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花

资深攻妈

[黄喻]花花世界 尾声

居然就这么结局了……我自己好舍不得【喂

我写了很长一段抒情,但是最后都删掉了,觉得谈恋爱没必要。

这个故事设定的时候,结局那一段就是圣诞节,结果恰好圣诞节写完,真是时也命也。

然后继续小广告,出本计划正文4w字,两个番外一万多字,可能一共五万字多点儿。准备明天或者后天开个预售页面,根据预售数量确定印刷数量及封面……感谢大家这几个月的支持!

番外想看什么可以点!

-------------------------------------


在海南的最后一天荒淫无度。直到夕阳又西下,他们才从酒店柔软深陷的被褥里清醒过来。窗外红云燃烧,映得满床都是绯色,黄少天餍足的眼睛在红霞里面像会发光。他们又缠绵了好久才起床,霞光都暗沉了。

晚上黄少天拽着喻文州去飙车。他借的路虎一点也不心疼,在沿海公路上开到200公里。这不是旅游旺季,到了夜晚车也不多,不像春节前后,堵得像帝都的二环路。他一边飙车一边看着喻文州的表情,开着窗子,风几乎要把他们吹得没法说话,耳边轰轰风声,哪怕是大喊我爱你也没人听见。喻文州嘴唇是白的,不晓得是纵欲过度还是惊吓过度,眼睛里有点沉着的疯狂。

这时候喻文州才知道黄少天开跑车出身的车技真的不错,爱开快车大约是每个男人的通病,他飚得痛快了表情认真而兴奋,可见车和情人是同类,在床上发泄不完的精力借由车速来爆发。喻文州觉得自己的血液也飚上沸点,急需在这不断提高的速度中发泄一次。

最后停下的一个漂移漂亮而惊险,黄少天贴着隧道的边缘甩尾,恰恰好滑到一旁的绿化带里。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喻文州跳下车的时候腿有些软,又缠住黄少天的腰,指一指他与栏杆的十公分距离。地上残留着车辙,黄少天大笑:“都他妈是瞎开的,差一步就撞了!”

喻文州就把他撞到栏杆上压着。黄少天清楚感觉这个迫近的身体的热度,这是属于男性的热度,和那些小巧柔弱的女孩子不一样,喻文州长手长脚,比他还高一点点,有种势均力敌的快感。喻文州凑在他嘴角轻声说,公子哥儿,让我搞一次呗。

黄少天还在疯狂的余韵里,摸一摸他的脸:“男人的情趣,嗯?”

喻文州大笑,凑过去亲他。深夜里面远方的海面黑暗而寂静,山峦起伏,黄少天指一指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山,兴许是他们住的酒店后面那一座:“下次来,带你住那上面。”

下次就不来这儿了。喻文州含糊道,我们去国外,北欧,或者北美,找一个好地方。

 

从春天到冬天,要经过一段漫长的季节交替。春花还没有谢,夏天已经挟其雷霆之势,将北京城灌满。秋天的红枫不过艳丽半个月,便迅速地进入了凛冬。喻文州翻着日历,上面画着带红脸蛋的Q版驯鹿,他轻声念:winter is coming。

平安夜下午没人加班,众人趁着最后一点阳光纷纷溜出去。喻文州经过周泽楷的屋子,看见里面没人,文件夹整整齐齐摞着,桌子擦得锃亮。

周泽楷的实习期将满,他与少董事方锐不同,回学校做论文是头等大事,而他还是挤出时间接了吴羽策那个拍片的活儿,拍一堆硬照,偶尔也接一两个广告。年轻美貌便是资本,不需要说太多话,pose摆好,一颦一笑都让人神魂颠倒。

吴羽策看着片子不语,与他交往多了,周泽楷也熟悉他的行事方式,若是像这样抿嘴不语,便是高兴的。周泽楷在他的片子里或柔和或明锐,因年纪的小,看着就像未经人事一般通澈。吴羽策对这样的人满意得不得了,抬起眼看他的时候眼角泪痣都亮丽起来。

外面是寒风呼啸,听得见窗户上狂风刮过近乎惊悚片的声效,屋里却暖洋洋的,周泽楷擦了擦刚才喷了发胶和水的短发,凑过去看吴羽策的样片。

“……其实我也不想让你签约。你看看,这么好的底子,”吴羽策带着雪白菩提子的手腕抬一抬,“被这个圈子玷污了,多不好。”

周泽楷沉默地想一想,说,不会。

舒可怡带着厚厚的帽子和口罩进门,便听见周泽楷说这两个字。他话实在太少,说完之后又不开口了,无从知晓是“不会签约”还是“不会变坏”。从她的角度看过去,灯下的年轻人身姿挺拔,肌肉修长,眼里都盈着愉悦。

这愉悦不是给她的,可她已经习惯了。

 

平安夜的晚上终于下了这年的第一场雪。喻文州等在马路边打车,冻得脸通红。

他们不开车,钻到小巷子里去吃东西。雪落在身上脸上,有着六角形的精巧形状,触到温度就化开了,变成一小滴水。帝都有很多小吃开在胡同里,店面小,人却多,要排很长时间,他们就等着。

黄少天穿件冲锋衣,脖子处还敞着一颗扣子,露出他胸口挂着的金属牌。他不怕冷,说是在北美练出来的,喻文州用自己的围巾去裹他。

喻文州穿羽绒服,裹得严严实实,鼻尖透着红。他带黄少天来吃上学时候吃过的各种馆子,像是要把黄少天没在国内读大学的遗憾都补回来。他说你没找我的时候,老方答应给我升职加薪买房子,到现在还没兑现呢。

他住在东五环外的一居室里,年后要到期,黄少天双手插兜看天上沉沉的雪云,问你的房子是不是还没找呢。

没找。喻文州特淡定,过年期间很多人回老家,这会儿好找。

黄少天转转眼珠笑,说你还是住我那儿去吧,这回给你过户。

喻文州没说话,把冰凉的手塞他衣服里,冻他一哆嗦。雪又下大了,店里总算松快点儿,叫到他们的号了。

 

冬雪完结这一年的故事。吃完东西出来地上积了薄薄一层,黄少天叫了辆车,呼啸恣肆从长安街上过。故宫也蒙了一层薄雪,天昏地暗,只见灯光昭然。


-END-

评论(40)

热度(309)