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张佳乐、黄少天、孙哲平、卢瀚文。攻妈。

全职十二国·黯之云 破晓之光07-end

写完了写完了!写得我吐血三升,再也不想写打仗了orz

终于成功的刷出了王肖CP!喜大普奔!

到这里正篇基本上就结束了,还有三个番外,黄喻、双鬼、方王。

年前尽量把番外也放出来。

结局狗血泼了三大缸,小心避雷!!!!!!【加粗】

=====================


“北方失利,大将军退守二百里!”

“南方告急!大司马困守孤城七天七夜,被迫退兵河庐城!”

战报如雪片,连续不断。萧山城内一片残阳。

陶轩咳得越发厉害,终日不离开寝宫。早朝渐渐再不去上,就少有大臣往梧桐宫里来。那些雪片一样的战报堆在他的桌案上,有的看过,有的连看都不愿意去看。

秋风寥落。梧桐宫中栽着的...

全职十二国·黯之云 破晓之光06

12.


燎原之火势如破竹。

陶轩的病没有好转,战报却一个接着一个飞入梧桐宫中。

北方七州陷落,战火烧到东北沿海。紧接着传来海盗的消息,就连虚海的路也被截断了。叛军不知何处得了冬器,将北七州的州宰割了首级,挂在战旗上,远近闻风丧胆。

流民不得海路,只好往南方烟雨国方向逃。不料此时烟雨闭了国门,不放外人进入。

大量的流民被阻在南方,无家可归,渐渐也成了组织,举了“天道”大旗,推举了昔日州宰之子为伪王,进据南方十一州,分三路北上。

一时间,四方云动,战火猎猎。


八月,东方枢纽阳州城陷落,叛军杀阳州宰,焚宫阙,将州宰妻女并家人十五人沉入江中。...


全职十二国·黯之云 破晓之光05

新年快乐~~!

亲友吐槽我吞日写得像变形金刚版千机伞(炮)

为了年前完稿赶工ing,大概会在年前或者年后搞出本子雏形。

================================


10.


这场比武虽然是一时意气,却因为围观者众多,很快就传遍了。没看到的人道听途说,描述得栩栩如生,孙翔何等勇猛,哪怕是邱非,也抵不住他的一击龙回头。

消息早就传到刘皓那里。他调兵遣将准备出征,听了这消息不过笑一笑。陈夜辉日日往他这里跑,说是奉了王命前来照应,其实不过是想打探刘皓的想法。

为何要请缨出征?刘皓想,只有他这样从未出过宫门的人,才会这样问。

只要下山去,只有离...

全职十二国·黯之云 破晓之光 04

这文真实的CP我都不好意思打了orz

-------------------------------------


邱非落荒而逃。

繁花艳阳晃了他的眼睛,晒出一身大汗,要将他方才所见所想全部抹杀。嘉世的生死兴亡,不应该和他有关。盛夏时节,蝉鸣声声敲进脑内,吵得太阳穴胀痛,天灵盖要掀开。

是了……前面是碧瓦宫墙。他扶住了粗糙的墙面,大口喘息。

“邱非?”

尾音上扬,孙翔扬着眉看他,艳阳下的眉目英俊而张狂。

“你怎么这副狼狈样子?我还想找你切磋一下,啧……”

汗水沿着眉毛滑落,邱非抹了一把,艰难地笑笑:“无妨……大司马指教,邱非乐意之至。”

“算了,看你今天这样,也打不爽快。”...

全职十二国·黯之云 破晓之光03

快被我自己狗血死了= =

一百个慎入。


6.


叶修,叶修。

那人长相并不十分俊俏,看谁都是一副懒洋洋的姿态。

就好像五百年前陶轩升山的时候,十七岁的叶修歪着身子坐在上座,斜着眼瞥他。

就是你了。

——居然是我,为什么会是我?

那时候叶修根本不理会他,跳下宝座往后山跑。眉开眼笑,扑到女怪怀里。

不,那其实算不得女怪。

那一对儿兄妹,分明长成人的上半身,却生有双翼,下半身生成鸟尾,羽毛斑斓。女仙说,这是嘉麒的共生怪,有两只共生怪的麒麟是罕物,千年不遇。

陶轩沾沾自喜。叶修趴在大一点的共生怪怀里笑,无忧无虑。他说,沐秋告诉我,你有帝王之...

全职十二国·黯之云 破晓之光02

3.

 此当剪金三百九十五年。

金盏银台宫门饰了满屏的奇花异草,一片青葱颜色。春夏交际,花草茂盛,清香扑鼻。

微麒支着身体坐在案几后面,案上堆着的卷宗几乎要把他的脸淹没掉。一贯不对称的眼眯起来,眉毛微蹙,显然不悦。

“袁柏清,你说。”

脾气火爆的大司农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去:“仅凭台甫大人做主。”

“邓先生,你看呢。”

邓复升袖着手站在袁柏清的下首,欲言又止,怔了片刻才道:“雷霆有变故,为何不求助我们?微草雷霆边境相邻,素来交好,即便肖时钦不愿意示弱,这种时候流民犯境,也由不得他不管。”

“邓先生以为雷霆到底有何变故?”

微麒将卷宗在桌上磕了磕,皱起的眉显得眼睛...

全职十二国·黯之云 破晓之光 01

全职十二国第三   黯之云 破晓之光

其实我心里还有一部《嘉世帝国衰亡史》你们信么XDDD


1.

肖时钦将袖中的机械放出来,小小的木蜘蛛顺着树爬上去,隐没在繁茂的叶片中。

嘉世王朝治世五百年,梧桐宫中树木繁茂。他此刻只需再过一道关,就能出得这座金汤城池。

他将每一棵树的位置都记在心里,沿着宫墙七步远还有一棵,袖中铜丝一抖,是方才那只木蜘蛛送来的讯号。

宫门处有三拨守军,轮换拱卫,毫无破绽,这是昔日嘉麒还在的时候设下的岗,而如今他要破门而逃,不得不绕过这三拨岗哨。

他袖中又放出两只木蜘蛛,分别爬上另两棵树梢。手心扣了数根铜丝...

全职十二国番外·笑春风【林方】

笑春风

林方


孙哲平陪张佳乐踏上自义斩回霸图的路。

他二人乘船辗转,一路游山玩水。入境时已是盛夏。

北国夏日炎炎,张佳乐脸颊上沾着散乱的额发,热得有些红,眼睛亮晶晶地带着笑意,冲孙哲平亮了亮一口白牙:“迟了半个多月了……老韩肯定要生气的,新杰一定要罚我。”

他这半年养得极好,脸颊丰润,孙哲平靠过去捏他耳垂:“我陪你去,他就不敢罚你。”

张佳乐大笑:“你当我什么样人,还能怕老韩那张黑脸?”耳尖却红了,孙哲平也不多说,径自打马往前。张新杰早早就派了人来接应,秦牧云等在城楼上,汗流浃背。张佳乐老远看见他,全不见外,见了就笑:“怎么是你。”

“台甫大人见你二人半月不到,怕...

全职十二国·寥落之繁花[下]

5.


楼冠宁整束了行装,他的辎重丢得差不多,所剩的唯一个布包,一把斩锋而已。黄海天色晦暗,难辨晨昏。他只见孙哲平于不远处岩石之上坐着,身形沉稳,而在这漫天黄沙之下,平白有一丝苍凉。

他如今只有一个人了,思及前路艰险,心下忐忑,壮着胆子叫道:“孙……前辈。”

孙哲平纹丝未动,他又踅到面前,轻声道:“前辈……台甫大人。我要动身了。”

他声音极低,孙哲平却从入定中醒过神来,只道:“我再不是什么台甫。”楼冠宁一怔,意识到失言,忙道:“我今天就往蓬山去,下次相见不知是何时。前辈若一直在此……”说到这儿他言语一顿,他也知道孙哲平未必会一直在黄海,即便他再不是麒麟,可到底还是念着百花...

全职十二国·寥落之繁花[上]

十区发过的,同样搬回来存档。私设良多,写给我媳妇的paro架空世界。

全职十二国第二

寥落之繁花


1.


燕子不归春事晚,一汀烟雨杏花寒。


百花的春意,胜在花繁似锦,处处馨香。
张佳乐拿着一枝孩童赠的黄木香,衣角被孩子们拴上了一朵朵千叶山茶,他又爱花哨,衣服上云锦成簇,艳艳生辉。
别馆的孩子们多是官家子,小的不过三四岁,尚未做得仙人,围着他叽叽喳喳地笑。
张佳乐与孩子们玩到晌午,脱了外衣坐在桌前扇风。他升山的时候二十二岁,如今依然是当年模样。
别馆选在有山有水之处,石桌旁有潺潺流泉,水流击石,声如碎玉。太宰莫楚晨看他满头细汗,递了帕子来:“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