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张佳乐、黄少天、孙哲平、卢瀚文。攻妈。

明知故犯 03

03

这部戏的名字最后定为《东区酒廊》,六月初在香港开机。

香港早已入夏,热且潮湿,黄少天是广东人对环境没啥意见,刘小别从干燥的北方来,一下飞机,就被扑面而来的暖风夹着水汽糊了一脸。

这时候刚下完一场雨,天还阴着,机场上空笼罩着厚重的云层。喻文州派的车在门口接他们,一路从机场往中环去。路上有些堵,开了挺长时间,拥挤的风景逐渐繁华。

摄影棚设在九龙的老街区里,住处则定在油尖旺的丽思卡尔顿。先到的半个剧组风尘仆仆,住进酒店已经是十一点多,刘小别还没打开行李,张佳乐就在外面敲门,问要不要去逛逛街区顺带吃夜宵。

一开门黄少天也在,倚在门廊上打游戏。黄少天少见的不带墨镜帽子出门,说香港大街上随便碰个把明星都是湿湿碎,他这样的国内咖来了便是没人理会的自由人,随便哪儿都去得。

刘小别看着他在前面对张佳乐如数家珍,想象自己如果某一天要戴口罩出门会是什么样,下意识摸了摸脸。

“你今日在街头吃鱼蛋,明日说不定就上芭莎封面,这圈子,一日千里都是小事,青云直上别忘了我们这些兄弟。”一同来的剧务笑嘻嘻和刘小别搭讪,问他年纪。张佳乐笑道:“别哥儿是被我和……我从大学里挖出来的,今年才毕业。”

说着突然一顿,惹得旁边黄少天看他一眼。张佳乐心里有鬼,赶紧把话题绕过去,又要两份。黄少天闲闲地说:“想不到你身材这么好,还挺能吃。”

“我健身的,你以为怎么练出来的。”张佳乐朝他说。黄少天来了劲,凑过去:“哗你真的练?我上周刚把胸肌给练出点样子,景熙就不许我再练了,说是过了不好看。他懂个屁,你看美国大片哪一个不有料,演戏更要帅啊你说对不对。”

张佳乐打量他恰到好处的三围,眼里狡黠之光一闪。“比我差点。”

黄少天发出一个拖长了的不屑声:“谁信,回去跟我比比,一定帅瞎你钛合金眼。”

这剧组可谓是和尚庙,蓝雨女员工都少得可怜,拍的又是基片,来的半个剧组竟然一个女人都没有,在场的也放开了开黄腔,对面的道:“黄少你比哪里,上面还是下面啊。”一片微妙的笑声,黄少天眉梢一挑:“上面下面都不输。不信的来单挑。”换来更多的嘘声,他挨个儿吐槽过去,徐景熙所说的科班出身全表现在一条巧舌上。

最后张佳乐起身吆喝:“明天还要开机祭天!都特么回去睡觉!”挨个踹回酒店。夜里的九龙街区也不眠,霓虹灯牌挤在街道上,在细小的雨雾里面绵延很远很远,狭窄的双层电车溶在这湿润的灯牌之下,晃晃悠悠地从眼前开向远方。

黄少天走在最后,勾住刘小别脖颈,问:“他发掘的你啊?”

刘小别知道他想问什么,爱答不理点了点头。黄少天就问其他的,他敷衍过去,夜风一吹都飘散在水汽里。

 

剧组开机,一群人衣着整齐地拜佛,个个手里拿三支香。案桌上供着关帝像,两旁还摆了香炉和上供的烤乳猪。这规矩在香港格外讲究,张佳乐像掀盖头一般将红布盖好的摄影机掀开,算是正经开机,演员的妆都已经上好,预备赶个好彩头拍第一场。

而张佳乐掀了盖头就钻进了摄影棚,拖了椅子坐在一边,翘着腿发号施令:“刘小别,脱。”

刚刚走进来的刘小别面露尴尬,拖拖拉拉道:“张导,冷。”

张佳乐将台本一合,往后面的工作人员堆里问:“今天多少度?”

那边有人回答:“三十一度啦,宜家天气好焗呀。”

张佳乐转回来说:“冷个屁,脱。”

现在演员还没有全部进组,要赶在人到齐之前将很多镜头提前拍完,就包括被张佳乐放在开机的床戏。刘小别那身学生装格外合身,想着马上就要穿不住了,心里是崩溃的。

他拍过那么一场床戏,然而那时早就清场,还被大很多的女演员引导着,如今有一种节操不保的感觉,犹犹豫豫地将外套脱了。转眼间摄影灯光收音全部到齐,一号机的摄影师体贴地问张佳乐:“导演,真不清场?”

“不清了,都是爷们害臊啥,我要个夜晚的微光,你那边太亮了。”张佳乐看着镜头,朝着摄影师摆手,“再暗点。黄少天呢?”

他转过头找黄少天,却觉得肩膀上被轻轻碰了一下,那人从他后面走过来,不知道有意无意地在他这里一顿,然后脚不停歇地向前走,一边说:“我也脱吗?”

张佳乐抬起头看了一眼,黄少天并没有看他,笑嘻嘻地摸着鼻子,眼神飘在刘小别穿着衬衣的上身。张佳乐道:“第一场戏,培养一下气氛,黄少天,你替他脱衣服。”

刘小别霎时间涨红了脸,然而他也知道拍感情戏势必要先培养情绪,到底他和黄少天还是戏里的一对情人——这么想着他又不知道是吐槽张佳乐还是喻文州,哪有情侣还不怎么认识就要滚床单的。

黄少天答应了,在众目睽睽之下闭眼想了片刻,一睁眼已经换了个人,在刘小别肩上轻轻搭了一把,身子凑过去,说了一句话。

刘小别已经紧张得过头,反而露出一派冷静来,没听清黄少天说的是“别紧张”还是“别害怕”。黄少天把他连哄带拖到床边上,被化妆师打理得桀骜而又青春的妆容往他面前一戳,勾起眼角,带了那么一点儿的不怀好意,还有八分意犹未尽,说起了台词:“你又没到二十一,下次别喝那么多。”

张佳乐连连向灯光师打手势,那头会意,连忙将整个棚里的灯光调得熹微。

刘小别心里平白涌上一股不服气,仿佛被这股气牵引,一瞬间变成了剧本里那个懵懂的大学男生,酒到半醉,眼里的人是他又不是他,双手环上黄少天的脖子,醉意朦胧:“我没醉——天哥,我热。”

黄少天在他耳边吐气:“我知道,听话。”

“你知道什么,你就知道打架……”少年人被压到被子里的时候含糊不清地说,“你要是知道,就好好地……”

话没说完,突然停了。

黄少天亲了他一下。

少年人备受震撼地仰在床上,管不了自己衬衫大敞,裤子也被解开,春光泄一床。

张佳乐说:“好,再来一次。”

黄少天从他身上跳起来,朝着张佳乐笑:“这他妈我的银幕初吻,张导给不给红包啊?”

他本来好看,脱光了身材果然了得,笑起来就像摄影棚里突然被照亮,张佳乐从摄影机后面抬起眼睛,应他的话:“给呀,等初夜给两倍。”

-----------

没到二十一:我记得hk是没到21不算成年吧


评论(2)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