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张佳乐、黄少天、孙哲平、卢瀚文。攻妈。

[佛爷all]听风月 上(主一副)

这是一列短小的破车,破车也是要飙的,然而在单位没法飙车,先给 @Grass on stones 喂一口,待我回家继续。

----------------------------------------

整个长沙城里,想上张大佛爷床的,得用算命先生的竹签子才数的清。

佛爷家世好,长得更好。身高腿长,衣服架子,刚来长沙时,骑在马上也是掷果盈车的人物。

相传,还是个男女通吃。

对此,铁嘴神算齐八爷摇头晃脑地说,佛爷命里,红鸾星高照,可惜没个后人啊,可惜可惜。

他连说了三个可惜,佛爷脸上没什么动静,一旁的小副官听着不是个滋味。

他从小跟着佛爷走南闯北,从东北到长沙,黑水到洞庭,什么样的阵势没见过,命是自己的,轮得到一个算命的多嘴多舌?

偏偏佛爷还很温柔,转而向他:“八爷是个书生,以后在长沙,要保证他的安全。”

佛爷说的话,就是命令,他除了服从,没有别的路可走。


同样是张家人,他与张启山几乎是一起长大的。张启山从小凶猛,十几岁下斗的时候,就敢把所有人丢在身后,一个人去探陪葬墓。

只有他一路跟着他,说来奇怪,和张启山下斗,粽子起尸的次数确然少了许多。

张家人说,这是因为张启山命硬,肩膀上两簇三昧真火,百毒不侵。

只有一次,十五岁的时候,张启山在墓里遇到骨尸*,差点折在里面。抬出来的时候,流了一担架的血。

然而毕竟命硬,没过几天,竟然就好起来了。他硬是把张启山按在床上休养了小半个月,才肯让他出门活蹦乱跳。

那件事对副官来说,其实是个颇旖旎的故事,少年懵懂,初尝风月,不外如是。

旖旎到他如今看齐八,横竖不顺眼。


张启山把军大衣脱下来,特别自然地递到他手里。皮手套要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脱,佛爷一边做着这个动作,一边瞄着桌上的一封帖子,朱红的印章,镂花洒金的,妖艳得不得了。

门口的小厮道:“这是红府二爷送来的帖子,说是明天在梨园有一场牡丹亭,请佛爷去听戏呢——佛爷,要是去的话,我现在就去安排车?”

张启山像是想了想“红府二爷”是哪一位,歪着嘴一笑:“他啊,不是唱京戏么,怎么唱起牡丹亭来了。”

他眉毛英气,嘴唇稚气,一笑之下就像十五岁。副官将眼神在他手上脸上嘴唇上乃至帖子上全部过了一遍,开口道:“上回红二爷不是说,天下戏都是相通的,湖南花鼓戏他也唱的来。佛爷下次不如请二爷来唱一出花鼓。”

张启山愉快地笑起来,朝着还等在门口的小厮挥挥手,小厮聪明地退下去。

去不去听戏,这要看佛爷明天高不高兴。

佛爷高不高兴,这就不是下人们能揣测的事了。不过佛爷大约是不喜欢听戏的,在东北就从未进过戏园子。

那双皮手套落在桌上,张启山捏着帖子又看了一遍,随手放下。他的东西,副官比他更清楚,清楚到他的衣服叠在哪个柜子里,贴身的物件儿要如何收拾。此刻他就将大衣手套和名帖一一放好,平时拿枪的手做起这些事来倒也毫不含糊。

张启山站在桌子后面看了他一小会儿,说:“过来。”




*骨尸:人们常言起尸具有五种类型:第一肤起,第二肉起,这两种类型的起尸,是由其皮或肉起的作用。第三种叫做“血起”,此类起尸由其血所为。这三种起尸较易对付,只要用刀、枪、箭等器具戳伤其皮肉,让血液流出,就能使起尸即刻倒地而不再危害人了。第四种叫做“骨起”,即导致这种起尸的主要因素在其骨中,只有击伤其骨才能对付。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