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资深攻妈

[王肖]公交车.avi

算千钧的番外吧……

我去查了户部巷的地图,还抓住武汉的基友进行了考察……但是我没去过武汉,bug请忽略2333

--------------------------


帝都的公交车司机太不思进取了。我们大武汉每个公交车司机的梦想都是开F1。

肖时钦说这句话的时候是晚上十点,他们在户部巷的豆丝摊门口,王杰希的嘴角漏出一点辣椒油。他到了武汉好几次,开始练习吃辣,舌头火烧火燎,说话北京人的连音就格外严重,舌头打滚儿:“好像你在北京坐过几次公交车似的。”

肖时钦弯着嘴角笑。他在北京有男友兼职司机,公交车着实没坐过几次,武汉主场却不一样,他的大众没开出来,俩人走路出来吃零嘴儿,要趁着末班,坐...

《千钧》没有一宣二宣的终宣

确定参加的场次:

5月17日帝都only,摊位号A26.

6月2日CP14,摊位号第一天L0506,第二天L06。

6月15日炎都only,摊位号未定。

每场投放30左右。定价8软妹币。

台湾由黑猫太太代理,印调: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s77fRKb85_pExhC2xFaiO-aIbyAQk_ubsCaPeUo8Jlg/viewform?usp=send_form

感谢上一条凶残的回复数,后两场的摊位号会在天窗http://doujin.bgm.tv/subject/35325公布。


本子具体情况:

字数:2w1

页数:40p...

关于《千钧》的小料计划

这是个安利文。

本来想在帝都微草主场和炎都雷霆主场发两次安利【。

但是我问了认识的印厂,说是200本才能保证成本压在五块钱,现在看印调和回复的情况,200是肯定糊墙的_(:з」∠)_所以如果要印,可能就印个几十本……这样的话成本就涨到10块钱左右= =所以如果发的话可能会变成9块钱结婚证价_(:з」∠)_

到底印不印还在纠结中,觉得这个价能接受的小伙伴拜托给我留个言【仆

P.S!刚才被印厂小哥追问你到底是有多少肉,肉的详细吗,肉的细节有木有,如果肉的话不能降价!妈呀耻度…………


开了个天窗 http://doujin.bgm.tv/subject/35325...

[王肖]千钧 09

终于大步奔向了撒糖,我撒了一章发现撒的全是打戏,不过下一章就可以谈恋爱了好开心【滚


-------------------------------------------------------

09


呼啸的战术意图很简单,搏杀,轰杀,赶尽杀绝,使用不带奶妈的人盯人战术。

就像唐昊的作风一样简单干脆,很少拖泥带水。

雷霆选了一张好图,复杂,多变,山石树木层层掩映,障碍物层出不穷。这样的图适合拖慢比赛节奏,打乱对方的贴身战术,让对方难以增援。但是同样有缺点,比如张家兴的牧师,施法距离和施法角度就受到极大的挑战,万一支援不上,反而容易被对方反制。

生灵灭闲庭信步,白衣在系统光下...

[王肖]千钧 08

08


戴妍琦冒冒失失冲进训练室的门,一眼看见肖时钦,眨了眨眼,露出一个花朵般的笑靥,悄悄踅过去,轻言细语:

队长~你把钥匙落在食堂了。

纤纤细指上挂着一串丁零当啷的钥匙,在肖时钦面前晃一晃:“队长今天心情不好?”

肖时钦苦笑,拿过钥匙:“没睡好,困。”

吃过午饭一群人陆续回来,东倒西歪,大部分犯着春困,哈欠连天。肖时钦这个理由极其充分,不用辩驳,戴妍琦笑嘻嘻看了他半晌,凑过来说,队长,告诉你个秘密,队上有人脱团啦。

肖时钦耳根一热,问她,谁啊。

你猜猜?

少女的笑颜特别可爱,让人心旷神怡,说的人故作神秘,听的人心有戚戚,支吾问道:难道是你自己。

哎呀你怎么这么迟钝呢。戴妍...

全职十二国·黯之云 破晓之光07-end

写完了写完了!写得我吐血三升,再也不想写打仗了orz

终于成功的刷出了王肖CP!喜大普奔!

到这里正篇基本上就结束了,还有三个番外,黄喻、双鬼、方王。

年前尽量把番外也放出来。

结局狗血泼了三大缸,小心避雷!!!!!!【加粗】

=====================


“北方失利,大将军退守二百里!”

“南方告急!大司马困守孤城七天七夜,被迫退兵河庐城!”

战报如雪片,连续不断。萧山城内一片残阳。

陶轩咳得越发厉害,终日不离开寝宫。早朝渐渐再不去上,就少有大臣往梧桐宫里来。那些雪片一样的战报堆在他的桌案上,有的看过,有的连看都不愿意去看。

秋风寥落。梧桐宫中栽着的...

全职十二国·黯之云 破晓之光 01

全职十二国第三   黯之云 破晓之光

其实我心里还有一部《嘉世帝国衰亡史》你们信么XDDD


1.

肖时钦将袖中的机械放出来,小小的木蜘蛛顺着树爬上去,隐没在繁茂的叶片中。

嘉世王朝治世五百年,梧桐宫中树木繁茂。他此刻只需再过一道关,就能出得这座金汤城池。

他将每一棵树的位置都记在心里,沿着宫墙七步远还有一棵,袖中铜丝一抖,是方才那只木蜘蛛送来的讯号。

宫门处有三拨守军,轮换拱卫,毫无破绽,这是昔日嘉麒还在的时候设下的岗,而如今他要破门而逃,不得不绕过这三拨岗哨。

他袖中又放出两只木蜘蛛,分别爬上另两棵树梢。手心扣了数根铜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