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张佳乐、黄少天、孙哲平、卢瀚文。攻妈。

【代发】全职小镇(未完不待续,天雷慎入!!!)

催某人把这个补了一部分……天雷天雷天雷(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另某人,给你抓虫真费劲……


【全职】818全职小镇的那些大闺女小媳妇们


从前,有个叫全职的小镇。镇上盘踞着几家成日互相看不顺眼的富户,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先八八城东的嘉世吧。这家镖局当年算是小镇一霸,叫嚣乎东西隳突乎南北的,近两年稍嫌沉寂了,可怎么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不,数九寒天的人家张灯结彩锣鼓喧天载歌载舞的把当家媳妇扫地出门。顺带一说,这位下堂妻也算是个传奇人物,名叫叶秋,小道传说是私奔跑出来的,结果还没过门男人就死了。这人气性也大,愣是抱着牌位拜得天地,入了嘉世的门。那会儿嘉世还不是什么大家富户,这二八少妇纱帽遮面,手中一把晾衣叉,生生带着一家老小闯成了小镇一霸,这样貌成迷的小媳妇也就成了街头巷尾谈之色变的斗神夜叉。不过再好性子的人,活寡守久了也得憋出毛病来不是?更何况还是个母夜叉!这不,一晃八年过去,嘉世上下跟叶秋是各种不对付,花里胡哨的流言也满天飞——比如不守妇道为老不尊勾搭分家子侄什么的——终于现如今一纸休书换得天下太平。

谁曾想,这悍妇可不是省油的灯,一个没男人没家没儿子的下堂妻不赶紧抽抽搭搭满腹委屈的去投了河,反而和嘉世叫上了板,拿出当年嫁牌位的劲头,扔了纱帽,跟人大门对街支了个破棚子面摊,成日勾三搭四的“我下面给你吃啊”,誓要把旧夫家恶心死。

 

哎呀跑题了,关于现在更名叶修的小老板如何如何,那是后话,我们先回来讲讲嘉世。

这边儿大少爷孙翔给从学堂请回来持家,奈何这位大少爷锋芒毕露满腹经纶,可是家国大事忧国忧民苍生疾苦跟我等黎民黔首平头小老百姓今天的午饭明日的收成有个毛关系啊!无奈之下老爷陶轩怒而撵走了本是家生奴才给扶了正的儿媳刘皓,八抬大轿抬了个新童养媳回来给少爷填房。

 

到这儿不能不再说说这位新来的童养媳,此人名唤肖时钦,虽是小家碧玉,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贤良淑德持家有道,可惜了雷霆杂货铺是小户人家无甚家底,苦苦挣扎也掀不起什么大风浪,这要换做一般的大家闺秀,怕是早就招个赘婿回来,在镇上呼风唤雨。而嘉世虽然眼见着破落了,怎么也是个豪门,又有位人中龙凤的孙少爷,这肖闺女思前想后,横竖女大不中留,总要嫁出去,那嫁个自己过去能当正房持家的嘉世,也是不错的,也就答应了。

当然蕙质兰心的肖闺女嫁过来,才发觉什么叫做媒妁之言,孙少爷根本无心女色只读死书不说,她头上还有一大堆的公公婆婆指手画脚,加上对街那一位,这日子,实在举步维艰……

 

--------

 

这边儿嘉世的日子过得风雨飘摇,两条街外另一家的日子可是红红火火。这户人家姓霸图,开着一间武馆,整个镇子里富庶可是数一数二的,当家少主韩文清火爆脾气一身冲劲儿,是远近皆知的拳皇太岁。看官你奇怪一个成天只知道喷火吓人的汉子怎么混出的威望?那是因为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一定有一个出色的女人啊!韩文清屋里的那一位,可是艳羡全镇的贤内助,那一手推拿正骨的本事更是镇上的再世华佗。这两人是指腹为婚的表兄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婚后更是夫唱妇随举案齐眉夫妇齐心其利断金,只把这家业打理得蒸蒸日上。可叹美中不足是成亲三载无出。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韩文清再怎么强硬的性格,硬抗了几年下来似乎也有些支撑不住,霸图府接连又抬进两顶花轿。

之后的事情便是坊间风语了,不可尽信,但不妨一听。

传说韩文清此举,张新杰非但不妒不怨,更忙前忙后主动帮那两位张罗衣食住行,亲亲密密姐妹相称。

更传闻,先后进了霸图府上的两位,也不是什么一般二般的人物。头一位名唤林敬言,虽然年岁大了些,想当年可是名动四方的美人,温婉贤惠得一塌糊涂。原本是呼啸家的媳妇,可是年长色衰,加上温润柔软的性子实在斗不过年轻貌美求上位的小妾,终于是被呼啸顺水人情送给了霸图家。有传闻说,他进门的那天,少当家怕他性子软受欺负,当众给下人说,林敬言是霸图家重要的一份子。这劲头直教人怀疑他是娶平妻了。

另一位也不是什么黄花闺女,是艳冠天下的百花家大小姐张佳乐。去年这人神秘失踪,销声匿迹一年后又突然出现,毅然决然和百花家断绝了关系进了霸图的门,具体什么情况大家都说不清楚。尤其是大小姐当年可是有个如胶似漆的良人来的。前几年听说那位表哥患上重病,如今看来也不知是生是死了。

 

要说这开枝散叶本就是当家的职责,韩文清坚持了三年终归抵不住压力纳了妾 就不知霸图家的今天,会不会是城南轮回家的明天。轮回家书香门第,一门出过好几位举人,少爷周泽楷玉树临风一表人材,只可惜天生是个哑巴,空有一肚子墨水儿半点倒不出来。这些年不知黄了多少桩亲,鲜有没直接告吹的,人闺女嫁过来没两天也自请休书下堂求去了。直到去年无计可施从人牙子手里买了房媳妇,破罐子破摔不想砸开是个金罐子。这个闺名江波涛的女子非但不曾一心寻思逃跑,反而与少爷情投意合锦瑟和鸣,有了她里外张罗,周泽楷的经天纬地得见天日,轮回也飞黄腾达如日中天。只是可惜,小两口至今未诞下一儿半女。

 

 

比起霸图轮回的子息堪忧,同是小镇富户之一的赌坊蓝雨家可算是美满了。当家小两口才二十啷当岁的年纪,已经吾家有儿初长成了。这段缘分得从好多年前,魏琛还当着家没去云游四海时说起,老爷子收租子途中见一少年举子惊才绝艳初露锋芒,当机立断上前忽悠连蒙带骗拐回家中准备当倒插门女婿。无奈这后生黄少天皮相虽好一张嘴贫得全家头大,正房闺女们竟没一个愿意嫁,只好认作义子锦衣玉食的先供着。而蓝雨家夺嫡之争的结果也出人意料,是个叫喻文州的名不见经传的偏房庶子最终脱颖而出。有人说全赖他深谋远虑大智若愚,也有人说只因他才是黄少天愿为之留在蓝雨家的人,无论如何黄喻二人喜结良缘,次年双喜临门:喻文州继承老当家衣钵、诞下麟儿卢翰文。

现如今,小少爷初长成,当家决定放他出去历练一番。哪想毛头小子争强好胜,竟为了个花娘和城北微草家表少爷刘小别大打出手,眼见争不过还颇有乃祖之风的一包春药把人放倒。事后给喻文州知道,儿子被罚跪祠堂,当爹的因为拍案叫好罚跪搓衣板。

 

若说卢翰文小少爷是甜蜜的烦恼,那微草家的公子可就真个叫人操碎了心。

微草是镇上数一数二的大家,早些年是镇上的医馆,可自从妙手回春的老爷方士谦去了,就渐渐的只做药铺营生了。现任掌家的王杰希虽是寡妇,却极有手腕声望,日子操持的甚是富庶。这个其貌不扬的妇人一双妙手,总能出其不意化腐朽为神奇的为微草带来滚滚财源。但是王杰希再精明强干终究是是个守寡的女人,门前的是非多、家里男人们又各个做不得主,年复一年,压弯了她的腰杆,磨平了她的性子,为了家业挖空了心思。王杰希自己没能生养,过继了分家的儿子高英杰过来,精心教养宠溺有加望子成龙。可叹这孩子天资聪颖却生性怯懦,兼之又是个情种,一心挂记着被扫地出门的陪读丫鬟,寒透了当家的心。

 

 

说了那么多,诸位看官,我们再来回头看看城东的叶修。

一年过去,这人的面摊风生水起,生意兴隆人丁兴旺,不光挂了个看似大有来头的猥琐汉子,雇了几个七窍玲珑的伙计,新近还收了房小妾。

汉子不知哪里找来的野汉子,伙计却是大家眼见着一个两个打街上捡回来的,没心没肺的混混,迷路的新科榜眼,霸图微草家出来的丫鬟……最夸张的还有镇上来无影去无踪的飞贼,被叶老板相中后围追堵截穷追猛打,终于逼良为娼签字画押留了下来。而新纳的小妾伍晨就更曲折了。叶修的小面摊要扩充铺面,看中了无敌家的房子,巧取豪夺就给盘下了。伍晨是无敌家的媳妇,良人病弱,这些年只能苦苦支撑。如今连祖业也给人盘了去,丈夫一口气没上来彻底闭了眼,婆婆心灰意冷削发出家,又舍不得媳妇再辜负大好年华,将仅余家产尽数交与伍晨,劝她再找个好人家。可怜伍晨新寡,孤身一人茫茫无亲,只得抱着前夫留下的匣子委曲求全的嫁了叶修做小,只为了能留在已经不属于自己的家。

 


========================================

 

 

各位看官,流水的日子刷拉拉的过,时隔经年,我们且来回再看看全职小镇上又有什么八卦狗血风云变幻。

 

上回说了城北的微草、东北的霸图、城东的嘉世和城南的蓝雨轮回。这回就从另几家说起好了。先说说蓝雨家的邻居百花。这家茶楼最近是有点儿血雨腥风,失踪已久的大小姐张佳乐和大姑爷孙哲平重现江湖劳燕分飞,一个嫁进了霸图,一个卖身给了城北义斩。原本和和美美的一家人,一秒钟反目成仇有木有。放弃了当家之位委曲求全的给人做小的张佳乐只是红着眼睛说不后悔;在义斩挂个西席的孙哲平坦言自己沉疾难愈,却对昔年不告而别讳莫如深;百花家上下被精神支柱的大小姐背叛,可谓爱有多深恨有多切,誓要重现出繁花胜景,用张佳乐的手法,狠狠把霸图家比下去。于是乎,二小姐邹远和新姑爷于峰就这么被推上了风口浪尖。邹远比张佳乐小了五岁,本是在家族羽翼下平平静静的生活,自大小姐突然失踪,当家的担子全族的希冀就落在这个根本不喜张扬的小姑娘肩膀上。直到蓝雨家的少爷于峰主动入赘,一肩扛起几乎压垮了邹远的重担,摇摇欲坠的百花家才重新站了起来。

 

接下来说说和和百花家大小姐一同入了霸图门,那位林敬言的本家呼啸吧。呼啸家祖上是市井欺行霸市的无赖子,如今被霸图家嘉世家打压得靠着一间当铺维持。前面说过新上位的小妾唐昊挤走原配夫人扶了正,这只是一个开始,随后一年间,唐昊和贴身大丫鬟赵禹哲大施拳脚,逼得二夫人方锐自请休书辗转流落到兴欣面馆当了个伙计,其他林敬言的人也被散了个七七八八,换上了唐昊自己的势力,比如蓝雨挖过来的丫头林枫,毛遂自荐的管事刘皓。不过风风火火的折腾了一阵,唐昊才发觉原来家也不是那么好持的,家里那么多张嘴等着吃饭,外面各个家族虎视眈眈,其间这许多弯弯绕哪是他能都应付的?铺子里杂七杂八的东西真了假了更需要一双火眼金睛去辨识。于是呼啸家灵机一动,千金求聘霸图家的石女少夫人。原想这少夫人多年无出受足了诟病,号称全镇最强硬的男人韩文清都顶不住压力接连纳妾,他张新杰在霸图的日子还能好过?这种时候呼啸雪中送炭求聘一个即将下堂的可怜妇人,给足了他面子,还不手到擒来?可惜天不遂人愿,上门求亲的亲随给霸图乱棍打出来,张新杰更在门口贴了大字告示表示生是霸图人死是霸图鬼。呼啸家气恨难平,流言蜚语一个不下蛋的母鸡不要这么张狂不知好歹,结果没两日霸图竟亮出了深藏多年的嫡出孙少爷宋奇英!那孩子模样性情,真真和韩文清张新杰像了个十成十,硬要说是韩少随便抱来堵悠悠之口,实在是没人能相信。有心人掐指算算这娃年岁,倒也会心一笑了解为啥霸图家那么讳莫如深的不给孙少爷露面。实在是孙少爷出生的时候,还没到张新杰过门的吉时。

 

 

前后差不了多少天,城西虚空家也有了继承人。不知道是不是这家开棺材铺的缘故,李轩和媳妇吴羽策都鬼里鬼气的,街里街坊怕晦气,和他们来往的也少。尤其是吴羽策分明俏生生的脸蛋,总是冷冰冰阴森森的,就连抱着儿子盖才捷,都没见有个慈祥的笑脸。镇上三姑六婆都说,这么喜兴的大胖小子,能真是她生出来的?可没觉得见过那挂面身板揣起来过!

 

哎呀呀列位看官,可别说这女人的嘴多可怕,小老这还没有说到镇子上女人最聚集的烟雨绣庄呢!绣庄是什么地方?一大堆的大姑娘小媳妇坐在一起做着绣活,嘴里可都不耽误!这镇上的东家长李家短三只蛤蟆两只眼,一盏茶功夫不到,就能传两个圈!大家长楚云秀是女中豪杰,镇子上大事小事,她认第二,除了小老,还真没人敢称第一!至于为什么烟雨消息渠道这么厉害,却始终在镇上不上不下的总被其他几家压着,个中原因真真成也萧何败萧何。女人这种生物啊,三个就能是一台戏,烟雨外面看着没有呼啸风浪大,实际上那叫一个暗涛汹涌精彩纷呈,据说最近新贵舒家姐妹花闹得云秀加上家老李华都要镇不住喽。


------


上回说到了嘉世给翔少爷了房媳妇冲喜,无奈少爷一心功名,可怜如花美眷独守空闺,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当真闻着伤心见者落泪直要捶胸顿足大呼“闪开我来”。可是肖氏过了门,日薄西山的嘉世镖局真就东山再起了?很可惜,没有。列位不要忘了对街张牙舞爪的面摊——呃,现在已经是兴欣面馆了。叶修那是心心念念蓄意打击报复,横竖光脚不怕穿鞋的,干脆一张状纸告了官,把这些年家里那些暗通的款曲白纸黑字都交到了关系户的政敌手里。于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嘉世镖局雷厉风行的就被抄家了。

陶轩老爷算的还有点关系,早早得了消息卷款逃逸。剩下的家人财物都被变卖沽清,轮回家第一个出手买走了翔少爷,一时间,曾经高门大院的嘉世大宅,成了镇上最热闹的市场。到这里我们终于能看到叶修的意图,他绕了这么大一圈,终于名正言顺的从宅子里抱走一个牌位。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原则,微草家的那一位也跑来挖角,可惜王杰希眼界儿太高,横挑鼻子竖挑眼的好不容易看上那个据说当初跟叶修纠扯不清的子侄邱非,死心眼的小孩却是一心重振家业,不肯签卖身契。

骤闻此变,雷霆家赶忙赎回自家女儿。见到管家方学才上门来接,肖时钦自忖雷霆清白人家,一无二主郎,二无再嫁女,如今自己这当家大小姐却坏了一门声名,羞愤欲死,亏得小丫鬟戴妍琦手快嘴甜给拉住了哄过来。却说那时肖时钦带了仆妇张家兴回娘家,听得街上鞭炮声响,正是轮回家接亲的喜轿走过,不知道心中作何想法呦。想想孙翔锦衣玉食的大少爷,如今破落成了人家小妾,这心高气傲的孩子可怎么受得了?又说那周泽楷的发妻江波涛,最好的青春最好的年华都给了轮回家,原本合家上下还夸耀他是轮回的福星,转脸就背着他抬了房小妾回来给少爷留后,等他知道此事,新人都送进洞房了……

未公布的设定【够


1、杨聪菜贩出身,挣下一间301食肆不好不坏的经营。终于有一天他娶了位波斯看板娘回来,生意顿火;

2、城北义斩家是京里有人的新住户,开了小镇第一家钱庄,还请了孙哲平去撑场面;

3、肖时钦回到娘家后,生了天生反骨的米修远。

评论(16)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