子,是个尺度颇大的同志片,背景却在20世纪末的香港,分分钟联想到枪战黑帮之类的题材。楼冠宁搅着咖啡,故作神秘道,我告诉你,这作者先找了蓝雨的喻文州,结果出了黄少天这档子事儿,喻文州一心炒绯闻,没搭理这小子,才被我买下来。

喻文州是蓝雨的老板,著名制片人,香港籍,手底下出了黄少天一个影帝,还有不少虎视眈眈下一个影帝的人选,人才济济,拍这个再合适不过。

张佳乐拍桌:“我就说,这种本子,看着就知道是捡漏。”

“捡漏不捡漏你甭管,你就说能不能拍吧。”楼冠宁说,满满的小期待,来之前孙哲平看了剧本,说张佳乐一定会拍,而且八成会自己点演员进组。

张佳乐摸出一支细细长长的大卫杜夫,没有点,夹在同样修长的手指间转来转去。“拍。你记得刘小别吗。”他以烟当笔,在本子上虚划一笔,“你看,像不像他。”

楼冠宁当然记得,刘小别是他上一部拿去柏林的小文艺片男主角,说是男主角,台词也不算多,与比他大许多的熟女搭戏,青涩而水嫩,懵懂又桀骜地站在那里,青春的气息就从每一个毛孔、每一滴胶原蛋白上透出来,直教人喘不过气。

那部片子最终没有获奖,然而这个角色获得了一致的赞许,无法在国内上映的现在依然在地下流传着各种各样的拷贝。

楼冠宁拿小叉子戳布丁吃,甜丝丝的,他一边看张佳乐飞快地在台词上做标记,一边颇有些得意:“你就放开了拍,这次一定要在大陆院线上映。到时候你想啊,新锐导演张佳乐,首部正式院线上映的同志片,噱头多足,炒一炒就是票房翻天的节奏。”他连事先吹风、事后宣传都在心里画好蓝图,对这个本子胸有成竹胜券在握。

 

再过一天,张佳乐接到蓝雨的电话,不是喻文州本人打来的,然而说了没两句就转到喻文州手里。喻文州和蔼可亲,表示自己原本是找了楼总协商这部戏,楼总表示已经提上日程,听闻张导对演员要求极高,愿意听一下演员人选。

张佳乐在老佛爷逛街,将烟在嘴里咬着,含糊道,演员当然是要试镜之后才知道,自己意向中有那么两个人选,可是还没有问过对方,现在说还为时尚早。

喻文州的声音有春风化雨的效果,隔着千重山也温柔入耳,无论怎么说话都不令人反感:“我这里有个人选,张导看看能不能让他试镜?”

张佳乐双手插在口袋里,苹果耳机挂在脖子上,他说,谁啊,黄少天?

喻文州说,是啊,少天很想与张导合作一次。


评论(20)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