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张佳乐、黄少天、孙哲平、卢瀚文。攻妈。

全职十二国·黯之云 破晓之光 04

这文真实的CP我都不好意思打了orz

-------------------------------------


邱非落荒而逃。

繁花艳阳晃了他的眼睛,晒出一身大汗,要将他方才所见所想全部抹杀。嘉世的生死兴亡,不应该和他有关。盛夏时节,蝉鸣声声敲进脑内,吵得太阳穴胀痛,天灵盖要掀开。

是了……前面是碧瓦宫墙。他扶住了粗糙的墙面,大口喘息。

“邱非?”

尾音上扬,孙翔扬着眉看他,艳阳下的眉目英俊而张狂。

“你怎么这副狼狈样子?我还想找你切磋一下,啧……”

汗水沿着眉毛滑落,邱非抹了一把,艰难地笑笑:“无妨……大司马指教,邱非乐意之至。”

“算了,看你今天这样,也打不爽快。”孙翔不屑的撇了撇嘴,“哎,听说了么,又要打仗了。”

邱非茫然抬头:“啊?”

“啊什么啊,北边乱了,也许过不了几天就要打。”孙翔双眼明亮,有火焰在烧,“我想去战场,每天憋在王城,淡出个鸟来。”

邱非想北边终究是乱了,自己的人不知道能回来多少,眼前这个青年却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样子,他身上有却邪,他是嘉世的斗神,如果能够联手出征——

孙翔见他不说话,“嘁”了一声,扭身要走,忽然又回头朗声道:“邱非,等你哪天舒服了,咱俩斗上几百回合玩玩!”

邱非笑起来:“好。”

 

9.

 

义军就如燎原之火,在国境处熊熊燃起。

早朝上陶轩勃然大怒,拍着案几,将奏本扔出老远。底下众人不敢言语,低头听训。

他骂完了叛军大胆,又骂守关兵将无用,一干人等听得汗毛倒立幸甚至哉守关者不是我。孙翔听着居然不知得了什么趣,扑哧笑一声。旁边立即有人扯他袖子,陶轩却已听在耳中,朝他看来。

孙翔全不当回事,陶轩冷冷道:“大司马这是有话要说?”

孙翔迈出一步,轻轻巧巧施礼:“既然那些人都不得力,我去就是了。”

他是何等人物,陶轩略有喜色,一转念又沉了脸:“一派胡言,岂有杀鸡用牛刀之理!”

孙翔虽然领了却邪,又官拜大司马,却并无真正的战绩,若论能力,确有人不服。可是他统领羽林军,朝中武将又被他挑了个遍,都败于他手下,也不敢置喙。陶轩见他跃跃欲试,说出这句话来,倒是给他立威了。

“大司马护卫王城,怎能随便出征,何况这种流寇,又何劳大司马出手呢。”

刘皓慢悠悠道。

“邱非大将军不是方才平定了西南流寇,这次也合当大将军去……”有人说道。

邱非抬起头,“臣……”

他想说自己的人尚未全部回来,折了的兵将尚未补上,连军晌也没有发。刘皓好似看透他心思一般截了他下半句话头:“大将军刚刚凯旋,再厉害的队伍,也是需要休整的,我说的对不对?”

邱非茫茫然点头。孙翔便不爽:“所以,当是我去。”

刘皓又道:“君上明鉴,臣有个不情之请。”

陶轩冲他颔首:“你说。”

“北方边境与义斩国相邻,义斩多年割据,难保不是有谁指使。臣也曾经跟着嘉麒打过数年的仗,有些经验,愿意领兵出征。”

孙翔怒而笑:“刘大人这话真是好笑,跟着嘉麒打仗便算好的将领?”

他不服叶修,世人皆知,刘皓笑笑:“不敢,只是刘某不自量力,想为国分忧。”

孙翔还要说话,只听陶轩道:“好,那孤王就让你领一支精兵,去把那些流寇斩尽杀绝。”

 

孙翔不爽至极。退朝后又被刘皓叫住。

刘皓见他眉间还透着戾气,笑嘻嘻道:“大司马,君上不让你去领兵,自然有他的考量。”

什么考量?孙翔懒得去想,从鼻子哼一声不理他。

刘皓道:“斗神去打那些散兵游勇,知道的是大司马手痒,忍不住要一展神威,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嘉世无人可用,连这等不要紧的事情都要斗神亲自出手。当年嘉麒也不是事事亲力亲为……”

孙翔突然出声打断了他:“不要提叶修!”

少年的眉头紧蹙着,孙翔想这帮文臣真是毫无眼色,口口声声嘉麒叶修,现在却邪就在他手上,看不见吗?!过时的事情,过时的人,偏要千百次的提给他听。

叶修在又怎么样,也未必就能胜得过他。他不顾刘皓自顾自的絮絮叨叨,朝着远处的邱非喊:“邱非!跟我打一场!”

 

邱非不想孙翔在这时候叫住他,那人的眉眼燃烧着灼灼的火,不容拒绝。他沉吟了片刻,点点头。孙翔满腔的不忿要发泄,见他允诺,立即拉着他要往演武场去。

陈夜辉这时候也从殿里出来,看这二人剑拔弩张着勾肩搭背,奇道:“邱非竟会答应。”

刘皓阴沉沉一笑:“他一走就是小二十年,恐怕他才是最想看看却邪如今有多强的那个人吧。”

陈夜辉道:“刘大人忽然请缨,却让微臣不解。如今去剿匪,恐怕不是明智之举……”

刘皓笑一笑,背后的艳阳把他的脸隐在阴影里。

 

那边孙翔拉着邱非到了演武场,正是晌午时分,烈日炎炎。羽林军听说他二人要比武切磋,有不少看热闹的过来张望。

孙翔一手提了却邪,枪尖在太阳底下耀出一片白光,朝了演武场旁边靠着的十八般兵器一指,兴冲冲道:“我听说你的枪折在乱贼手里了,那里的武器你挑着用,坏了再换也无妨,省的说我欺负你武器不好!”

邱非也不推辞,挑了一支长枪在手里掂了掂,轻声道:“轻了些,不过还算趁手。”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孙翔的斗志也愈高,大笑道:“我也好久没爽快打过一场了,咱俩全力施为,一较高下!”

邱非报以一笑:“不必在意胜负,且尽力打。”

孙翔已经提枪在手,摆出“豪龙破军”的起手式,大声道:“你说什么呢,怎么能不在意胜负!”

豪龙破军气势万钧,却邪映着烈日划出一道灿烂银光,比它平时的光芒要闪亮数倍,乍起手已经滑出数步,朝着邱非正面劈开空气乘风而至。邱非又岂是等闲之辈,手中虽然是普通的长枪,急提一口气,步法周转,枪尖迎着却邪的枪尖战在一处,叮叮当当急雨般响得精彩。围观的众人只看见一片银光绽开,竟看不清二人是如何拆招的。

“你不出全力,我可要下杀招了!”

孙翔暴喝一声,却邪虚晃一枪,竟向着邱非腰间扫去!

他瞬间使出“霸碎”改刺为扫,却邪长有一丈八尺,攻击范围如此之远,扫到的范围极大,邱非几乎避无可避,眼见着就要被枪头劈中腰部。他没穿重甲,这一枪下去不死也半残了。

可是就在这一瞬间,邱非腰部一拧,整个人竟然腾空而起,手中战矛带着呼啸风声向着地上一击,砂石纷扬,地裂石崩,他硬生生用战矛拦住了孙翔的却邪!

孙翔只觉手上传来一股大力,将却邪的横扫之势截在途中,便毫无预兆地一抖手腕,递出一击伏龙翔天。

邱非的斗破山河还未收势,枪头深深的扎在地下,要拔出来再躲这顺势递出的伏龙翔天已是绝无可能,索性松了手,在枪身上轻轻借了脚力,身体向上纵起一人多高。伏龙翔天刺了个空,邱非凌空一抖枪身,枪头破土而出,眼看就要刺向孙翔前胸。

这只是一眨眼的工夫,或许连一眨眼都不用,邱非听见校场外面围观的人齐刷刷高声惊呼起来。

背后的寒意透过衣服袭来,龙抬头!

邱非心下一冷。昔日嘉麒叶修的绝招正是此,孙翔竟然比他还要更强半分,这招恐怕已经不能叫做龙抬头,而是龙回头罢。他无可破,无可退,唯有以进为退。他的血都冷下来,心里的怒意熊熊燃烧,高高挥起战矛,要在龙回头击中自己之前,先压制住孙翔。

这一刹那,他清楚的看见,矛尖噼啪两声,断成数截!

矛尖方才就禁不住他全力施为的斗破山河,现在又用内劲贯之,脆弱得像一根竹竿。龙回头咬上了他的脊骨,一阵巨寒袭来,邱非脱力,被击飞出去。

孙翔将却邪一控,数滴鲜血沿着矛尖滴到沙土地上。他呲牙一笑:“没刹住,你换把武器再打……”话音未落,却邪骤然长鸣起来。他确实留了八分力,邱非只受了皮外伤,从地上爬起来,惊讶地看着径自作龙吟之声的神器却邪。

孙翔显然是被吓了一跳,抡起长枪凌空挥了两下,才静下来。

邱非道:“我输了。”

孙翔不悦:“你认输这还有什么好玩!”

邱非站起身,脸色还有些晦暗,轻轻道:“你说的,全力施为,分出胜负即可。”

“我……”孙翔气结,怒道:“你尽了全力么?嘉世除了你,还有谁能跟我打?”

邱非低头不说话,孙翔看他沉默不语,以为他因为武器不好而怄气,几步抢到面前,将却邪塞到他手里:“你用这个,我随便挑把枪与你打!”

邱非一惊,却邪冰凉的枪柄已经握在手中,又响起阵阵低沉龙吟声。孙翔全无所谓,目光灼灼看着他,笑道:“这样就公平了!”

邱非面色一冷,将却邪递回孙翔手里,厉声道:“国之重器,你怎么可以轻易假手他人。”

孙翔一愣,邱非已经空着手向演武场外走去,他觉得自己一腔热情被泼了冷水,气不打一处来,一脚踢在方才被斗破山河击碎的地面上。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