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资深攻妈

[黄喻]金铃记

很久以前给人写的聊斋漫画脚本,结果因为种种原因画不出来惹,就发出来好啦,攒攒RP,希望过完年能转个运,顺利辞职读书。

大家新年快乐~哭晕厕忙成狗的lo主求回复治愈啊呜呜呜

攻有性转,注意防雷

-----------------------------


第一幕:

太阳西下。画面中看到废弃的山神庙的一半主体。庙门前有几棵长得毫无章法的槐树,叶子落尽了,上面停着乌鸦。槐树不远处有三个小童玩耍,两女一男,穿着短衣,梳着发髻,大概四五岁。

书生由远处走来,背着一个书箱,穿得非常普通。他长着一双弯弯带笑的眼睛,很是可亲。玩耍的小童看见他,蹦蹦跳跳地迎上前去。

男童:先生,那边去不得呀。
书...

[微草中心]薄刃刀 中

前文:http://okita1029.lofter.com/post/299cdf_8049630

黄喻+(似乎是)黄别+卢刘+袁柳,有人说有微弱的王喻……(我并没有看出来)

谨防天雷

---------------

喻文州与黄少天一般年纪,虽然极力做出大当家的气度来,脸上的一丝稚气还是脱不了。

不过在这一行,熟得早。黄少天拎着那少年下车,朝门口探出头来的不认识的少年一笑:“哎,去告诉你们大当家的,就说黄少天带着少当家喻老板上门来了。”

那少年正是高英杰,听了这话小小的眉头皱起来,嘭地关上两扇大门,啪嗒啪嗒跑进去了。

卢瀚文犹自不满:“黄少你光说你和喻师叔,为什么不提我!”...

[黄喻]京沽旧梦 之 南音

剑诅,第二十二夜

感谢 @渝晓思 邀请我写这一夜,不过最近三次元太多事儿,没时间也没精力,又沉迷电视剧……这个东西实在烂无可烂,大家随便看看,回头我有空了改一下吧。(改不了可能会删……)

接我那个民国微草全员,算个小番外?


--------------------------------------

南音


广州与京城不同。

在这时代里,故国是一盘岌岌可危的棋。

那一角,烧着烈烈热血,上演着一出又一出的国仇家恨,这一边早已开放到伦敦巴黎,夫人小姐们跳的是交谊舞,剧院门前早竖起了洋人的电影招牌。

紫荆花是可以开一个冬天的,开在教会的园子里。在四季如春的南...

[黄喻] 秉烛夜谈

好萌萌~放出来啦!

螃蟹煮酒:

 给@桃花花 《花花世界》的番外G


白天里被太阳晒透了,即便是到了冬天的夜晚,夏威夷的室内也糊着暖热的温度。


他们住在威基基海滩上的酒店,落地窗面着海,海浪一波一波拍上岸,打开窗能有腥咸的风被推进来。这该是有点像他们当初在海南待过的酒店,同样是临海的落地窗和大床,但又全然不同。


又或者人换了心情,到底看到本应是一样的事物都不一样了。


喻文州在浴室里洗澡,水汽蒸了满室,拥拥堵堵,挤得他脑门发涨。忽的门被打开,浴室内的气压明显松动了一下,喻文州抬手关上花洒,听见...

[微草中心]薄刃刀 上

有改动,重发一下好了。前文我会藏起来。

终于可以正经说CP:黄喻、微黄别、卢刘。

微袁柳、没有方王【。

年龄操作有。

---------------------------

津沽旧梦·薄刃刀


风雪如刀一样割在孩子的脸上。孩子一只手被女人拖着,拽在雪地里踉踉跄跄地走,另一只手露在棉袄外面,赤裸裸地肿起来,生着发紫的冻疮。

冷劲儿早已过了,手毫无知觉,寒风飕飕地刮也不觉痛,仿佛这手便不是自己的,任它怎样去凌虐。皴裂的地方崩开了,流出一点儿紫红色的血,迅速的止住。他也不哭不闹,被拽得一步三倒,依然跌跌撞撞地往前走,鼻涕和化掉的雪水在脸上枝枝杈杈地,凝结成冰

[黄喻]万千宠爱

现在发个文多么辛苦啊= =哎所以混更也是不容易的……

花花世界番外一,小甜品


万千宠爱 ←点我

夤夜如昼

L酱是我知音人!

以及二刷基本完售,感谢大家支持~

这是一篇神奇的戳中了我的G文,收到的那天晚上我对着它哭了半小时……

虽然我自己也说不清哭的点,大概是机锋恰好对上了吧。

那阵子我参了三个月的禅,虽然我红尘未了,六根不净。

总之,(づ ̄ 3 ̄)づ~


Lyndol:

 @桃花花 黄喻本《花花世界》番外G

二刷已基本完售,感谢大家><


我去问桃可不可以发的时候,被人吐槽“你又要骗更”(……)


夤夜如昼


黄少天快步走进会议室的时候,喻文州已经架好了ppt,正拿着翻页笔调试;黄少天这...

[黄喻]等价交换

脱衣扑克梗,作者一点儿也不会打牌_(:з」∠)_已死

赠 @皮皮蟹煮酒 我的小天使,么么哒~说好的下文!!!

以及 @暝觋 你看你看我写完了【。

--------------------------


黄少天把牌一推,乱七八糟的花色都混到一起堆在茶几中央:“脱吧。”

他们席地而坐,茶几上放着零碎的钥匙扣、啤酒瓶和烟灰缸,还放着两把柯尔特。喻文州慢条斯理地将牌放下,松了松领带:“你想让我脱上面还是下面?”

黄少天背后是一堆靠垫,各种各样形状,他懒洋洋往后靠了靠,伸开两腿,从茶几底下伸过来,几乎要勾到喻文州的脚:“都行。反正最后都要脱光的。”...

[黄喻]喵X8 END

 @好大一只见光死 生日快乐~


嗯就这么结局了~

------------------------------------


身为一个工科狗,肖时钦暑假过后大四,因为毕业设计的关系被留在学校给老板打工。他在学校空无一人的时候收到王杰希的短信:速来,请客。


他到王杰希楼下时已经是晌午过半,王杰希住的是传统的多层式板楼,阳台上拉了防护栏,窗户没有锁。一只姜黄色的大猫矫健地从一楼开始向上爬,跳上墙再跃到二楼阳台栏杆上,转个身,弓起腰纵身而起,攀上三楼的防护网,再爬上遮阳棚,跳进四楼的窗户栅栏,一气呵成。

肖时钦站在楼下看了一会儿这猫的攀爬路线,直到...

[黄喻]喵X7

过年七天估计我又摸不到电脑了……趁着现在赶紧写写写。

-----------------

没过多久,毕业季来临了。

大四的开始论文答辩,稀里哗啦通过之后纷纷夜不归宿吃喝玩乐。毕业季充满了年轻而做作的伤感和告别,许多人一生只有一次这样年轻浪荡。

搬出学校的那天,大四的男生宿舍里拖出了许多许多箱子,大的小的,纸箱木箱旅行箱,列队一样摞在路边。搬家公司的车陆陆续续开过来,一车一车拖走。大部分的箱子会送去邮局或者送回家,少部分的将跟着主人继续读书或者奔赴下一个目的地。这种场景每年会发生一次,代表着一批年轻人将要离开学校,开始或苦逼或酸爽的社会历程,也代表着“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