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张佳乐、黄少天、孙哲平、卢瀚文。攻妈。

明知故犯 04

感觉这一章还有三千字……

解释两个梗:1、上回有妹子指出香港21岁成年的法律现在已经改了,查了一下是90年改的,戏中戏是99年。算是黄少那个角色的幼年习惯好了【喂

2、车里放的那首歌在这里: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

一九九九年。

香港的老房子,窄小而昏暗,窗口是无数家挑出去的长竹竿,旗杆一样缀着各色各样的衣服和裤子,“和平地产”,硕大的招牌几乎要从对面戳到这边窗框,夜深沉里亮得眼花缭乱。

阿Sean浑浑噩噩地走上楼梯,手心里扣着那张香烟纸,纸...

明知故犯 03

03

这部戏的名字最后定为《东区酒廊》,六月初在香港开机。

香港早已入夏,热且潮湿,黄少天是广东人对环境没啥意见,刘小别从干燥的北方来,一下飞机,就被扑面而来的暖风夹着水汽糊了一脸。

这时候刚下完一场雨,天还阴着,机场上空笼罩着厚重的云层。喻文州派的车在门口接他们,一路从机场往中环去。路上有些堵,开了挺长时间,拥挤的风景逐渐繁华。

摄影棚设在九龙的老街区里,住处则定在油尖旺的丽思卡尔顿。先到的半个剧组风尘仆仆,住进酒店已经是十一点多,刘小别还没打开行李,张佳乐就在外面敲门,问要不要去逛逛街区顺带吃夜宵。

一开门黄少天也在,倚在门廊上打游戏。黄少天少见的不带墨镜帽子出门,说香港大街上...

明知故犯 02

嗯CP是这样,结局是黄别,过程有乐天。

最近纷纷写演艺圈我都不太敢写了……

对了,这次是喻文州第一次担纲王思聪类角色,敬请期待【有毛好期待

-----------------------------------


“文州拿一堆人来说服我,什么裘德洛,哈利波特,特诚恳,我就说啊,行行行,不演个基佬,怎么能是一个合格的直男演员呢。”黄少天靠在桌子上冲徐景熙笑。徐景熙作为他的经纪人最近处理绯闻处理得听见什么都下意识地脑洞大开,举双手告饶:“你下一个绯闻要跟男的?”

黄少天大笑:“那你得找文州要双倍工资!”

徐景熙摇摇头:“那叫Daniel,不叫哈利波特。上回那妹子真的特认真,你最近见到...

[微草中心]薄刃刀 中

前文:http://okita1029.lofter.com/post/299cdf_8049630

黄喻+(似乎是)黄别+卢刘+袁柳,有人说有微弱的王喻……(我并没有看出来)

谨防天雷

---------------

喻文州与黄少天一般年纪,虽然极力做出大当家的气度来,脸上的一丝稚气还是脱不了。

不过在这一行,熟得早。黄少天拎着那少年下车,朝门口探出头来的不认识的少年一笑:“哎,去告诉你们大当家的,就说黄少天带着少当家喻老板上门来了。”

那少年正是高英杰,听了这话小小的眉头皱起来,嘭地关上两扇大门,啪嗒啪嗒跑进去了。

卢瀚文犹自不满:“黄少你光说你和喻师叔,为什么不提我!”...

[微草中心]薄刃刀 上

有改动,重发一下好了。前文我会藏起来。

终于可以正经说CP:黄喻、微黄别、卢刘。

微袁柳、没有方王【。

年龄操作有。

---------------------------

津沽旧梦·薄刃刀


风雪如刀一样割在孩子的脸上。孩子一只手被女人拖着,拽在雪地里踉踉跄跄地走,另一只手露在棉袄外面,赤裸裸地肿起来,生着发紫的冻疮。

冷劲儿早已过了,手毫无知觉,寒风飕飕地刮也不觉痛,仿佛这手便不是自己的,任它怎样去凌虐。皴裂的地方崩开了,流出一点儿紫红色的血,迅速的止住。他也不哭不闹,被拽得一步三倒,依然跌跌撞撞地往前走,鼻涕和化掉的雪水在脸上枝枝杈杈地,凝结成冰...

[黄别]不识愁 全

深夜写肉回馈社会,第一次写双方都是雏的2333333

直接上链接啦~

点我


发现不老歌也有屏蔽词了!


然后顺便说,《花花世界》通贩完售,感谢大家。留言我也有看到,大家好可爱~


[黄别]不识愁 (上)


他们头顶上有一盏暗沉暧昧的别致吊灯,灯泡被一层彩膜罩住,只投下摇晃的花瓣样光影。刘小别猫一样舔了舔酒杯,脸有点皱,他的酒杯是方方正正的标准杯,被酒液映成灿烂的橘子色,杯中澄澈透亮,浮着剔透的冰块,杯壁上还嵌着半块柠檬。可是酒终究不如饮料好喝,黄少天抄着一杯长岛冰茶,不语先笑的一双眼映在暗红色的杯沿上。“不好喝?”

刘小别摇摇头,又点点头,啧一声:“什么味儿啊,像中药。”旁边人七嘴八舌,他坐着显得安静,其实他长得挺冷,脸白个高,又瘦,整个人像一把冷钢匕首,而年纪还太小——这小反映在青春稚气的眼角和唇线,以及纯澈透明如他杯中酒一般的眼神中——就仿佛有些中二了。

他们这群人在隔壁念大学,如今总是...

[黄别]娑罗双树(只是个开头)

被和风名字打败了,先放一点点玩儿,不知道有无后续。我自始至终都没有写出人名,简直是创举!

@outsider  艾特上了吗试一下

----------------------------

娑罗双树


“啊,今晚也没有月亮呢。”

游廓的太夫屋里,长年熏着合欢的香气。

吉原刚下过雨,白天的热意都消退了,空气中弥漫着熏香与栀子花交织的轻微香味。

“我在这里等着再会。”

撑着伞的女人微微仰头,对着少年浪人说。和服的领口开了一大片,露出雪白的后背。少年浪人怀里揣着太刀,摇摇头从她艳丽的油纸伞下钻出去,头也没回,朝她挥了挥手。

三味线的声音还在夜空里游曳,他用小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