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张佳乐、黄少天、孙哲平、卢瀚文。攻妈。

[王肖]千钧 01

我终于正儿八经的来卖这个安利啦,拉郎配不来一发吗

雷,嫖,OOC,419醒目


01

 

一夜情发生的契机奇妙,好似地下搏击。他进一步,你应退一步,最不济也要若即若离,当断不断,伴着酒色财气,浸在夜幕里,亲吻脱衣都来得容易些。

 

“啧,还随身带着套子……”

肖时钦从酒店宽大的白色床垫中挣起身来,伸手去摸那只捏着冈本0.03的手。指尖上滑腻腻的,滑进指缝变成一个奇怪的半交握姿势。

“黄少天给我的。”王杰希说得一点都不羞涩,就像网游里交接装备一样自然,“就在KTV里。”

肖时钦忍不住笑起来,向后倒进厚实温暖的被子里。“他怎么知道……不,他居然会随身携带,简直是人不可貌相。”

下一秒大腿被人分开,湿濡的触感落在腿根上。

“你是上面的还是下面的。”这问句被王杰希说得毫无起伏,尾音平静,肖时钦笑着挺起了腰。

“随你。”

 

今年的全明星在B市举行,义斩在赛场隔壁包下了一层酒店,外地来的选手基本都住在这里。白天里打了一场十二人友谊赛,饭点一过众人就呼朋引伴地去唱歌。

黄少天在KTV包间昏暗的闪灯中起身笑着抢麦,口袋里露出半个荧白色的包装。王杰希靠在沙发拐角处,敲了敲他的裤兜。黄少天没抢到麦,一边大笑“张佳乐你还行不行小心话梅核卡到你嗓子”,一边回头看了那纤长手指一眼,噗地笑出声来,顺手抄起塞进王杰希手心,附赠一个飞快的眨眼。

“送你了。给东道主的礼物。”

然后他重新开嘴炮,一连串垃圾话行云流水夹杂在张佳乐鬼哭狼嚎的歌声中,全场high翻天,谁也没在意他这一个小小的动作。

 

究竟为什么会和肖时钦滚上酒店的床,真的不记得了。每个人都多少喝了点酒,记忆断片闪过来又闪过去,回过神来已经抱着人滚进了房门,哐地一声。没有插卡的房间里黑得躁动而急迫,窗帘拉开着,B市的霓虹远远近近投下一片暧昧的光影。酒气交织,视觉在黑夜里模糊,四感敏锐,一点火星也足以燎原。

幸好他还留着一丝神智,摸索着从肖时钦脑袋后面把房卡插进卡槽里。咔嗒一声,光明四射,方才还趴在他身上啃的人似乎愣了一秒,睁开眼睛看他,双手都抱上来,看着看着,忽然就笑场,嘴唇滑到他喉结上:“……这样还怎么好意思搞。”

刚才酝酿起来的“立即、马上就要来一发”的气氛消散了一些,空调运转起来。那一点绿色的灯光伴着暖风,落在走廊上。

他们缠绕在一起滚进白色大床的时候,王杰希模模糊糊地想着没洗澡没漱口没做过任何前期准备连润滑剂也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一秒钟被对方的手击溃,打游戏练出来的灵活手指娴熟地摸进了裤子,扯掉内裤。若是情欲上来,只要享受就好。

最后关头肖时钦放开了他,让他去戴套子。第一次做这种事的魔术师内心忐忑手指稳定,见不得人的肮脏活儿被他做得行云流水,坦诚不已。战术大师的手拢上来,隔着一层薄膜抚弄他硬得流水的器官。肖时钦的眼睛纯澈,眼尾泛红,手心揉上那东西根部,声音里隐约有点得意:“真精神。”

他的手心滚烫,与那个器官相得益彰。王杰希有点窘,他的确是第一回跟人上床,魔术师管理队伍井井有条游刃有余近十年,现在却要在那只灵巧如弹琴的手里一泻千里,他调动起全身的细胞来对抗射精的冲动,还没到达最后的胜利,怎能就此缴械。肖时钦看出他的心思,松开手,开始给自己扩张。战术大师的姿势落在他眼里,是蓄谋已久居心叵测,是身经百战妖气撩人。

你想什么呢。

战术大师的腿勾上来,脚跟磕在他腰眼,用了点力将他往怀里拉。

你以前也跟别人睡?这话王杰希问不出口,一夜情而已,管不到以前的情史,肖时钦却贴在他耳边说:只有过两次。

我靠,读心术,和江波涛学的?

肖时钦搂着他笑得直抽:“你配合我一点,再笑场我要软了。”

下面被牵引着进了一点点头部,内壁温暖紧窒,这时候再怎么处男也悟出了“只有过两次”的含义,身下人疼得眉头紧皱,即便不笑场前面也软下不少。身体疯狂的排斥异物,一边排挤一边绞紧他蓬勃满涨的龟头,进退两难。

这时候王杰希没时间去感慨“老子的处男终于要结束了”,魔术师的作战风格向来与众不同,放弃到手的猎物不是他的风格。他抱紧了肖时钦因为疼痛绷直的背,摸下去感受结合处胀满的痛楚。他方才几乎要被直接夹射出来,硬得像块石头,缓到这一波情潮过去,他按着肖时钦的小腹,慢慢地把自己压进去,感觉到那身体因为难受而绷紧又努力放松。游戏宅的肤色很白,大约雷霆的健身做的不错,手底下能细微感到肌肉的力量。他插得很深,轻轻动了一下,肖时钦没忍住从嗓子眼里蹦出一个短促的呻吟。

王杰希低头看二人腹间夹着的那个器官,笔直而漂亮,颜色丰润,半硬不软地蹭在他小腹上。他想看它硬起来,肖时钦又难耐地推他:“太深了……”他懂事地抽出来一大半,又缓慢地推进去,到达更深的地方,内壁为他这个动作而打颤,抖个不住。

他无师自通,重复地加快这个动作。那漂亮的器官在他再次用力的擦过肠壁的时候颤巍巍地抖了一下。肖时钦搂住他的肩膀,闭着眼仰着头,喉结和下巴画出一道弧,几不可闻地爆了一句粗话。

 

 -------TBC

 


评论(31)

热度(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