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资深攻妈

明知故犯 05

自娱自乐就不打tag了啊

------------------------

从兰桂坊回来并不算晚,香港这座不夜城到了十二点依然人流涌动,无数刚刚走出办公室的白领从写字楼出来,钻入地铁。酒店里无人值守,走廊里铺着柔软的地毯,踩上去寂静无声。

干这行最讲求人脉。能够一日千里,亦能够瞬间雪藏。

兰桂坊里,老前辈和张佳乐勾肩搭背,说下次赛马会和天仔一起来。张佳乐站在酒店房间门口想了想那时候的场景,回头要对黄少天说什么,被勾着脖子抽掉卡,滴地一声刷进了他自己的房间。

黑暗里张佳乐笑了一声,黄少天在他身后带上门,说:“你笑什么。”

张佳乐说:“八卦还没完了?我出道以来就那么点事,全被你问出来了。”

黄少天借着窗口的光往他走了两步,倚着玄关大衣柜的门框,照例用他像是正经又不那么正经的腔调幽幽地说:“就当给我讲戏,你说,和男人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张佳乐:“……”

他只当黄少天喝多了,按着他脑袋呼噜了一把乱翘的头发,把人往外送:“没什么不一样的,你不是演的挺好。”

黄少天借酒装疯,拦着门框说:“那都是演戏,你也可以……”

啪嗒,张佳乐把门在这个酒疯子鼻子前面关上,里面传来一句:“明天早上拍你的镜头!”

 

第二天黄少天就没事了,酒劲过去又是一个衣冠禽兽。早上进摄影棚的时候神采奕奕,好像昨天晚上喝酒到半夜的不是他,和刘小别在门口打招呼,神秘兮兮地从背后拿出一个PSV。

刘小别眯着眼睛说,别被张导看见了,一会儿我拿我的来。

这会儿张佳乐踏着朝阳走进摄影棚,一眼瞄见两个主角在一角窃窃私语,欢欣鼓舞地说:“来来来,摄影灯光准备,就这个气氛——”

刘小别被雷得风中凌乱,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黄少天笑了起来,顺着他往前走了一步,把刘小别壁咚在墙上,嘴里说:“I 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baby~”

刘小别给了他一拳,言简意赅:“滚。”

黄少天笑嘻嘻地还不收手,继续道:“说好的私相授受啊baby。”

刘小别无语凝噎。

他预想中影帝的架子倒是没有,但是如今无厘头的程度已经一日千里,马上就要齁不住了。

好在黄少天变脸也像入戏一样快,真的开拍的时候已经又变成那个街头混混,眼里的戏谑之光沉下来,似有寒铁。

张佳乐没有坐在监视器后面,副导演代了他的位置,他抱着胳膊站在一号摄影机后面,镜头正对着黄少天的脸。

 

暧昧的味道消散不去,阿天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爬起来,拽过一条裤子草草套上。

少年人上半身仰在沙发上,下半身寸缕不着,镜头停在他漂亮的眉眼和肩胛骨上。

“你都不收拾的……过年讲究个除旧迎新。”他懒洋洋地踹了一脚纸篓。

阿天无所谓地摸了摸鼻子:“我又没娶老婆,等以后娶了老婆,家里就不这样乱了。”

 

阿Sean裹着一条毯子坐在床上,对着外面的一小片天空。

这个姿势使他像一个困在咫尺樊笼里的小动物,阴云的光从外面透进来,落在空荡荡的床上。

阿天端着一碗汤进来,一屁股坐在床边。

他们两人并没有很多话说。阿天试了试汤的热度,问:“喝不喝?”

少年回过头,眼睛里有一点亮光,显得水汪汪的:“你对女人有反应?”

阿天被问了个措手不及,下意识地张开嘴:“啊?”

“就……这样的。”少年爬到床头摸到一本杂志,是不知哪一期街头地摊上卖的色情刊物,写满了不入流的白话俚字,他随手一翻,耳根泛起粉红色。

有一页折了角,是个袒胸露乳的女人半裸照,仿佛是哪儿的娼妓,联系方式何如,“顾客”评价……他执拗地抬起头求证。

阿天瞟了一眼,毫不在意:“没感觉。锐仔以前睡过她,没什么特别的。”他把汤碗塞到少年手里,“我小时候就没碰过女人……十五岁就混男澡堂,啧。”

阿Sean凑过去,手背蹭过他年轻的脸颊,声音低低的 :“十五岁……他们真是占了大便宜。”

阿天不以为然,晃着手臂站起来,回头冲他一笑:“别胡闹,乖乖喝了。”

这一笑把少年的心神都勾了起来,端着汤碗的手晃了一下。

他自小爹不疼娘不爱,家里中等的那一个,上下不是人。那个名义上的养父,对他也鲜有笑容,如今上了大学,更是连钱都懒得给。若是知道他和这样的人混在一起,倒是势必要打断他的腿。

想到这一层他又有点退缩了,忙把那碗汤灌下去,熨帖着胃里。

 

他们俩单独的对手戏很快结束了,喻文州过来探班,趁着众人松一口气的间隙带来了一个方锐,天降神兵般进了组。

方锐是被蓝雨的星探发掘出来的,长了一副好皮相,却没想到最终签到了呼啸,以一个唱作歌手的身份出道。他刚发了个新砖,忙了好一轮巡演,带着一身风尘仆仆赶到了香港。

刘小别见到这位当红明星的时候,他在摄影棚角落的破沙发上和黄少天打联机。这人大眼睛薄唇,带着与生俱来的一丝狡黠和薄情寡义相,懒洋洋地摊在沙发上,伸开两条又细又长的腿,七分裤底下露出莲藕一样的小腿——白得一根汗毛也没有。

黄少天见了他一连声吆喝:“快来快来,就等你了。”

刘小别悄悄摸过去,掏出非法携带的PSV,马上就不介意他们俩背着自己联机的事了,大不了打爆黄少天。

香港六月,湿漉漉的天气是要逼死北方汉子。刘小别在这呆了大半个月,依旧觉得粘腻得难受。演员为了上镜好看不得不保养皮肤,然而到了这里,总觉得那一层层的护肤品猪油一样糊在脸皮上。

他瞄了黄少天一眼。蜜色的皮肤,干净光滑得连毛孔也看不出来。

黄少天被他们两人联手打爆,捶胸顿足,顾忌这老沙发会死在他的铁拳之下,临时起意说:“小别你还没见到方锐的定妆照吧,来来来我给你看,花容月貌啊我告诉你。”

方锐意犹未尽地盯着游戏界面,勾着唇笑,他笑的时候嘴角有点歪,十足的坏:“我今天要录demo,不然看什么照片,看我就行了。”

黄少天在手机上划拉划拉,找出一张照片,方锐上了妆穿了件街头T,微微低头侧目,招牌式地挑起半边嘴角,看上去又妖又纤细。


评论(6)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